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我們為什麼不能好好過自己的生活?

轉寄 列印

 

  經常跟父母通完電話,我都想大哭一場。在電話裏其實我們也沒有说什麼,無非是天氣怎樣,吃飯了嗎,地裏收成如何,我沒話找話说,但是又小心翼翼地避開任何讓他們聯想到結婚的點兒。父母在電話那頭一一回答,語氣中顯然是漫不經心的。我想:就這樣好,隨隨便便地闲扯一些瑣事,讓這場感覺漫長的對話結束掉。這肯定是不可能的。經過一番寒暄后,他們依舊忍不住直奔主題:你的事情怎麼樣了啊?有沒有對象了?過年時候能不能帶一個女孩回家啊?你都三十了,你還在拖延什麼啊?你要是找不到,我們在家裏給你找啊?你為什麼不说話啊,你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啊?在這個時候,我一定就是語塞的狀態,不知道怎麼回應他們。我會找各種藉口,比如说我要過馬路了,我手機沒電了,有朋友來找我了,趕緊趕緊把電話給掛了。掛完電話,情緒再一次塌陷下來。昔日與父母那種融洽的關係再也不會有了。這是讓我特別難過的地方,在這種漫長的對話當中,我很能理解他們的感受,但是他們不會懂我的感受。      

  也不是沒有跟父母说過我的感受。那時候我相信人是可以交流的。我只要把我的想法说出來,父母肯定是會理解和支持的。這個世界上生活方式這麼多種,結婚只是其中一種罷了。有結婚的,當然也就有不結婚的。這時候他們插進來很緊張地問:“你不會想着永遠不結婚吧?”我说我沒有说我不結婚,我只是在说一種觀念。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的呀。“是人都要結婚的,不結婚的都是有問題的。人到了年紀了,不結婚,是要被人笑話的!”他們又一次強調了這個觀點。我退后一步说:“等我想結婚的時候再結婚,我覺得現在的生活狀態挺好的。”母親聽到這裏,她的語氣都是顫抖的:“你總是只考慮自己的感受,你考慮過我們的感受嗎?村裏的人一問起這個事情,我頭都抬不起來!”我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應,停頓了半晌,我说:“何必考慮別人怎麼看的。”母親氣得说:“不跟你说了。”電話就這樣掛掉了。我跟母親的關係一向是非常好的,以前什麼事情都願意跟她談的,現在她第一次把電話給掛了。我一下子感覺自己崩潰了,心裏特別痛。      

  過年回家時,那種逼婚壓力是真真切切的。村裏的人見到我都會問,拜年去親戚也會被問,他們都會说:“你父母太不容易了,辛苦這麼多年,你看你爸爸病成這個樣子了,你還不抓緊拖什麼?”我喏喏的回應着:“我努力我努力。”回到家后,坐在房間裏,母親看我一眼,父親再看我一眼,什麼都沒有说,我都有點扛不住,只好去外面看天。父親后來说:“你結婚了,我就好閉眼了。我心裏就你這一件事情放不下。”我不敢看他,“你瞎说什麼啊。你還能活到你孫子結婚的。”父親搖頭。我們總是在這種悲愴的對話當中,我領取那份沉重的心情。我常想:如果我完全按照他們的意願來,結婚生子,過他們心目中正常的生活,會怎樣?我在抗拒什麼?母親會趁着我回家的時候,聯繫媒人,找對相親對象,讓我一一相親去。最開始我不願意躺在床上,母親就靠在門邊不言語,挨了五六分鐘,我心情非常複雜,便说自己去。母親的臉色鬆快了起來,高興地去招呼媒人帶我去。他們一路開車,我坐在后車廂,母親會一再叮囑各種事宜。我那時在想:“我是為你的,怕你不高興,怕你難過。可是我自己不願意這樣。你這樣操心,我只是走個過場而已。那樣會更傷害你吧。”這樣想,我更不敢看她。      

  我們為什麼把生活過得這麼沉重?我們就不能好好的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我會一直強調我們是獨立的個體,每個個體的幸福感都是不同的,為什麼要跟別人的一樣?這種顯而易見的觀念在父母那裏都是不成立的。我一次又一次在電話中重覆说重覆講,他們一次又一次地強調他們的觀念。我們雙方總是都這樣挫敗和沮喪。不只是這一個事情,在其他的方面,我們同樣有着不可交流的壁壘。比如说旅遊,是不敢说旅遊的,父母肯定會说這是浪費錢。有一次去內蒙古旅遊,途中跟父母说我在哪裏,父親問:“你怎麼去哪兒了?”我支支吾吾地说:“出差。”父親说:“單位報銷嗎?”我说報的,他這才放心。過了半個月再次打電話,父親又一次問起:“你上次去內蒙古,那些費用報銷了嗎?”我心裏突然起了一陣很強烈的焦躁感。我無法跟他说我玩得很開心,沿路看過的風光很好,認識了好些朋友。這樣都沒法去说。你的生活對於父母來说,完全是陌生的。他們在那個永不移動的村莊裏,只能用自己的思想來勉強地消化這些陌生的信息。是的,我難過高興沮喪歡欣,都無法跟他們分享。我是跨在這兩個絶然不同的世界之間。      

  我怕接到他們的電話,每回看到手機屏幕上顯示“家裏電話”四個字,我都很遲疑要不要接。但如果不接的話,萬一是父母哪一個生病了怎麼辦?有急事怎麼辦?最終還是要接的。以前每逢周六都會給家裏打電話的,現在也不大敢了。母親说:“你怎麼變了呀?怎麼不像以前那樣?你記得家裏每個人的生日,每個節日都打電話回來的呀。怎麼現在都不怎麼打了?”我说:“最近工作忙啊。”母親说:“忙成這個樣子,要找個人來照顧你啊。你病了怎麼辦啊?你餓了怎麼辦啊?”我说:“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真的可以放心,這些年過來我不是好好的。”母親说:“小時候不該把你一個人放在家裏的,沒人帶你,要不然你現在不會這樣的。”我说:“我真的過得很好,真的。””母親说:“你不能老騙我,有心事要跟我说。我真的是不放心你一個人。”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