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預見最真實的自己:夢的心理學

轉寄 列印

  夢的舊時光

  乎可以肯定,人類在進化出語言之前,就已經開始做夢了。早期的洞穴壁画蘊含著一種夢境特質:它們所描繪的動物和事件常常更具印象主義特徵,而非寫實主義。對於前科學思想時期的早期人類來说,夢境和現實世界之間也許天然地彼此交織在一起。在人類存在的初期,外部世界和內部世界之間的界限——一方面是客觀世界,另一方面是個人的體驗和想象——也許一直都比較明晰。

  幾個世紀過去之后,關於神和靈性的存在,人類已經達成共識。大多數人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都看不到這種存在:人們相信它們隱藏於其他維度之中。當然,在夢境之中,正常的時間和空間規則都不適用——這裏會出現怪異的人物,也會發生離奇的事情。因此,我們的祖先自然就會認為夢來自於自我之外,而且可能來自冥世。

  不應該僅僅把夢作為迷信而不予理睬。在早期人類的內部和外部生活中,夢也許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讓人類相信,他們是在接受某些形式的靈性指引——也許還包括迫在眉睫的危險警告。甚至有可能是某些啟示,例如構建複雜文明以及操作石器、鍛煉貴重金屬,這都是從同一種途徑得來的——夢之幻境。

  隱秘的夢境

  早在公元前2000年,古埃及人就留下了記錄,不僅向世人展示了可能是夢境的信息,似乎還蘊含著某些隱秘的意義。祭司能夠獲取威信,其中一部分是因為他們的解讀能力,來自切斯特·貝蒂藏館(Chester Beatty Collection)的紙莎草紙就揭示了一些祭司使用的解析準則。

  據西格蒙得·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和之后的心理分析專家稱,有一條準則指出指出,可以通過某種關聯解析夢境中的影像。打個比方,如果你夢見一隻鞋或者一艘船,這些信息也許與旅行和水有關,也許就在告訴你,你大概可以經由水路完成一次旅行,或者你即將走水路去旅行。

  埃及的解夢指南還提到了相似詞。如果夢中物品的名稱與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東西相似,那麼它也許代表的是另一種東西。比如,在英語中,雨(rain)也許暗示着火車(train),而扇子(fan)也許暗示着男人(man)。還有一個觀點是说,夢也許是相反的——一個不愉快的夢也許暗示着好運。

  根據不同情況,應該使用哪一條準則取決於祭司。顯然,夢境解析並不困難,也沒有捷徑可言。祭司也許會考慮到個人的境遇,甚至是夢境喚起的那種情感。也許還會尋求神靈的幫助,因為人們向來認為夢起源於靈性世界,那個世界的法則與我們這個世界很不一樣。從根本上说,夢是月和夜的産物,高深莫測,而它們本身就是一個謎。

  古埃及人不僅一直都在探索解夢之法,而且還曾嘗試引導夢的發生。最著名的方法就是,祭司會讓做夢人攝入一定劑量的麻醉性草藥,然后讓他躺在神殿中,第二天一早祭司則會現場解夢。

  受到埃及人的影響,同樣先進的巴比倫人(也就是現在的伊拉克地區)也發展了類似的夢境解析和引導方法,早期的猶太人也是如此。

  誰安排了我們的夢?

  有時,古希臘人在很多領域——比如藝術、哲學和土木工程——都領先於現在的我們,而且我們不能隨意摒棄他們有關現實本質和人類意識的看法。他們為解讀和促發夢境建造了許多專用的神殿,這證明他們對我們的內心世界有着深刻認識。夢也被看作是一種診斷和治療疾病的方式,尤其是那些由阿斯克勒庇俄斯(Asclepius)(直到今天,他的蛇杖都被看作是醫藥藝術的象徵)在埃普道魯斯(Epidaurus)的療愈堂經歷的那些夢。據说,藥神阿斯克勒庇俄斯有時會出現在做夢人的夢境之中,傳授做夢人治療的天賦。

  公元前五世紀,現代醫學中一位天賦異稟的先驅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稱,療愈夢不僅源自神靈,還源自身體本身。實際上,我們的身體知道自己哪裏出了差錯,甚至還有可能知道治愈方法。哲學家亞裏士多德更深層次的闡述了這個觀點,他提出,某些身體狀態也許會影響夢的內容。如果你在晚上覺得太熱了,那你就有可能會夢見火。這便凸顯了在解夢時將所有感覺納入考慮的重要性:事物給予你的感覺與其表象也許同等重要。

  古希臘人和古羅馬人也相信,夢既能讓你誤入歧途,也能將你引上正道。在詩人荷馬(Homer)的《奧德賽》(Odyssey)中,以及后來的維吉爾(Virgil)的《奧涅伊德》(Aeneid)中,都向我們展現了同樣逼真的影像。真實的夢經由角門找到我們,而虛假的夢則經由象牙門,這些門也很漂亮——這是在提醒現在的解夢師,最具吸引力的分析方式也許並不是最正確的。

  人們認為智者的夢是神靈安排的——或者上帝。而重覆出現的夢則有着特別的意義。亞裏士多德的前輩蘇格拉底在他完整的一生之中,於不同的時期以不同的方式重覆地做着同一個夢,但是這個夢一直都傳遞着同樣的一條信息:“蘇格拉底,練習藝術,培養藝術。”敞開你的心扉接受繆斯女神帶來的智慧和美麗的嘉獎。蘇格拉底知道,創造力和夢的聯繫非常緊密。

  夢是現實的預演

  在所有的靈性傳統中,都有夢的一席之地。在《希伯來聖經》(Hebrew Bible)中,神告訴亞倫(Aaron)和米利亞姆(Miriam),如果以色列人中存在真正的先知,“我……將會在夢中與他對話”。約伯(Job)也提起過夢與神靈之間的關係:“當人類進入深度睡眠……神就會打開人類的耳朵,傳授他們指示。”夢在《新約聖經》(New Testament)中同等重要。例如, “神在夢中警示了” 約瑟夫(Joseph),他的嬰孩耶穌(Jesus)將會面臨危險。

  藏傳佛教一直以來都在強調做夢的重要性。寧瑪派(Nyingma sect)主張夢是死亡的預演,讓我們每天晚上都能預先體驗到這個在我們死后會進入的連續舞台,我們會經由此處從今生過渡到來世。我們應該想方設法對我們的做夢過程進行有意識的操控,因為這個技巧可以讓我們有能力對我們死后遭遇的事情産生影響。如果我們沒有成功,那麼我們死后就會被羯磨(karma)(我們前世的行為會影響到來世的生活)的力量帶走,從而我們就會失去由死亡和即刻而至的來世帶來的靈性發展的機會。

  印度教老師已經说過,聖哲賢士的知覺意識會在有夢和無夢的睡眠中融會貫通——深度睡眠狀態下思想已不存在,但是意識依然清晰而且能被完全感知。

  我們在西方的神秘學派中也能找到相似的觀點——“神秘”信仰和修行的範疇包括煉金術、占卜和巫術。告知我們睡眠不應該被浪費在無意識的狀態中,而要被視為我們靈性旅程的一部分。

  溝通現實與夢境的人

  世界上各種不同的秘傳教派都是基於對自然及其隱藏力量的特殊感知。大家都比較熟悉的有薩滿巫師,他們是連通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的渠道。薩滿巫師常常會陷入一種由出神、草藥、有節奏的擊鼓聲和不斷念誦的咒語——以及夢所引發變化的意識狀態中。尤其是夢被看作是一種可觸碰的基礎自然力(常常表現為所謂的駕馭動物的形式)和靈性世界的現成方法。在靈性世界中,薩滿可以與逝去之人的靈魂取得聯繫,了解族人所患疾病的起因和治療方法。

  在薩滿巫師眼裏,靈性世界的真實性與現實世界——一個充滿了無限可能的現實世界——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靈性遍佈生者世界,而且能夠或好或壞地影響生者。在澳大利亞原住民的觀念中,甚至我們的物質世界也是在黃金時代(Dreamtime)建造的,當時的先民們橫跨陸地,規定其物質形式,讓人類落戶於這個世界,教給他們語言,傳授他們儀式和律法。然而,澳大利亞原住民還強調了,黃金時代仍然存在,而且會永遠存在下去,永不終結。正是創造性的力量構建了我們的整個宇宙。

——摘自《預見最真實的自己:夢的心理學》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