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祥瑞:古代低成本政治造假工具

轉寄 列印

 

  北宋時曾有這麼件事:某日,宋真宗請宰相王旦入宮宴飲,君臣盡歡。散席時,宋真宗硬塞給王旦一壇美酒,讓他帶回家好好享用。既然是皇帝賞賜,王旦不免跪謝,可回家打開一看,媽呀,裏面不是酒,而是各色珠寶!

  皇上賞賜臣子本不是稀奇事,但宋真宗為啥這樣偷偷摸摸,用酒罈子暗渡陳倉?原來,他是在“賄賂”王旦。身為一國之君,竟然賄賂臣下,所求為何?王旦對此心知肚明——皇上又要玩祥瑞了,怕咱不同意,便拿珠寶開路,咱身為人臣,當然不能為難皇上。

  於是,就有了下面的一幕:宋真宗召集群臣,稱自己夢見天降“大中祥符”天書,隨后派人在宮內一處屋脊上“請”回了所謂的天書。只見天書上寫着“趙受命,興於宋,付與恆(宋真宗名恆)。居其器,守於正。世七百,九九定”。宋真宗得了天書,便下詔大赦、改元。折騰一番后,被皇上賄賂過的王旦以宰相身份牽頭,率滿朝文武、地方官員、外籍友人、宗教團體和民間代表等,連續五次上表請求真宗封禪。就這樣,宋真宗成為了中國曆史上第六個登泰山封禪的皇帝。

  所謂天書,就是祥瑞的一種。政績平平的宋真宗希望通過祥瑞確立自己的統治地位,甚至像秦皇漢武那樣泰山封禪。至於祥瑞是真是假,明眼人一看便知。

  宋真宗以酷愛祥瑞著稱,但他絶不是唯一熱衷祥瑞的封建帝王。祥瑞貫穿了整個中國古代史,不管是明君還是昏君,是開國之君還是守成之主,是政治清明還是腐朽黑暗,祥瑞都是政治中的一部分。有時,祥瑞是太平盛世的錦上添花,有時則關乎政權或帝王的合法性,有時甚至是王朝的救命稻草。

  祥瑞概念與“天人感應”

  祥瑞又稱符瑞,儒家將之定義為表達天意的、對人有益的自然現象。祥瑞種類極多,“五靈”等級最高,也就是麒麟、鳳凰、龜、龍和白虎,有“麟鳳五靈,王者之嘉瑞也”的说法,之后則是大瑞、上瑞、中瑞、下瑞。《新唐書》記載:“凡景星、慶雲為大瑞,其名物六十四;白狼、赤兔為上瑞,其名物二十有八;蒼鳥、赤雁為中瑞,其名物三十二;嘉禾、芝草、木連理為下瑞,其名物十四。”簡單來说,大瑞多為天象,上瑞多是走獸,中瑞則是飛禽,下瑞是植物。唐代之后,祥瑞品種不斷增加,銅鼎、銅鐘、玉壁等禮器也被列為瑞物,統稱“雜瑞”。

  祥瑞的政治化詮釋起源很早,《淮南子》中有“昔者,黃帝治天下……於是日月精明,星辰不失其行,風雨時節,五穀登孰,虎狼不妄噬,鷙鳥不妄博,鳳凰翔於庭,麒麟游於郊,青龍進駕,飛黃伏皂”的記載,將黃帝的政績政聲與大自然聯繫在了一起。在目前已發現的甲骨刻辭中,有一片非常著名的“小臣墻刻辭”。學界有人考證,該墻刻辭中的“白麟”是中國曆史上最早的祥瑞記錄。

  西漢時期,董仲舒正式確立了天人感應理論,認為“天”有意識,可以看到世間一切。若君王無道,天即降災異,若君王有德,天會降下祥瑞進行褒獎。儒家體系逐漸將這種反應泛道德化,變成了“人在做,天在看”以及“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等觀念。

  祥瑞還關乎改朝換代的合法性。古代王朝更替頻繁,“湯武革命,順天應人”一说既肯定了政權更替的合理性,也對政權更替提出了“必須順應天命”的要求。天命的呈現方式是“有非力之所能致而自至者”,也就是祥瑞。如周武王伐紂,就有著名的“鳳鳴岐山”祥瑞。王朝更迭如此,皇位傳承也如此。因為皇位傳承常伴隨着權力鬥爭、爾虞我詐,許多帝王都需要祥瑞印證合法性。如曹丕篡漢時,就有麒麟降生、鳳凰來儀和黃龍出現等祥瑞。

  祥瑞和與之相對的災異還有個重要作用,即儒家的參政工具,是君臣之間的平衡器。每當臣子要勸誡君王時,常以災異為引子,將之歸為君王某種不當行為引發的上天懲罸,以此約束君王。兩漢時期,眭孟、夏侯勝和劉向等人都曾通過祥瑞和災異勸誡帝王。更多時候,臣子會以祥瑞為工具,謀取利益,如進行勸進,或將之當成政績。所以,同樣是兩漢時期,又有“兩漢多鳳凰”、“光武信讖書”的说法,以祥瑞渲染政績甚至是兩漢時期最重要的一種政治生態。正因為祥瑞能夠獲利,使得其成為歷史上最為著名的造假領域。

  皇帝出生必有祥瑞

  在野史中,號稱“真命天子”的皇帝出生時都有異象,也就是祥瑞。

  漢高祖劉邦出生前,他的母親“嘗息大澤之陂,夢與神遇。是時雷電晦暝,太公往視,則見蛟龍於其上。已而有身,遂産高祖”。

  沈約認為“符瑞之義大矣”,因此在編纂《宋書》時首創《符瑞志》,對兩漢以來的祥瑞進行了總結。作為他的領導,劉宋武帝劉裕自然值得大書特書。劉裕出生時有異象,“始生之夜,有神光照室。”此外,孫權出生前,其母“夢日入懷”。魏文帝曹丕“生時,有雲氣青色而圜如車蓋,當其上終日,望氣者以為至貴之征,非人臣之氣”。東晉元帝司馬睿出生時也是“有光照室,室內盡明”。

  類似記載還有很多,隋煬帝楊廣出生時“有紅光竟天,宮中甚驚,是時牛馬皆鳴”。唐太宗李世民出生時“有二龍戲於館門之外,三日而去”。宋太祖趙匡胤出生時“赤光繞室,異香經宿不散。體有金色,三日不變”。宋真宗出生前,“五星從鎮星聚奎”,宋英宗生時,“赤光滿堂或見黃龍游光中”,宋神宗出生時“群鼠吐五色氣成雲”。

  劉秀的誕生更是奇異,《符瑞志》載,“時有赤光,室中盡明”。此外,還有嘉禾出現,“一莖九穗,異於凡禾,縣界大豐,故名光武曰秀”。

  名臣的出生或上任也往往會有祥瑞出現,最知名的當屬留下了“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詩句的文天祥。文天祥出生時,據说文家屋頂有雲霞籠罩,而且其父文儀對此子寄望甚高,故取字“天祥”,后又以“天祥”二字為名。

  文天祥本人也曾被當成大宋朝的祥瑞,其名字有“天之祥,宋之瑞”之意。他成年后赴京趕考,宋理宗見到其名字時,眼前一亮,硃筆一揮,將筆試名列第七的他點為狀元。

  他們通過祥瑞獲得執政合法性

  無論是以武力奪取政權的王朝,還是以禪讓方式取得帝位的政權,無論是漢族政權,還是少數民族政權,為了表明自己順應天命,都會努力製造祥瑞。

  中國傳統政治觀念中,“牝鷄司晨”可謂大忌。女性當政的代表人物當屬武則天,為了把大忌變成天命,她無比熱愛祥瑞,不但笑納官員們僞造的祥瑞,還主動參與製造。

  武則天首先授意侄子武承嗣,暗中安排人在一塊白石上刻紫砂文字“聖母臨水,永昌帝業”,然后讓唐同泰進獻,稱此奇石在洛水中掘出。武則天藉此奇石,自加尊號“聖母神皇”。這出“拜洛受圖”不但宣佈了武則天的執政合法性,還向群臣宣佈了一條進身之階。此后,有人稱在并州文水縣得到一塊石頭,上有“武興”二字,武則天自然喜歡這二字,重賞其人不说,還把文水縣改名為武興縣。

  有位胡慶用紅漆在一隻龜的肚子上寫上“天子萬萬年”的字樣,當成瑞物呈送。鳳閣侍郎李昭德拿刀子把紅漆字刮掉,奏請武則天治獻瑞者欺君之罪。可武則天卻说此人雖然造假,但用心不壞,可以寬恕。可見既然統治者需要祥瑞,那麼造假者即使被拆穿,也無欺君之憂。

  連監獄都響應了祥瑞運動。當時,刑部關押着三百余名將要秋后問斬的犯人。有人與之勾結,先是在囚房外僞造五尺長的巨人腳印,然后囚犯半夜喧鬧,對獄長说看到了一個金面巨人,说囚犯都是冤枉的,但不用擔心,天子即將大赦天下。也正因為這個巨人腳印,武則天改年號為大足元年並大赦天下。這個“大足”年號僅僅維持一年,便改元“長安”,不知緣由。

  文章開頭提到的宋真宗之所以熱衷祥瑞,同樣是因為執政合法性問題。宋太祖趙匡胤的死和宋太宗趙光義的上台都是歷史謎案,有人稱趙匡胤聽其母囑托,以兄終弟及的方式傳位,以免出現幼君現象,也有人稱趙光義篡位,謀殺了哥哥。無論這兩種说法哪個屬實,作為趙光義的兒子,宋真宗都會面臨合法性問題:如果是兄終弟及,那麼趙光義傳子顯然違背了這一原則,如果是趙光義篡位,合法性更無從談起。

  因此,宋真宗希望通過祥瑞證明自己是真龍天子。泰山封禪后,各地也紛紛放衛星,有人獻“佳禾”,有人稱“龍見於雲中”,陝州官府竟然上奏“黃河清”,這個著名祥瑞題材印證着“聖人出”。獻瑞運動中的參與者並非只有投機分子,也有忠臣。名相寇準在此前曾因小人讒言被宋真宗貶出汴梁。他眼見宋真宗醉心祥瑞,希望能夠重返中樞,力輓狂瀾,於是不顧世人非議,將所謂的天書獻給了宋真宗。一向唱反調的寇準竟然轉性,當然令宋真宗驚喜不已,於是再度拜其為相。

  宋真宗只是還父親的債,要是弄個合法性存疑程度排行榜,他遠遠排不上號。最讓人熟知的合法性存疑皇帝應屬清朝雍正,早在雍正剛剛即位時,關於他擅改遺詔、弒君篡位的傳聞就開始流傳。為昭示自己即位是秉承天意,雍正搬出了“祥瑞”。

  據《養吉齋從錄》記載,雍正剛登基時就有神草出現。他在位僅僅十三年,期間有五星連珠,黃河清等祥瑞,嘉禾等更是不計其數,景星、慶雲頻頻出現。

  不過,雍正也不是什麼祥瑞都照單全收。雍正十年(1732年),新寧縣發現嘉禾約18000穗。時任新寧縣知事王暠進士出身,出任新寧縣知事僅一年就見到祥瑞,深感仕途有望,立刻獻瑞。群臣按老規矩上奏,稱這種多穗長莖的十分罕見,請求慶賀。誰知雍正竟下旨稱“朕從來不言祥瑞。數年以來,各省嘉禾瑞谷,悉令停其奏報。”此時的雍正,帝位已經牢固,不再需要借助祥瑞了。

  另一位急需祥瑞獲取合法性的是王莽。篡位前夕,祥瑞是他主抓的最重要工作。考慮到東面、北面和南面的少數民族均已歸化,唯有西面羌人尚未臣服,不符“天下一統”精神,王莽便派人帶上金銀珠寶去賄賂羌人,讓他們拿錢说好話。羌人還算配合,稱在王莽攝政的情況下,天下太平,五穀豐登,祥瑞多次出現,甚至農民不耕種,土地也會自己長莊稼,甘泉到處湧,鳳凰天上飛。

  在王莽篡位的過程中,謝囂出力不少。《漢書·王莽傳》記載,謝囂上奏,稱武功長孟通在井中得白石,上有丹書,寫着“告安漢公莽為皇帝”。王莽登基后,也曾表彰過這塊白石的“偉大歷史功績”,稱“武功丹石出於漢氏平帝末年,火德銷盡,土德當興,皇天眷然,去漢與新,以丹石始命於皇帝。皇帝謙讓,以攝居之。”

  最關鍵的祥瑞則是哀章的“金匱”。哀章在王莽攝政期間製造銅匱,裏面寫上王莽是真天子,還有八名大臣,有王興、王盛等捏造的名字。這是王莽篡位的最后一根稻草,見到“金匱”后,王莽順理成章登基。他還按照金匱裏的吩咐,不但提拔了哀章,還滿世界找王興和王盛,最后找到了一個名叫王興的小官和一個名叫王盛的賣餅小販,二人因名得福,均被提拔為高官。

  唐代祥瑞流程最為嚴謹

  並不是每個在執政合法性上存疑的皇帝都會熱衷祥瑞,通過玄武門之變上台的唐太宗李世民就是例外。

  與歷史上衆多開國帝王一樣,唐高祖李淵曾不斷利用圖讖、祥瑞為自己營造輿論。起兵初期,留守太原的李元吉就曾獲一龍形青石,上書“李淵萬吉”。但李世民即位后,稱真正的祥瑞就是政治清明。其子唐高宗深受李世民影響,也很少接受獻瑞。

  唐代政治制度發達,祥瑞管理體系也相當完備。唐律對祥瑞的奏報做了明確規定,形成了固定的儀制令,還有一套由地方到中央、由下到上的奏報程序。李世民曾在《禁奏祥瑞詔》中提到,“自今已后,麟風龜龍大瑞之類,依舊表奏。自外諸瑞應奏者,惟顯在物色目及出見處,更不得苟陳虛飾,徒事浮詞”,這可算是文獻中關於祥瑞奏報的最早規範。關於祥瑞的造假,執政者也是心知肚明。《唐律疏議》對詐稱祥瑞的行為也做了規定,“諸詐為瑞應者,徒二年”。

  在經歷了武則天當政時的獻瑞風潮后,此后幾任唐皇也熱衷祥瑞。唐玄宗曾大興祥瑞,名臣張说就留下了不少祥瑞頌,他早在武則天時代就是撰寫祥瑞賀表的高手。唐代祥瑞賀表的書寫有固定程式,作者大都具備極高的文學素養,韓愈所作《賀慶雲表》便是一例。

  安史之亂后,唐肅宗、唐代宗均利用祥瑞提升民衆信心。名將郭子儀曾稱朔方寧朔縣有嘉禾,認為這是唐肅宗務農敦本,光復社稷,救百姓于水火的瑞應。

  但唐代宗之后的幾任皇帝又開始下詔罷奏祥瑞。唐德宗執政期間,鄂州觀察使何士斡曾獻白鹿,唐德宗不納。唐憲宗即位后,下詔稱“所有祥瑞,但令準式申報,有司不得上聞”。唐昭宗執政時,曾有紫氣出於昭德殿東隅,太監還尋得金龍子一枚,群臣稱賀。唐昭宗稱“朕不以金龍為祥瑞,以偃息干戈為祥瑞。”唐朝中后期皇帝不喜祥瑞的原因有二:一是國力衰弱,無法大興祥瑞,二是通過罷祥瑞,體現對人道的關注。

  第二點主要源於“天人之際”的討論,這也是唐朝一次重要的思想大討論。柳宗元、劉禹錫等人都結合歷史或政治問題闡發了“天人之際”的論題,讚揚“人道”而摒棄“天道”,主張天道與人事無關的“自然之说”,抨擊天人感應说。

  少數民族入鄉隨俗愛祥瑞

  中國曆史上的少數民族政權為數不少,五胡亂華時期更是輪番登場,他們玩起祥瑞來也毫不含糊。

  漢趙開國之君劉淵是匈奴人。據《晉書》記載,劉淵的母親呼延氏在生他之前,曾見到額上長角、身披鱗甲的大魚,還曾夢見這條大魚變成了一個人,手握鷄蛋大小、光華四射的東西,告訴她“此乃日精,吃了定生貴子。”呼延氏就此懷孕,足足懷了十三個月才生下劉淵。

  劉淵之子劉聰的誕生也很有來頭。但可惜的是,也許是當時少數民族文化程度較低的緣故,想象力不足,因此劉聰的出生與劉淵頗為相似,有重覆嫌疑。史書記載,劉聰的母親張氏懷孕時,曾夢見太陽投到她懷裏,大家認為這孩子跟他爹一樣,也是日精所變。而且,張氏懷胎十五個月才生下劉聰,出生時“夜有白光之異,形體非常,左耳有一白毫,長二尺余,甚光澤。”

  滿人以少數民族身份奪取政權,對合法性問題也十分在意。《清史稿》裏的祥瑞記錄數不勝數,每個皇帝出生時都有異征。五色祥雲的祥瑞,自順治至乾隆年間共出現36次。順治至康熙年間,真龍則出現了24次。

  清朝最不在乎祥瑞的皇帝是康熙,《清史稿》中有多次康熙拒絶獻瑞的記載。比如于成龍曾獻嘉禾,康熙認為“今夏乾旱,幸而得雨、末足為瑞也”。他閲讀史書時,也對歷代王朝的各種祥瑞提出質疑。但在他之后,雍正因為執政合法性問題而熱衷祥瑞,再之后的乾隆更是祥瑞愛好者。

  也是在清朝,號稱最吉天象的“五星連珠”頻頻出現。這個著名祥瑞在清朝以前的歷史上也不多見,康熙讀史時曾這樣批注:“五星行於天,度數不同,遲速各異,何由聚於一宿,雖史冊書之,考之天文,斷之以理,終不可信。”

  但在康熙之后,五星連珠反倒頻繁起來,他的子孫們顯然無視“終不可信”的批注。《養吉齋余錄》記載:“本朝雍正三年二月二日庚午,日月合璧,五星連珠。乾隆二十六年正月辛丑午時,日月合璧,五星連珠,嘉慶四年四月已醜,日月合璧,五星連珠。道光元年四月辛已辰時,日月合璧,五星連珠。百年之中休微四現。”

  五星連珠指金木水火土五星聚在天空一方,被認為是有明主出現。按科學说法,這種情況的出現可謂千載難逢,可按《養吉齋叢錄》記載,百年間竟出現四次,自是人為虛構。

  有時,真祥瑞出現了,史書卻有意不予記載。比如后人曾推斷出兩次“五星連珠”,史書均無記載。原來,這兩次的發生時間分別是漢朝呂后執政和唐代韋后當朝,均是牝鷄司晨,絶非吉兆。可見祥瑞一事,不管真假,其根本都是統治需要。

  結語

  清亡之后,祥瑞並未隨之消亡。袁世凱復辟帝制時,江西宜昌一具早就存在的無頭恐龍化石被寫進遊記,發表於雜誌,當地官員還電告北京,稱“有了祥瑞,石龍現身”。更荒唐的是,北京周邊鬧了蝗蟲,有官員说捕來的蝗蟲頭上都有“王”字。

  祥瑞觀念不僅僅是統治者所需,也是普通民衆的麻醉劑。大多數民衆會主動將統治者神話,這種態度不僅僅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傾向,也造成了民衆對政治的冷漠。中國古代思想最為璀璨多元的時代當屬春秋,但在儒家佔據主導地位后,中國民衆對政治的關心度極低,反正一切都是上天決定。這當然有好的一面,比如善惡是非觀念深入骨髓,但另一方面,民衆淪為“天”的附庸,對統治逆來順受,思想也“高度統一”,固步自封。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