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回顧:袁世凱曾孫袁弘哲插隊經歷

轉寄 列印
袁世凱曾孫袁弘哲袁世凱曾孫袁弘哲

    本文摘自:北方新報

  上小學時,袁弘哲被同學檢舉揭發“妄圖變天”,原因是家庭出身——他是袁世凱的曾孫。

  父親的一番話,讓袁弘哲戒掉煙酒,捧起了數理化課本,還苦學英語。出國遭遇歹徒,袁弘哲機智應對,並把他們抓獲送到警察局。但是,回國后他被指於此案有染,要挖出他這個“生於賣國賊家庭”的“階級敵人”。

  時光荏苒,如今的袁弘哲,再也不用背負家庭出身的沉重包袱了……

  不堪迴首少年事

  “我的少年時代,是在一種壓抑中度過的。”袁弘哲的少年記憶在天津。

  一天,少年袁弘哲帶領小朋友們到他原來的家去玩,他隨手掐了一朵花。

  “這裏就是我原來的家。”袁弘哲對小朋友們说。

  上了小學五年級,學校進行階級教育時,同學檢舉揭發了袁弘哲。

  “他人還在心不死,妄圖變天。”同學说。

  “我能變什麼天?”幼小的袁弘哲十分不解。

  “你不光記得你原來的家,還告訴同學说是你的家,還帶同學去採花。花是公物,你去採花不就是挖社會主義的牆角嗎?”同學振振有詞。

  1966年6月的一天,晚上。

  袁弘哲聽見有人敲門,他開門一看,門口來了很多人,還有警察,個個神情嚴肅。

  “你家長在哪?”來人問。

  “我奶奶在樓上。”袁弘哲说。

  全家人被集合在一間屋子裏,要求站着聽他們宣讀“搜查令”。來抄家的有“四清工作隊”,還有街道辦事處、學校、派出所的人,他們的行動被堂而皇之叫做“抄國寶”。整整一夜,家裏被翻了個遍,他們第二天繼續抄家。

  8月24日晚上,河北大學附中、平山道中學等幾所中學的紅衛兵,排着方隊喊着口號,浩浩蕩蕩地來到袁弘哲家。

  “我奶奶、我父母都被他們剃了光頭,都挨了打,我們小孩也被全體罸跪。家裏所有的東西都被抄走了,四壁皆空,這次抄家可沒有登記。”袁弘哲说。

  事后,袁弘哲聽说兩家鄰居都被打死了人,他有些慶幸,“打到我們家的時候,天快亮了,他們也打得累了,要不然那天晚上我奶奶很可能也會被打死。”

  袁弘哲的父親、哥哥姐姐都挨了打,這是他一生記憶中最難磨滅的一個8月。

  “可是這也鍛煉了我自己,我把這些坎坷這些磨難,看成是對我人生的鍛煉。说實在話,幸虧我經受過這種磨難,才會有我今天的生存。”袁弘哲说。

  6年插隊生活

  1968年底,袁弘哲和哥哥袁弘宇到了哲裏木盟(今通遼市)開魯縣建華公社插隊落戶。和他們一起來的,還有一群“黑幫”子弟。

  “這些都是‘狗崽子’,你們要嚴肅管教他們。”送知青的天津老師告訴當地農民说。

  袁弘哲心裏豁達,他認為自己雖然“出身不好”,但“道路可以選擇”。

  “到農村以后,我就拼命幹活,臟活、累活搶着干,想用自己‘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出色表現,展示‘狗崽子’也和黨一條心,也能‘當好革命接班人’。我放過牧,修過河,挖過渠,所謂技術性最強的耪地,我在全小隊是第一能手。”袁弘哲说。

  當同去插隊的伙伴還非常害怕接近馬的時候,袁弘哲已經能自如地驅趕四個套的馬車幹活了。因為能幹,他后來被當地農民選為小隊長。

  “在農村這個廣闊天地裏,我總共干了6年,確實鍛煉了自己,也重新認識了自己,重新認識了生活,知道了什麼是艱苦。”袁弘哲说。

  1970年初夏,公社投遞員給他送來了一封家書。袁弘哲迫不及待地打開信,竟然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兒:被關押在學校打掃廁所的父親被放出來了!

  “我在農村掙的工分高,也有點兒錢了,所以學會了吸煙、喝酒。回家的時候,我給父親買了兩條當地最好的人參煙。”袁弘哲向大隊書記請假,興衝衝地回天津看望父親。

  父子相見,十分喜悅。袁弘哲忙把帶的煙拿出來讓父親抽,自己也點燃一根抽起來。

  “這些年你怎麼學會吸煙了?”父親見袁弘哲抽煙問。

  “插隊的地方是大草原,蟲子很多,不抽煙蟲子會爬進鼻子裏去。”袁弘哲说。

  “你在那這幾年都學會了啥,學沒學數理化?”父親又問。

  “沒,沒,數理化我沒學。我農活幹得好,會趕四個套的馬車,是我們那批下鄉知青中最能幹的。”袁弘哲自豪地说。

  “將來呀,國家不需要趕馬車的人。需要有知識的人把國家的大梁挑起來。如果都去趕馬車,就會有異族侵略你,我們就會成為亡國奴了!”父親表情嚴肅,語重心長地说。

  袁弘哲一聽,心裏十分難過、愧疚,之后他再也不抽煙喝酒了。回農村時,他帶了數理化、英文等好多書,沒事兒就自己念。再回天津探親,他就跟父親學外語。

  1974年,袁弘哲回城,考上了廣播函授大學,讀英語專業。他畢業后又考上了天津聯大,還是讀英語。

  袁弘哲進入天津染化二廠當工人,在車間擔任班長,他一邊上班,一邊堅持讀聯大。

  天津市對外經濟聯絡局面向社會招聘翻譯。聯大畢業的袁弘哲報名參加了考試,一下就考上了。

  在天津市對外經濟聯絡局招聘的翻譯中,多數是正規外語學院畢業的幹部子弟,只有袁弘哲不是,而且他又有複雜的海外關係,所以每當局裏外派人出國工作,總輪不到他,盡管他的外語比別人要好。

  1979年底,中國開始外派船員,局裏讓袁弘哲去教准備出國的船員學外語。

  袁弘哲教了八九個月外語后,出納出事了,局裏讓他去當出納。局長們慢慢地了解了袁弘哲,認為他忠誠能幹、工作踏實,表示再有外派任務可以考慮讓他去。

  美國斯格拉公司到天津招聘船員,局裏派袁弘哲去。

  1982年3月,袁弘哲一行從北京乘機飛往紐約。行前,組織上好幾次找袁弘哲談話,進行出國安全教育,告訴他到了美國出門一定要做到“三人行”,不准一個人單獨外出。说袁弘哲海外關係比較多,這次批准他出國,領導們本來爭議很大,所以希望他出國以后千萬不能跑,不要辜負了組織上的期望等等。

  在紐約待了三天,袁弘哲一行乘船去巴西。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