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愛的深度決定了你的幸福

轉寄 列印

  那麼第五種方式是什麼?就是可以真實到能面對自己的脆弱。進行言行一致的表達。

  上篇文章,我們偏重於從我們的個人特質,比如:我們對自我的定義和對他人的定義以及我們對溝通時候的情景的判斷入手,看看我們是如何在關係中不斷受挫,最后不得不壓抑慾望而無法交流的。

  現在我們可以從情感質量這個角度看看我們的關係是怎麼發展到無言以對的。

  我們之所以愛到無言以對,可能會有如下三種情況。

  1、無言以對始,無言以對終。往往這樣的關係,情感基礎並不好。比如女人剛和前男友分手不到一個月就立刻和一個老實巴交的男人結婚,他是一個“適合”結婚的對象,但卻不是一個讓她心動的對象。這個男人缺乏深入和女人發生深度連接的能力,而這個女人也恐懼於陷入到愛情深處,那是她完全無法掌控的。所以他們就很默契地生活了很多年,直到有一天這個男人覺醒了,或者這個女人的內心的傷口慢慢愈合了,他們的潛意識的共識無法達成了。原來的粘合劑就是他們都不能發展深度關係,而一旦這個封印被打開,他們就無法堅持這段似是而非的關係,這種關係,我們可以姑且稱之為“過渡關係”。它只有關係的殻,而沒有關係的果肉,一旦其中一方開始成長,這個默契就蕩然無存,所以它會在一夜之間驟然瓦解。

  2、滔滔不絶開始,無言以對結束。為什麼會結束?因為幻想破滅,肥皂泡破了。很多人一見鐘情,或者於茫茫人海,黑暗之中忽然找到了希望和光明,和這個人在一起,我補償了人生長久的期待,我太滿足了。越是如此,這樣的關係越危險。比如一個討好型的人,最渴望的品質就是想和一個有力量彰顯自己的人在一起,她需要有一個模版增強她自己的聲音;而一個總是對他人不滿意的人,其實是很難和人相處的,所以他內在有一種渴望,就是與人為善。於是當她遇到他的時候,彼此都會有一種驚艷,這種荷爾蒙作用的融為一體,讓他們感覺似乎在一起后,彼此都擁有彼此艷羡對方的品質。但這種荷爾蒙的作用一旦消失,他們就會發現你是你,我是我。愛有兩面,一面是吸引,一面是排斥。

  當關係蜜月期過后,排斥的一面就會翻過來。這個時候,愛就要到了成長的地方。一個軟弱的人如何才能變得強硬,她一定要有足夠的安全,才能挑戰他人;一個強硬的人如何才能變得溫和,他也要有足夠的安全,才能暴露出自己的脆弱,而脆弱才能讓別人靠近你。

  如果他們都走到了自己的安全的禁區,除非他們有足夠深入的洞察和決心,才能一起攜手成長,完成自我的成長,這次,他們的愛才算落到了實地。

  否則他們就會進入強烈的掙扎期,努力想要回到幻想的世界,可是肥皂泡一旦破了,就很難修復了。3、以為我們相愛,其實未必。這種類型多見於兩小無猜型的夫妻,兩個人一開始的愛就是那種青梅竹馬式的愛,他們的確很愛,不過這種愛是那種CUTE之愛。什麼意思呢?是玩伴之愛,他們的愛的高潮發生在婚前,如果結婚了,會延續到生孩子之前。一旦孩子出生,他們之間的玩伴關係就告一段落。因為他們都很難應對更真實的關係,婚姻對他們來说,實在有些艱難。他們往往迫於父母的壓力生孩子,但生孩子這件事對一對從心理年齡還沒進入青春期,或者剛剛進入青春期的孩子來说實在有些難了。他們的連接就是一起嬉戲,而不包括任何成人的部分。所以一旦遇到有矛盾衝突的時候,他們的解決方案都是孩子氣的。往往丈夫陷入手機、游戲之中,而妻子陷入孩子和家務之中。

  這三種關係都有共同點:那就是他們都不知道如何面對充滿衝突的關係,所以,要麼他們會進入假死狀態,假裝小孩,不玩成人的游戲;要麼進入醉酒狀態,幻想對方是可以彌補自己一切過去缺憾的那個人;要麼就會拒絶成長,一直做幸福的玩伴,不進入關係的更深處。

  關係最深處,藏着幸福的秘籍,只是這是一場西遊記,需要我們經歷九九八十一難才能完工。

  最大的難處是什麼?最大的難處就是處理兩個部分,父母的部分和孩童的部分。在我們的過去,因為成長環境不同,我們必須靠過度發展自己的一些部分,才能應對過去的生活。

  我們只有改變三觀才能真正和對方對話。這三觀就是,我們如何看待自己,我們如何看待他人,以及我們如何處理我們和他人之間的情境。

  比如一個討好他人的人,需要有足夠的聲音,才能讓他人證實自己,她也需要發現,當她真正為自己而戰的時候,這個世界不是末日,而為她讓路。

  一個指責他人的人,需要有足夠的脆弱,才能發現自己是如何殘酷地對待自己,只有真正心疼自己的時候,他才能找到照顧者。

  一個總是沉浸在頭腦世界的人,需要有足夠的力量才敢於去觸碰他對於暴露情緒的恐懼,他才能真正看到這個世界。

  一個團團亂轉,總是依靠嘩衆取寵的人,需要停下來,真正看看自己和這個世界,才能找到內心真正的安寧。

  而這意味着太大的難度,難度就在於尺寸,我們都害怕邁出那一步以后,就死無葬身之地,因為我們過去已經無數次那麼死過。我曾經在諮詢室裏看到有個超級理智的丈夫,在妻子哭泣的時候,從冷漠開始慢慢融化到滿臉通紅,最后他的手動了一下,但最終還是放下了。我問丈夫這麼做是不是想拍拍妻子,妻子也注意到了,她轉過頭微笑地说:“沒關係,我看到你有這個心,已經知足了。”丈夫大大松了一口氣。

  在這個瞬間,他們推翻了彼此妖魔化的對方,妻子不再把丈夫當成冷酷無情的人,而是一個在表露自己的情感方面有困難的人;丈夫也不會覺得妻子是個索求無度的人,因為她開始理解他的難處了。

  我也看到一個一直唯唯諾諾的丈夫,在諮詢中慢慢地開始有了脾氣,有一次他終於说出自己的期待,他開始憤怒:為什麼我一定要忍受你一次次说我是笨蛋呢!妻子驚詫地看着丈夫,但隨后開心地轉向我说:“我真的很驚訝他能對我發怒,雖然不舒服,可是我很欣慰,因為我終於和一個真人在一起了!”

  當我們的幻想和預期與現實有了差異,我們以為會死無葬身之地,但卻發現有了不同的結局的時候,言語的活水才能真正冒出來。我們的慾望才能衝破死亡的焦慮流動起來。

  在和一個總是東拉西扯的來訪者努力了很久以后,我終於看到他的淚水,他終於可以固定在一個話題上,一個他恐懼已久的話題——他渴望別人的靠近,他已經厭倦了膚淺的關係。

  我們的諮詢的跋涉,就是在積累這些富有人性的瞬間,可是要蛻掉那些不人性的外殼,以更強大的自己面對種種挑戰,這是需要鍛煉很久的。難怪我們那麼寂寞,因為我們都是那麼渴望靠近卻彼此都有刺的刺蝟。雖然刺都可以收起來,可是我們不能確定當我收起來的時候,會不會被扎到。於是,我們就都冷着。

  當我們內在的自我和他人的影像都發生改變的時候,外在的改變才會發生。

  關於這部分,我們可以下一篇文章中更詳細地涉及到。敬請期待!

  (親愛的心友悅粉們: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明天(5月6日)晚上19:00~21:00盧悅老師和趙悅辰老師將在心之助公衆平台的微社區和大家一起互動,主題是《為什麼愛到最后沒話说?》屆時歡迎大家來參與。大家可以想一下您在這方面的困惑,周三晚上向兩位老師提問。)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