回新浪首页 设成我的最爱 加入会员 login help
有够艺思
新浪博客
读书沙龙
长篇连载
原创文学
 
 
 
本期内容

爱的深度决定了你的幸福

转寄 列印

  那么第五种方式是什么?就是可以真实到能面对自己的脆弱。进行言行一致的表达。

  上篇文章,我们偏重于从我们的个人特质,比如:我们对自我的定义和对他人的定义以及我们对沟通时候的情景的判断入手,看看我们是如何在关系中不断受挫,最后不得不压抑欲望而无法交流的。

  现在我们可以从情感质量这个角度看看我们的关系是怎么发展到无言以对的。

  我们之所以爱到无言以对,可能会有如下三种情况。

  1、无言以对始,无言以对终。往往这样的关系,情感基础并不好。比如女人刚和前男友分手不到一个月就立刻和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结婚,他是一个“适合”结婚的对象,但却不是一个让她心动的对象。这个男人缺乏深入和女人发生深度连接的能力,而这个女人也恐惧于陷入到爱情深处,那是她完全无法掌控的。所以他们就很默契地生活了很多年,直到有一天这个男人觉醒了,或者这个女人的内心的伤口慢慢愈合了,他们的潜意识的共识无法达成了。原来的粘合剂就是他们都不能发展深度关系,而一旦这个封印被打开,他们就无法坚持这段似是而非的关系,这种关系,我们可以姑且称之为“过渡关系”。它只有关系的壳,而没有关系的果肉,一旦其中一方开始成长,这个默契就荡然无存,所以它会在一夜之间骤然瓦解。

  2、滔滔不绝开始,无言以对结束。为什么会结束?因为幻想破灭,肥皂泡破了。很多人一见钟情,或者于茫茫人海,黑暗之中忽然找到了希望和光明,和这个人在一起,我补偿了人生长久的期待,我太满足了。越是如此,这样的关系越危险。比如一个讨好型的人,最渴望的品质就是想和一个有力量彰显自己的人在一起,她需要有一个模版增强她自己的声音;而一个总是对他人不满意的人,其实是很难和人相处的,所以他内在有一种渴望,就是与人为善。于是当她遇到他的时候,彼此都会有一种惊艳,这种荷尔蒙作用的融为一体,让他们感觉似乎在一起后,彼此都拥有彼此艳羡对方的品质。但这种荷尔蒙的作用一旦消失,他们就会发现你是你,我是我。爱有两面,一面是吸引,一面是排斥。

  当关系蜜月期过后,排斥的一面就会翻过来。这个时候,爱就要到了成长的地方。一个软弱的人如何才能变得强硬,她一定要有足够的安全,才能挑战他人;一个强硬的人如何才能变得温和,他也要有足够的安全,才能暴露出自己的脆弱,而脆弱才能让别人靠近你。

  如果他们都走到了自己的安全的禁区,除非他们有足够深入的洞察和决心,才能一起携手成长,完成自我的成长,这次,他们的爱才算落到了实地。

  否则他们就会进入强烈的挣扎期,努力想要回到幻想的世界,可是肥皂泡一旦破了,就很难修复了。3、以为我们相爱,其实未必。这种类型多见于两小无猜型的夫妻,两个人一开始的爱就是那种青梅竹马式的爱,他们的确很爱,不过这种爱是那种CUTE之爱。什么意思呢?是玩伴之爱,他们的爱的高潮发生在婚前,如果结婚了,会延续到生孩子之前。一旦孩子出生,他们之间的玩伴关系就告一段落。因为他们都很难应对更真实的关系,婚姻对他们来说,实在有些艰难。他们往往迫于父母的压力生孩子,但生孩子这件事对一对从心理年龄还没进入青春期,或者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孩子来说实在有些难了。他们的连接就是一起嬉戏,而不包括任何成人的部分。所以一旦遇到有矛盾冲突的时候,他们的解决方案都是孩子气的。往往丈夫陷入手机、游戏之中,而妻子陷入孩子和家务之中。

  这三种关系都有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不知道如何面对充满冲突的关系,所以,要么他们会进入假死状态,假装小孩,不玩成人的游戏;要么进入醉酒状态,幻想对方是可以弥补自己一切过去缺憾的那个人;要么就会拒绝成长,一直做幸福的玩伴,不进入关系的更深处。

  关系最深处,藏着幸福的秘籍,只是这是一场西游记,需要我们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完工。

  最大的难处是什么?最大的难处就是处理两个部分,父母的部分和孩童的部分。在我们的过去,因为成长环境不同,我们必须靠过度发展自己的一些部分,才能应对过去的生活。

  我们只有改变三观才能真正和对方对话。这三观就是,我们如何看待自己,我们如何看待他人,以及我们如何处理我们和他人之间的情境。

  比如一个讨好他人的人,需要有足够的声音,才能让他人证实自己,她也需要发现,当她真正为自己而战的时候,这个世界不是末日,而为她让路。

  一个指责他人的人,需要有足够的脆弱,才能发现自己是如何残酷地对待自己,只有真正心疼自己的时候,他才能找到照顾者。

  一个总是沉浸在头脑世界的人,需要有足够的力量才敢于去触碰他对于暴露情绪的恐惧,他才能真正看到这个世界。

  一个团团乱转,总是依靠哗众取宠的人,需要停下来,真正看看自己和这个世界,才能找到内心真正的安宁。

  而这意味着太大的难度,难度就在于尺寸,我们都害怕迈出那一步以后,就死无葬身之地,因为我们过去已经无数次那么死过。我曾经在咨询室里看到有个超级理智的丈夫,在妻子哭泣的时候,从冷漠开始慢慢融化到满脸通红,最后他的手动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放下了。我问丈夫这么做是不是想拍拍妻子,妻子也注意到了,她转过头微笑地说:“没关系,我看到你有这个心,已经知足了。”丈夫大大松了一口气。

  在这个瞬间,他们推翻了彼此妖魔化的对方,妻子不再把丈夫当成冷酷无情的人,而是一个在表露自己的情感方面有困难的人;丈夫也不会觉得妻子是个索求无度的人,因为她开始理解他的难处了。

  我也看到一个一直唯唯诺诺的丈夫,在咨询中慢慢地开始有了脾气,有一次他终于说出自己的期待,他开始愤怒:为什么我一定要忍受你一次次说我是笨蛋呢!妻子惊诧地看着丈夫,但随后开心地转向我说:“我真的很惊讶他能对我发怒,虽然不舒服,可是我很欣慰,因为我终于和一个真人在一起了!”

  当我们的幻想和预期与现实有了差异,我们以为会死无葬身之地,但却发现有了不同的结局的时候,言语的活水才能真正冒出来。我们的欲望才能冲破死亡的焦虑流动起来。

  在和一个总是东拉西扯的来访者努力了很久以后,我终于看到他的泪水,他终于可以固定在一个话题上,一个他恐惧已久的话题——他渴望别人的靠近,他已经厌倦了肤浅的关系。

  我们的咨询的跋涉,就是在积累这些富有人性的瞬间,可是要蜕掉那些不人性的外壳,以更强大的自己面对种种挑战,这是需要锻炼很久的。难怪我们那么寂寞,因为我们都是那么渴望靠近却彼此都有刺的刺猬。虽然刺都可以收起来,可是我们不能确定当我收起来的时候,会不会被扎到。于是,我们就都冷着。

  当我们内在的自我和他人的影像都发生改变的时候,外在的改变才会发生。

  关于这部分,我们可以下一篇文章中更详细地涉及到。敬请期待!

  (亲爱的心友悦粉们: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明天(5月6日)晚上19:00~21:00卢悦老师和赵悦辰老师将在心之助公众平台的微社区和大家一起互动,主题是《为什么爱到最后没话说?》届时欢迎大家来参与。大家可以想一下您在这方面的困惑,周三晚上向两位老师提问。)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录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网站所刊登之新闻标题及内容,皆由合作媒体提供,不代表新浪网本身立场。
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