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成龍做慈善不諱言有人認為在作秀(圖)

轉寄 列印
成龍(新浪文化讀書)
成龍(新浪文化讀書)

  成龍像個傳道士一般喋喋不休宣講他的慈善理論,

  他也不諱言會有人認為他在作秀。

  這個名為“天使之翼”的活動是為改善雲南貧困地區學生生活。有一個學校每人每月可以領21個土豆,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菜,小學一年級的學生要自己做飯;另一個地區的學生只有白菜湯下飯,沒有油鹽。成龍原計劃與華誼兄弟從新片《寶貝計劃》的票房中拿出100萬元作為捐款,但在活動前又找到招行提供了200萬元贊助。成龍在採訪之間一直強調不要問他的新片,原定出席的另外兩個主角古天樂和高圓圓也因怕喧賓奪主沒有來。

  成龍像個傳道士一般喋喋不休宣講他的慈善理論,他也不諱言會有人認為他在作秀。畢竟明星做慈善一向被視為宣傳手段之一,事實上有一部分明星的確如此。去年有個為西北地區找水的活動,請來了大批明星,其中很多人都收了出場費。其實明星肯免費出鏡就已經盡職,香港每年都會組織“星光耀保良”的籌款,出場歌手後面會跟着兩個少年,手執提籃,走到觀衆前,誰也不好意思不掏錢。

  記者: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做慈善?據說你做成龍杯慈善車賽是因為沒戲拍的時候,待在家裏太悶?

  成龍:以前是政府要我去做,說小孩子想見你。那時候我是偶像派,我講是30年前,我說:“不去了,我有什麼好見的?”拍戲賺錢最重要。但我忘記了小時是紅十字會給我養大的。叫了很多次,終於我去了一次,那次就感動了。他們安排好的,那些小孩子抓我抱我,主持人每講一句我都很慚愧,他說:“成龍叔叔見到你們很開心!”我沒有開心呀?“成龍叔叔為了見你們買了很多禮物。”那禮物是別人買的呀!一直在騙,我一直很慚愧。“想不想知道成龍叔叔買了什麼禮物給你們?”“想!”啊!我都不知道那裏面是什麼。我打開一個個分給他們,他們排隊謝謝我。那時候我無地自容,原來整個活動我都在騙人,是假的。到後面再講,“成龍叔叔明年你會來看我們麼?”我說:“會,整個活動是假的,這個不能假”。那年我又去了那裏,這是我真正地過來。滾球似的越滾越大,我說影迷不要捐東西給我,捐錢就好了,然後成立一個基金,發展到夏威夷、美國、日本的成龍基金。美國人給錢我還要兌現,只能給當地華人,我希望基金是沒有種族、沒有界限、不分顔色的,就這麼慢慢越做越大。

  記者:除了捐款還有什麼別的方式嗎?

  成龍:蓋醫院。我在加拿大有兩個醫院,三藩市有個老人中心,很多華人移民到那邊去,兒女大了跑掉,老人沒人管。澳大利亞有以我媽媽命名的科學中心、體育館,太多了。

  記者:楊瀾說過,慈善不能憑個人熱情,必須要引入商業機制,你怎麼看?

  成龍:一定要有。我的個人力量有多大?沒多大,只能利用我的朋友、關係,現在要買我的電影、發行我的電影,首先要答應做慈善。我代理牌子的衣服,每年要拿多少錢做慈善,因為你賣出多少衣服我是知道的,你可以騙我,但你千萬不要騙你自己。這麼多人給我的感動是從來沒有騙我。去年我的“龍之行”工程,蓋了十幾座學校,回到香港有個飯局,我拍了照片給大企業的老闆朋友看,看得他們流眼淚,當場捐了200多萬元港幣。

  記者:做慈善活動時有哪些困難是公衆所不知道的?比如籌款很難?

  成龍:籌款一定比較困難。讓人拿錢永遠是困難的,我籌錢來來去去都是那幾位大朋友,我又不能老是叫他們去捐,但慈善工作做不完,怎麼可以利用社會大衆去做?我去做一個上海8萬人演唱會,羅漢請觀音容易請,觀音請羅漢難請,18個人每人出1塊就是18塊。走在街上有人跟你說,請你捐100塊給成龍基金,人家肯定會說:真的假的?成龍還需要捐錢麼?如果是演唱會,100塊的門票,有人就會買10張。這麼多年變成習慣性,以前他們不相信我,現在我講什麼他們都信。因為我自己走到山區,出錢出力,他們看到了。

  記者:他們為什麼不相信你?

  成龍:他們不相信一個年紀輕輕的人做這種事情,可能是做宣傳吧。我沒有以前的業績給你看,你心裏第一個念頭是他在做宣傳。今天你不會這麼覺得,沒有這個《寶貝計劃》我還是會做,下個月中我到哈爾濱、南京做慈善演唱會,月中到陝西,為他們蓋一個小學,成龍慈善工程已經是我的正業。還有一個願望,我全世界有太多影迷,上月收到的捐款有19個國家、15種語言、30多種錢幣,我想不如蓋個和平園,不管在雲南,還是大城市,這世界我們除了有愛心之外,最需要的就是和平。

  記者:現在社會上有人會利用別人的愛心牟利,就連乞丐也有職業的,你有沒有受過騙?

  成龍:太多了。我給人家利用做慈善工作,太多,防不勝防。一種米養百種人,這種人不會好過,我希望他以後會改。每個人都有善心,一時的貪念會走了歪路,希望通過不同的渠道把他們糾正過來。

  記者:但是靠一個人的力量能影響天下人嗎?

  成龍:我這麼想,影響不了沒關係,我影響我自己,我自己好過,我每走一步路每講一句話我都會很大聲,世界各地包括香港特首、澳門特首都叫我一聲成龍大哥,我受得起這個名。這就是我走得正,每個人都相信我講話,很開心,我睡覺睡得着,以前你做過壞事,都睡不着。我拍過爛電影,騙觀衆,每部電影放出來,我看到影片名字都很害怕。我從錯誤中糾正過來學好,我希望通過這個訪問,影響那些騙人的人。

  記者:我曾經在一個資助眼病女童的活動上看到你哭了,類似這種事情很多嗎?

  成龍:那是小哭,去年在延邊我哭得稀裡嘩啦,太多事情讓我感動。你看那小女孩眼睛有毛病,不敢和媽媽說,怕媽媽擔心,這麼小的女孩會這麼想,香港小孩子就會跟媽媽要什麼樣的手機。我到延邊,那麼多聾啞小孩用手語唱《真心英雄》,我看着他們從沒有眼淚到有眼淚,我一直在哭,這種才是感動。

  記者:你會把這種瞬間用在電影裡嗎?

  成龍:不經意地一定會用在電影裡。

  記者:有種說法是,國外慈善可以免稅,但中國的捐助免稅一直沒有真正實行,你怎麼看?

  成龍:國內沒有免稅麼?我是個不會算數的人,我從來沒想過免稅,怎麼免法我也不知道。

  記者:我聽說你是個很節約的人。

  成龍:一直節約,我節約和我喜歡乾淨的程度可以令人討厭。洗頭水招牌歪了我都要擺正,我要令我身邊人都這樣,他們都怕我。如果我的弟兄們5個人排隊小便,不能每人小便完要按一次,要5人完了一起按。5次就十幾加侖水,他們不會想象到有人缺水到那樣。

  記者:你也這樣教兒子的嗎?

  成龍:我要求小房子(房祖名)小便用一格紙,大便用兩格紙。他從美國回來要買新電腦,我反對,他不高興。南亞大水災,演藝人工會派他去,他回來捐了30萬港元,說不買了,我問為什麼,他說:“我發覺他們需要乾淨水比我需要電腦更重要。”大城市的小孩子以為一開水龍頭就有水,伸手就有電話,不是的,我們是苦過來的。我們青菜豆腐想多吃一口給師傅打,睡的地板上人尿、貓尿都有,我是這麼過來的。新一代年輕人不是沒有規矩,只是對我來講,他們沒有規矩。他們文化就是這樣,對我來講就是沒有文化,我們是尊師重道,他們都是“耶!”(做周杰倫式的手勢)

  記者:我聽說你是香港環保局的副局長,有今後從政的打算嗎?

  成龍:是全國環保總會的副會長,我老講錯。以前不會從政,現在要挑,不能委派我做什麼。我會做環保,我會打擊黑社會。

  記者:你想當特首嗎?

  成龍:不行,我做不了,我不是那種人才。我希望管理交通、垃圾、黑社會。

  記者:那就是總警司了。

  成龍:對,警察片子做多了,我的片子就是我想做的。警察、FBI、消防局都可以。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