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日本《密保法案》已強姦撕裂民意

轉寄 列印

  ——日本天天“蔣”(12月26日篇)

  

   日本《特定秘密保護法案》經國會審議通過以來,引發周邊國家的強烈抵觸。值得注意的是,在日本國內,該法案也受到不少民衆的質疑和抵抗。政府決策的民意分裂現象十分突出。

   12月5日衆議院審議通過之前,日本媒體就進行了多次輿論調查,對法案持反對意見者明顯多於支持者。《每日新聞》的調查顯示,59%的人持反對態度,贊成者僅有29%。共同通信社的調查顯示,反對意見為50.8%,贊成意見為35.9%。

   在國會審議通過之后,日本社會的反對聲音也非常大。日本電視於12月13日至15日實施的調查顯示,56.8%的人對該法案持反對態度,支持者僅占23.1%。《朝日新聞》的調查也顯示,76%的民衆認為國會的審議不充分,只有11%的人認為經過了充分審議。法案還影響了安倍內閣的支持率,《特定秘密保護法》通過審議后安倍內閣的支持率猛跌了10.3個百分點至47.6%。

   這種民意在集會和遊行示威活動等方面也得到了體現。11月21日,東京日比谷野外音樂堂舉行了約1萬人規模的反對遊行;12月6日,這裏又匯聚1.5萬人,反對法案的通過。此外,國際基督教大學等也出現了反對法案通過的遊行示威活動。

   這是頗有些異常的現象。日本是一個民主國家,議員由民衆直接選舉産生,作為民意代表,他們在所在的議院代表支持自己的民衆投票。所以,從理論上講,議院投票通過的法案,民意也不會太反對。從民衆對這一法案的態度,人們可以看到日本民意分裂的狀況。也可以了解,議員並不一定能準確反映民意。

   一般來说,日本民意和議員政客之間,有如下三種關係。第一,議員政客忠實體現民意。如議員行為對民意有違背,可能引發輿論批判,甚至導致下次選舉時落選。民衆會選擇新的民意代表來忠實體現他們的意願。這是民衆主導型的民意反映模式,也是最理想化的狀況。

   第二,議員政客與民意形成互動。近年來,日本一直為低投票率而頭疼,民衆的政治參與熱情很低,如2012年日本衆議院議員總選舉的投票率僅為59.32%。也就是说,當前日本的國會議員對民意的代表性是有限的。在很多議題上,民衆處於“棄權”狀態,這也造成議員政客無法真實地代表民意。

   第三,議員政客主動設置議題、引導民意。在現實中,有些議題民衆不太支持、不太理解,但議員受一些利益因素影響,認為必須通過。這種情況下,即便民意不支持,也強行通過,造成既成事實,然后引導民衆支持。應該说,《特定秘密保護法案》的通過,就是這樣一個設置、引導的過程。值得關注的是:日本民衆對此給予了強烈的抵抗,其焦點在於認定這項法案對“特定秘密”的定義過於模糊與寬泛,賦予執政者過大的權力與自由來裁定哪些信息是屬於“特別秘密”,也可能讓素來透明度不高的日本政府更能理直氣壯地封鎖信息,從而侵犯了言論自由和公衆知情權。盡管如此,日本安倍政權仍然在國會中積極努力地推助其審議和通過,顯然是“為終結日本戰后和平主義在立法議程上跨出了第一步”。

  這次被“強姦”了的日本民意,走向如何,更值得關注。■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