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徐悲鴻愛過的三個女人

淑媛   
轉寄 列印
年輕時的廖靜文
年輕時的廖靜文
蔣碧微
蔣碧微
孫多慈
孫多慈

  [編輯]陳銳 [文]gloomy

  2007年4月,在香港蘇富比一年一度的春拍會上,徐悲鴻於1939年創作的油畫《放下你的鞭子》以7200萬元成交,創造了中國油畫拍賣的最高紀錄。5月27日,在香港佳士得舉行的“二十世紀中國藝術”及“現代及當代東南亞藝術”拍賣會上,徐悲鴻另一幅以女性為題材的作品《珍妮小姐畫像》又以2490萬港元成交。

  與徐悲鴻最擅長的以“馬”為題材的畫作系列不同,在徐悲鴻的女性題材系列當中,所畫女性結構比例與傳統手法並不相同,他構圖縝密、筆法精準、層次豐富,盡現女性的自然美態。這些女性題材的畫作在春拍中受到熱捧,使徐悲鴻再次成為關注焦點。

  年輕時的廖靜文

  作為一位成就極高的藝術家,徐悲鴻一生經歷坎坷,成績斐然。他癡迷藝術,天性浪漫,相貌英俊,不拘小節,敢愛敢恨,是一個十足的性情中人。而君子多才多藝又多情,自然也就是年輕女性無法拒絕的好情人。

  徐悲鴻一生經歷了三短跌宕的感情。蔣碧微、孫多慈、廖靜文,三位女性在不同時期陪伴他各自走過了一段情感歷程。

  蔣碧微在19歲時勇敢地與徐悲鴻私奔出逃,此後同居多年,輾轉各地,生兒育女,最後終因人生志趣不同而在28年後分道揚飆,做了張道藩的情人;

  孫多慈是徐悲鴻的學生,兩人的愛情自始至終籠罩在陰影之下,迫於輿論和父母的壓力,艱難而隱秘。一番掙扎之後,孫多慈痛苦地選擇了離開,寂寂地嫁作他人婦,留下終身的念想;

  廖靜文是徐悲鴻惟一成婚的妻子。她在19歲時勇敢地嫁給當時已經47歲的老師徐悲鴻,為其生兒育女,既是心靈之友,又是生活伴侶,一直陪伴徐悲鴻直到他去世。

  徐悲鴻的藝術家天性,使他行事浪漫,溫柔多情,對美好的事物總是充滿激情。為了追求孫多慈和廖靜文,他甚至先後兩次登報公示與蔣碧微的關係已經結束,既不顧蔣的感受,亦任憑輿論嘩然,心裡也只有愛情。他為他的這每一個女朋友都取了一個相當美好的名字,雖然是在90年前,也已經有在戒指上刻對方名字,以雙方名字篆刻印章,或者是在除夕夜狂奔40華裡以求一見的浪漫舉動。

  而愛情也就是這樣美好的事情。男女之間,無非是青春、真心和生命的相互給予和寄托。蔣碧微、孫多慈、廖靜文各自都將自己的青春獻給了與徐悲鴻的愛情。儘管他們也曾有過誤解,怨懟、爭執,儘管他們並沒有都白頭偕老,可是惟有愛,是無法忘記和替代的。

  蔣碧微

  與徐悲鴻分手之後的蔣碧薇,在簽字分手的當天,便拿著徐悲鴻支付的100萬元和100幅畫,去好朋友家裡過除夕,打了通宵麻將,結束了和徐悲鴻的一切關係。

  1948年,蔣碧薇跟隨張道藩去了台灣,成為張道藩公開同居的情人,直到1958年分手。同居的10年間,雖然二人同進同出,但蔣碧薇從未曾以張太太的名義出席過任何活動,身居要職的張道藩自然也無任何離婚的打算。1958年,張道藩原本在法國的妻女回到台灣,暮年的他也開始希望回歸家庭。蔣碧薇選擇了勇敢放手,開始一個人在台灣的整整20年的孤苦生活,直到1978年去世。

  曾跟隨徐悲鴻出國留學的蔣碧微,學過小提琴也學過法語,是否成功不敢說,但與中國傳統婦女總把孩子放在首位不同,蔣碧微反其道而行之,絕不因孩子而放棄個人幸福,頗有西方新潮思想。

  而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愛得死去活來的蔣碧微,並沒抓住她最後的幸福。步入晚年的蔣碧微守著空蕩蕩的屋子,大概與任何一個寂寞的老婦人無異。回想從1917年跟隨徐悲鴻私奔開始,幾十年來的煩惱、痛苦夾雜著甜蜜的生活,潮水一般的回憶,此時就像大夢一場,而男人們都已四散離去。

  蔣碧薇去世的時候,房間裡還掛著當年徐悲鴻在巴黎為她畫的拉琴照。而徐悲鴻辭世的時候,衣袋裡還放著當年與蔣碧薇一起在法國購買的舊懷表。

  孫多慈

  孫多慈迫於壓力和父母之命,從桂林遷至麗水之後,大病一場。雖然兩年之後,她終於寂寂地嫁給了許紹棣,徐悲鴻始終是她最大的心結。

  婚後,孫多慈生下一對兒女,後來紛紛都學業有成,留學美國。1948年,孫多慈便隨許紹棣去了台灣,到台灣藝術學院任教,1963年任該院院長。許紹棣到台灣後曾任職立法委員,沉湎於基督教。孫多慈與他的感情不甚融洽,只好潛心於藝術排解內心疾苦。

  孫多慈的一生是痛苦、矛盾、後悔的一生,她內心看不起許紹棣,卻又最終未能與其離婚。她為了尋求解脫便經常藉故去美國,多住好友——著名的女物理學家吳健雄家裡。她也多次去徐悲鴻的好友王少陵先生家,每次看到徐悲鴻留在他家裡的詩都會淚流漣漣,唏噓不已。

  1953年9月,孫多慈又到紐約參加一個藝術研討會,卻傳來徐悲鴻突然逝世的消息。孫多慈聽了當時就昏厥過去。她一生只愛徐悲鴻,當時就表示要為徐先生戴孝三年,據說後來果然當著許紹棣的面為徐悲鴻戴了三年孝。由於長期抑鬱,孫多慈於1975年3月因患癌症病逝於美國洛杉磯,終年64歲。

  孫多慈病故五年後,許紹棣也於1980年在台灣病逝。臨終遺囑,與孫多慈骨灰合葬於陽明山。

  廖靜文

  婚後的廖靜文與徐悲鴻度過了一段平靜美好的婚姻生活。然而徐悲鴻由於早年歐洲留學時生活困苦,留下病根,之後又多年忘我地從事藝術教學和研究,常年奔波各地,身體非常不好。1953年,徐悲鴻因腦溢血在北京去世。

  徐悲鴻去世後,廖靜文帶著一對兒女,痛苦而堅強地生活。不久,她把徐悲鴻地的所有遺作收集整理,將1000余幅字畫和1000余件收藏作品全部捐給了國家,並且再次回到大學讀書。

  1954年9月26日,在中央領導的支持和廖靜文的努力下,徐悲鴻紀念館建立,廖靜文擔任館長。如今,這位80歲的老人和青壯年人幾乎一樣,每天工作大約8個小時。

  徐悲鴻離開以後,曾有一個年輕的軍官走進廖靜文的生活,給過她和孩子們短暫的快樂,但是廖靜文無法忘記徐悲鴻。她的客廳裡掛著巨大的徐悲鴻畫像,家裡面一切都沒有改變,跟徐悲鴻在世的時候一模一樣。廖靜文最終沒有接受。

  “如果有來生的話,我還希望再嫁給徐悲鴻。我希望我死了以後,可以和悲鴻在“地下黃泉”相見。再看見他的時候,我會靠在他的胸脯上,向他訴說我這幾十年來是怎麼度過的,是怎麼樣想念他的。我要把我的痛苦都告訴他。”

  已經多少年過去了。廖靜文一生經歷似乎就是如此簡單:愛上了一個人,為這個人守護了大半生的畫和收藏。這兩件事,實實在在地填滿了她的人生。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