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劉亦菲接演「小龍女」一角的輾轉心路(圖)

新浪讀書   
轉寄 列印
劉亦菲飾演的小龍女(新浪讀書配圖)
劉亦菲飾演的小龍女(新浪讀書配圖)

  文章摘自《三聯文叢:秀場後台》

  作者:孟靜 出版社: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其實武俠不僅僅是美化現實的成人童話,它在某種程度上更反映了現實的醜惡。

  “小龍女是冰火結合體,是最至情至性的人。”劉亦菲揚著她很稚氣的臉分析這個曾經每天有上百個女演員參與爭奪的角色,她強調說,這不是製片人張紀中和導演於敏告訴她的,而是她自己看過原著後的理解。

  傳說中,劉亦菲是不會獨自回答記者問題的,周圍總是有經紀人和媽媽劉曉莉幫助她,但這次,全程都是她和記者關在她的經紀公司——紅星塢的辦公室裡,身旁並沒有人提醒她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她侃侃而談,先講製片人、導演等人對她的幫助,每人都會感謝到,說幾句話就會臉紅紅地笑一下。採訪結束時候,她指著記者的採訪本說:“你的本真厚呀!”流露出少女該有的好奇。

  劉亦菲的個子很高,以前是1.67米,據她講,後來又長了兩厘米。她脫下毛衣外套,穿著咖啡色短袖的時候,腰只盈盈一握,目測大概有一尺六七樣子。她的媽媽很關心封面照片會不會用劉亦菲最好看的樣子,並把她認為最美的照片大力推薦,劉亦菲自己倒無所謂,她猶猶豫豫地說:“用哪個都行,別用變形的那張就行。”她簡單地和自己的雪納瑞狗玩了一下,又開始正襟危坐地接受下一個採訪。

  金庸欽點的小龍女

  她不止一次地被拉回到兩年前的那個場景,金庸在參加“華山論劍”的活動時,第三次提出讓劉亦菲扮演小龍女。第一次是張紀中帶劉亦菲去見金庸,金庸說:“我覺得亦菲演小龍女很合適嘛!”第二次金庸送給她自己的書,在扉頁上提詞說:“亦菲小姐,如果你來扮演小龍女,廣大金庸迷就會知道我不是胡說八道了。”金庸的話讓劉亦菲覺得特別“可愛”,她在那時也存了這個盼望。

  《神鵰俠侶》的選角競爭一如從前的激烈,除了線上甄選,張紀中每天要看成百個演員試鏡。劉亦菲的機會肯定比新人要多,她和當時最有希望的兩個“楊過”——聶遠和黃曉明分別試戲。一共試了三場戲:小龍女放斷龍石,讓楊過先走,她準備和李莫愁同歸於盡;在絕情谷裝作不認識楊過;得知被曾志平(因為有個名為尹志平的道教人士抗議,金庸改了這個名字)強暴後,小龍女再見到楊過。這三場全是苦情戲,需要痛徹心肺的感覺。劉亦菲認為自己不是那種技巧型演員,而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表演體系,完全靠自身體驗入戲,可她是在蜜罐中泡大的,怎麼能體會到小龍女當時的心境呢?劉亦菲反問說:“周迅沒生過孩子,可她演生孩子的戲也很好呀!”導演於敏反覆給她講戲,催她淚下,有80%的苦情戲都是靠導演說出來的,為了體現小龍女的失落心情,還讓她做了個披頭散髮的髮型。

  劉亦菲覺得自己當時的唯一弱勢是年紀,看起來不像比她大近10歲的男演員的“姑姑”,造型師黃華給她接了1.6米的長髮,好像隱居多年的樣子,力圖使她顯得成熟。她自己並不太喜歡,“事實證明,最清純、最簡單、最像我的才是最好的,如果要在造型上改變那麼多,幹嘛要用我呢?”和男演員試完戲後,她心裡一直懸懸的,得到通知選定了周迅後,她和朋友去了香港玩。正在遊樂園瘋的時候,她接到了張紀中的電話,周迅退出了,這個突然消息讓她並沒有特別高興,“好不容易卸下的包袱又重新背上了”。她有點無奈地說。

  這點無奈全是來自《神鵰俠侶》所吃的苦,別的演員可能會覺得她身在福中不知福,頭一個月蹲馬步、練劍,強化武打讓她腿發抖,那時她還覺得挺高興。到了實拍,每天睡4至6小時,經常泡在冷水裡才讓她真正體會到了當俠女的滋味。《天龍八部》裡的王語嫣用嘴演練功夫,《仙劍奇俠傳》中的趙靈兒會的是“仙術”,手指做做樣子就行了,但到了小龍女,劉亦菲才真正地吊上威亞,“以前都是看林志穎他們吃苦”,這一次輪到她。每次採訪時,劉亦菲都會提到“立馬”這個讓她膽戰的橋段,她聽說有人在拍馬匹長嘶直立的時候,被折下來摔成癱瘓,不會騎馬的她要策馬奔過一條河。另一場戲無意中碰到了蠟燭,她的裙子燒著了,“引火上身”,她笑嘻嘻的,表情很輕鬆,可是她媽媽事後聽到她拍的這些危險鏡頭,會抱著她大哭。“我知道張紀中的戲一定要吃苦,所以只要沒生命危險的事我都可以做。”她有點賭氣般地說,別人看見她的樣子,都認為她是嬌嬌女,她要證明給所有人,這個推斷是錯誤的。

  最合適的小龍女

  周迅曾經發過一個聲明,對小龍女的選角深表失望,並說情況太過複雜,很多東西不是她所能控制。劉亦菲好像對此並不知情,她多次表示過對周迅讓角的感激,這次採訪她依舊這麼說:“如果不是周迅棄演,我就沒法實現武俠夢了。”

  和周迅一樣,在出演金庸劇之前,劉亦菲並沒有看過一本武俠書,她做過的都是粉紅色的愛情夢。四五歲時,她媽媽給她買了兩個芭比娃娃,一個是奧黛麗?赫本在《窈窕淑女》中的造型,另一個則是費雯麗。這兩個娃娃太過美麗,使她不由自主地找了《羅馬假日》和《亂世佳人》來看,雖然對那裡面的愛情懵懵懂懂,卻也立下了成為中國的“奧黛麗·赫本”的願望。

  4年前,她回國期間拍了“金菲公寓”的戶外廣告,被製片人游建鳴看到,打電話到美國,邀請她參演《金粉世家》裡的白秀珠,於是“再也停不下來了”。王語嫣一角爭奪的激烈以及媒體和劇組對這個角色的重視,讓劉亦菲以為自己是第一女主角,“我想大家那麼在意,這個角色肯定特別重要”。拍攝中,張紀中調整了主次,把喬峰作為主線,阿朱、阿紫的戲份就多了,段譽、王語嫣變成第二條線,劉亦菲提起自己的第一個武俠角色,坦白地說:“她似乎就是個花瓶,沒內涵。”儘管如此,那部戲給她幫助很大,也讓她在不用受罪的情況下,瞭解了好演員是怎麼表演的。

  小龍女和王語嫣有很多相似之處:美若天仙、呆若木雞、天真純良,對所愛的人執著。但在劉亦菲看來,小龍女完全和花瓶無關,因為她所受的苦痛“其實需要演技非常好的人”來表現,說到這裡,劉亦菲有點羞澀,好像對自己的演技不是很有信心。她認真分析說:“小龍女對楊過是很憐愛的感覺,是大姐姐對小弟弟的關愛,我設計了一些動作,比如摸摸楊過的頭髮呀!但是16年後,楊過發生了很大變化,小龍女還是那樣,他們又變成了姐弟。《神鵰俠侶》是對神仙眷侶這個詞最好的描述,她太為楊過著想,一輩子為楊過而活。最淒涼的是經過了16年等待,他們重逢時,金庸寫得特別平和,真是此時無聲勝有聲,我最喜歡這一段。”

  絕情谷中小龍女忍痛不認楊過是劉亦菲覺得最難演的一段,劉亦菲形容自己當時“手在發抖,極力剋制,想認又不敢認”。她也非常緊張自己的表演,不斷追問看過這段的記者覺得她表現如何,張紀中是怎麼評價她的。

  “我是年紀最適合、最像的小龍女。”這是劉亦菲說過的最有自信的一句話,“我和小龍女都是與世隔絕的,不敢交朋友,我有時也很冷。”想了想,她又覺得“與世隔絕”不妥,卻找不出可以代替它的詞。很多採訪過劉亦菲的記者都發現,她雖然長在單親家庭,但備受寵愛,周圍人給她公主般的待遇。張紀中自己都說,演員一看見他就嘀咕:“鬍子又要罵人了。”但無論是他,還是導演,都沒有罵過一句劉亦菲,他們總是用“茜茜(劉的小名),再來一遍好嗎?”這樣溫言安慰她。她的同齡朋友很少,以前在美國交下的朋友也大多失去了聯繫,回國後她生活在一群大人之中,這點和小龍女也頗為相似。她甚至不清楚線上對她那個毀譽不明的稱呼“天仙MM”,而是迷茫地反問:“大家不是都叫我茜茜嗎?”

  在拍戲之前,劉亦菲從不敢看前幾個小龍女扮演者的表演,一演完,她立刻要助理從線上下載了前三版的《神鵰俠侶》來看。“每部《神鵰俠侶》之間都隔了5-10年,每個小龍女都代表了一代人的審美。陳玉蓮那時妝很濃,趨於平面化;李若彤漂亮,也是最冷的;我最喜歡的是範文芳那版,她特別可愛。我自己是年齡最符合的小龍女,書裡她看似十七八歲,只有這樣,她的故事才能成立。”殘酷的打擊加諸在少女身上,才讓人憐愛,如果是少婦,這種柔弱感就蕩然無存了。劉亦菲認為自己最大的優勢就是她是少女,而別的女演員已經過了青春期。說完這些話,她驚覺失言似地說:“我是不是不該評價別人?”接著,她又評點了自己扮演的三個武俠角色:“王語嫣有書卷氣,精讀武學秘籍,對愛情專一;趙靈兒年齡最小,演起來不費勁,她善良又有母性;小龍女外表冷漠,內心熱情如火,更像俠女。人們都以為武俠小說的女主角必須特別完美,不食人間煙火,才能吸引讀者。其實武俠不僅僅是美化現實的成人童話,它在某種程度上更反映了現實的醜惡。”劉亦菲對武俠小說這樣下結論。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