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周恩來為何指定鄧小平接班?

轉寄 列印

 

  鄧小平和周恩來相識於1920年赴法勤工儉學期間,此后二人結下了深厚的情誼。在“文革”中,鄧小平被打倒后,周恩來盡己所能,給予鄧小平最大的照顧,后來又竭力為鄧小平復出創造機會,在毛澤東的支持下,終於使鄧小平得以復出。鄧小平復出后,病重的周恩來又推薦了鄧小平做自己在國務院的接班人。鄧小平曾深情地说:“我一直把他當做兄長,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也最長。”

  總理關心 妥善安排

  “文化大革命”開始后不久,鄧小平便被打成“黨內第二號走資派”,遭到批判。1969年10月17日,林彪發出了“林副主席第一號令”,全軍上下進入緊急狀態。為配合戰備需要,中央決定把部分中央領導人轉移到外地。鄧小平被安排到江西。

  周恩來對鄧小平的疏散非常關心,動了不少腦筋。他親自給江西省革委會打電話,告訴他們鄧小平夫婦要去江西,並特意交代:毛主席在九大说過,鄧小平的問題和別人不同,他下去是到農村鍛煉……六十幾歲的人了,身體也不好,不能當勞動力,要照顧一下。他特意叮囑江西省革委會:現在地方上情況很複雜。他們在某一個地方,安定下來之后,當地群衆肯定會認出他們來。也許有人會找他們的麻煩。遇上這種情況,他們自己不好解釋。你們省革委會要出面做工作,保護他們的安全。你們要多關心,多幫助他們!

  當時的江西省革委會主任程世清是林彪線上的紅人,但是對於周恩來親自打電話作出的指示,他也不敢怠慢。程世清打算安排鄧小平夫婦去贛州,裝暖氣,配一部小車,絶對保證安全,不准造反派和紅衛兵衝擊他們。

  周恩來在電話裏聽了程世清的彙報后,認為贛州離南昌較遠,交通不便,而且是山區,生活條件很差,將鄧小平一家安排在那裏不妥,他提出應該安排在南昌附近。他说:房子應當是一棟兩層的樓房,樓上為鄧小平夫婦居住,樓下為工作人員住。最好是獨門獨院,這樣既能在院裏活動,又能保證安全。

  根據周恩來的指示,江西省革委會將鄧小平一家安置在南昌市郊新建縣望城崗的原南昌步兵學校校長的住所(人稱“將軍樓”),並安排鄧小平夫婦到離此處不遠的新建縣農機修造廠勞動。在總理的直接關心下,鄧小平夫婦得到了妥善安排。

  殫精竭慮 順利復出

  1972年1月6日,陳毅元帥在北京病逝。1月10日,在八寶山革命公墓禮堂隆重舉行追悼大會,病中的毛澤東親自參加了追悼會。在同陳毅親屬談話時,毛澤東提到了鄧小平,並把鄧和當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的劉伯承並列在一起,说鄧是人民內部矛盾。

  在場的周恩來聽到了毛澤東對鄧小平的“定性”,感覺鄧小平復出的機會來了。他當即示意陳毅的親屬,把毛澤東對鄧小平的評價傳出去,為鄧小平的早日復出廣造輿論。1月下旬,周恩來在一次接見會上提到劉伯承和鄧小平的歷史功績,说:“這是毛主席對我們講的。林彪一伙就是要把鄧小平搞成敵我矛盾。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不能混淆嘛!”

  九一三事件后,鄧小平分別於1971年11月8日和1972年8月2日給黨中央、毛澤東寫信,揭發與批判了林彪、陳伯達,並表示願意繼續為黨為人民為國家再做些工作。8月14日,毛澤東仔細閲讀了鄧小平的信,很受感動。他在鄧小平的來信中批示道:“請總理閲后,交汪主任印發中央各同志。鄧小平同志所犯錯誤是嚴重的,但應與劉少奇加以區別。

  (一)他在中央蘇區是挨整的,即鄧、毛、謝、古,是所謂的毛派的頭子。整他的材料見《兩條路線》、《六大以來》兩書。

  (二)他沒有歷史問題。即沒有投降過敵人。

  (三)他協助劉伯承同志打仗是得力的,有戰功。除此以外,也不是一件好事都沒有做的,例如率領代表團到莫斯科談判,他沒有屈服於蘇修。這些事我過去講過多次,現在再说一遍。”

  毛澤東的這個批語,雖然還说了“所犯錯誤是嚴重的”這類話,但畢竟肯定了鄧小平在歷史上的功績,“毛派頭子”這句話也反映了毛澤東不忘與鄧小平的戰鬥情誼,這等於是為鄧小平的復出開了綠燈。

  有了毛澤東的批示,一直在為鄧小平復出殫精竭慮的周恩來就有了“尚方寶劍”。8月15日,周恩來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傳達了毛澤東的批示,並把這個批語印製了若幹份,給與會的政治局委員人手一份。會議之后,周恩來以中共中央的名義通知江西省委,宣佈對鄧小平解除監視勞動,恢復黨的組織生活,搞一些參觀訪問、調查研究等活動。此后,鄧小平到江西瑞金、景德鎮,湖南韶山等地進行了參觀和調研。

  由於有“四人幫”的橫加干擾,周恩來為鄧小平的復出工作進行得十分艱難。1972年12月18日,周恩來在給紀登奎、汪東興的信中提出:“鄧小平同志曾要求做點工作,請你們也考慮一下,主席也曾提過幾次。”12月27日,紀登奎和汪東興回信,建議鄧小平仍任副總理,適當分配工作。

  在周恩來的親自安排下,鄧小平一家人於1973年2月回到北京,住在花園村的一棟兩層樓房裏。

  1973年3月9日,周恩來給毛澤東寫信,彙報中央政治局討論鄧小平工作的情況,提議中央作出一個《關於恢復鄧小平同志的黨的組織生活和國務院副總理的職務的決定》,發到縣、團級黨委,向全黨及全國人民通報此事。毛澤東表示同意。

  3月10日,中共中央正式發出《關於恢復鄧小平同志的黨的組織生活和國務院副總理的職務的決定》。當天,辦完這件大事后,心力交瘁的周恩來才正式向中央請病假兩周。3月28日,周恩來身體稍有恢復,便與李先念等會見鄧小平。4月初,周恩來、鄧穎超夫婦在玉泉山與鄧小平、卓琳夫婦促膝長談,並共進晚餐。

  3月29日下午,在周恩來的陪同下,毛澤東在中南海住地接見了鄧小平。毛澤東握着他的手,说了八個字:“努力工作,保護身體!”當晚,周恩來主持中央政治局會議進一步商定:鄧小平“正式參加國務院業務組工作,並以副總理身份參加對外活動;遇到重要政策問題,鄧小平列席政治局會議參加討論”。

  為給鄧小平恢復名譽、擴大影響,周恩來盡量安排鄧小平公開露面。4月12日,周恩來在人民大會堂為歡迎柬埔寨國家元首西哈努克親王舉行盛大晚宴。周恩來安排鄧小平以國務院副總理的身份陪同接見。這是鄧小平自1967年離開政治舞台以來的首次公開露面。雖然他在這次會見中並沒有講話,但畢竟宣佈了鄧小平重新登上政治舞台,引起很大的轟動,各國記者們紛紛發回一件重大新聞:“鄧小平復出!”

  12月底,由周恩來親筆起草的中共中央關於鄧小平的任職通知,迅速發至全黨、全軍、全國。這時的鄧小平集黨政軍三要職於一身,開始全面參與黨和國家的重大決策。至此,邁出了鄧小平正式接替周恩來工作的第一步,病魔纏身的周恩來,終於如釋重負地松了一口氣。

  多方努力 出席會議

  1974年3月20日,外交部就出席聯合國第六屆特別會議代表團團長人選問題請示毛澤東。毛澤東主動提出由鄧小平來當團長,但要外交部不要说是他的意見。出席這次會議對擴大鄧小平的國際影響具有很大的作用,江青對此竭力反對。她通過王海蓉和唐聞生,希望外交部撤回報告。江青一連給王、唐打了4次電話。

  周恩來知道后,立即向毛澤東請示。毛澤東表示,關於鄧小平出國的事,他是這個意見,如果政治局大家都不同意,那就算了。由於周恩來事先做了大量工作,所以在3月26日的政治局會議上,絶大多數成員都贊同由鄧小平率團出席聯大會議。

  4月3日,周恩來主持政治局會議,討論修改鄧小平在聯大特別會議上的主題發言。江青、張春橋、姚文元藉口“有病”,不參加會議。根據會議討論的情況,周恩來與鄧小平聯名致信毛澤東,彙報發言稿討論修改情況。4日,毛澤東作出批示:“好,贊同。”翌日清晨,周恩來立即轉告鄧小平、喬冠華,並囑咐外交部將毛澤東的批件影印若幹份,分送政治局委員傳閲后歸檔,以防止江青在這個問題上再製造事端。

  4月6日代表團離京時,病情惡化而又通宵未眠的周恩來驅車前往首都機場,為鄧小平等人送行。4月10日,鄧小平不負毛澤東和周恩來的重托,在聯大第六屆特別會議上代表中國政府發言,全面闡述毛澤東關於“三個世界”的理論及中國政府對外政策,受到世界輿論的普遍關注。鄧小平也被外電稱作是“周恩來總理的親密同事”、“一向只對付最重大工作的第一流的老資格領導人”、周恩來總理的“最好的代理人”。鄧小平這次率團參加聯合國特別會議,不僅增進了各國對中國的了解,而且也提高了中國的國際威望。同時,也奠定了鄧小平作為一名國際政治活動家的重要地位。“鄧小平”這個名字從此被國際社會廣為關注。

  周恩來的身體此時已經非常虛弱,亟需入院手術,但是許多事情他又放心不下。直到鄧小平參加聯合國的特別會議回國、又處理完手頭上的幾件重要事情后,他才同意入院手術。

  積極支持 接替工作

  在關於四屆人大的人事安排問題上,1974年10月,毛澤東在武漢提議由鄧小平任國務院第一副總理。這是毛澤東經過反復考慮作出的重大的決定。在周恩來病重的情況下,由鄧小平出任第一副總理,等於確定了接替周恩來主持國務院工作的人選。這是江青一伙無論如何不能答應的,本來“四人幫”是想讓張春橋擔任這一職務的,進而實現組閣。一場鬥爭不可避免。

  “四人幫”向周恩來和鄧小平發難,借“風慶輪”事件向鄧小平發起攻擊,要求“批判修正主義路線”、“對交通部進行徹底檢查整頓”。10月17日,江青等人在政治局會議上,繼續借“風慶輪”事件,有預謀地圍攻鄧小平,影射周恩來。

  鄧小平同江青一伙進行了堅決的鬥爭。當晚,江、王、張、姚4人陰謀策劃,決定派王洪文去長沙見毛澤東。

  10月18日,王洪文飛往長沙,向毛澤東狀告鄧小平、周恩來、葉劍英、李先念等人,说:為“風慶輪”的事,江青和鄧小平在會上發生爭吵,吵得很厲害。看來鄧還是搞過去“造船不如買船,買船不如租船”的那一套。又说,鄧有那樣大的情緒,是與最近醞釀總參謀長人選一事有關。北京現在大有廬山會議的味道。周總理雖然有重病,但晝夜都忙着找人談話,去總理那裏的有鄧小平、葉劍英、李先念等。他們來往這樣頻繁,是和四屆人大的人事安排有關。王洪文還向毛澤東吹捧江青、張春橋和姚文元。

  毛澤東嚴肅地批評了王洪文:有意見當面談,這麼搞不好,要跟小平同志搞好團結。並要王洪文回京后多找周恩來、葉劍英談談,警告他不要跟江青搞在一起,提醒他要注意江青。

  根據周恩來的安排,10月20日,趕到長沙的鄧小平陪同毛澤東接見了瑞典首相哈特林。接見結束后,毛澤東與鄧小平進行了交談。毛澤東说:“我不大懂北京的事,聽说要開人大,我看不用那麼急,要看總理的身體情況,看准備工作情況。”

  鄧小平離開后,毛澤東要王海蓉、唐聞生將他的意見帶回北京:“總理還是我們的總理。如果他的身體還可以,由他和洪文同志一齊給各方商量,提出一個人事安排的名單。鄧小平做第一副總理兼總參謀長,這是葉劍英的意見。我贊成照他的意見辦,戰時有事,平時無事,掛個名。楊成武可以做副總長。王洪文來的時候沒有這麼明確,再明確一下。”

  對於所謂“風慶輪”事件,毛澤東说:“風慶輪的問題本來是一件小事,而且先念等同志已在解決,但江青還這麼鬧。”毛澤東的這一明確指示,制止了“四人幫”搶班奪權的陰謀。

  1974年12月23日,身患重病的周恩來親飛長沙,當面向毛澤東彙報四屆人大籌備情況。同去的還有王洪文。毛澤東同周恩來、王洪文多次談話,明確地對王洪文说他們不要搞“四人幫”,“不要搞宗派”,還说江青有野心,要求江青等人作自我批評。在談到鄧小平時,毛澤東給予了高度評價,強調“鄧小平政治思想強,人才難得”,並重申由鄧小平出任國務院第一副總理、中央軍委副主席兼總參謀長的建議,在周、王留長沙期間,由鄧小平在北京主持工作。

  毛澤東還提出四屆人大后讓周恩來安心養病,國務院的工作讓鄧小平去頂;在開四屆人大之前先召開中共十屆二中全會。周恩來建議補鄧小平為中央政治局常委或中共中央副主席時,毛澤東说,以鄧小平為中央副主席兼政治局常委。毛澤東還對周恩來说,他已經知道了江青、張春橋有嚴重政治歷史問題。毛澤東的這一重大決定,完全打亂了江青等人“組閣”的陰謀。

  1975年1月8日至10日,中共十屆二中全會在北京舉行。周恩來主持了這次會議,毛澤東因在長沙養病,沒有出席。全會根據毛澤東的提議,追認鄧小平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選舉鄧小平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

  爾后,通過1975年1月的中共中央1號檔案、中共十屆二中全會、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迅速完成了組織手續和法律程序,使鄧小平擔任了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務院第一副總理、中央軍委副主席兼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鄧小平再一次被推到了黨、政、軍主要領導工作的第一綫。

  總理病危 徹夜守護

  1975年 9月20日下午,周恩來做住院后的第四次手術。鄧小平、張春橋、李先念、汪東興和鄧穎超等在醫院手術室外守候。進入手術室前,躺在手術車上的周恩來示意停下,輕聲問:“小平同志來了嗎?”鄧小平立刻跨步靠近手術車。周恩來吃力地抽出手,緊握着鄧小平的手说:“你這一年幹得很好,比我強得多!”在生死難料的情況下,周恩來把自己的全部希望寄托給了老戰友鄧小平。

  5個小時的手術結束后,醫生發現,周恩來體內的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無法醫治了。鄧小平內心極為悲痛,他此時只能指示醫療組,盡一切努力,“減少痛苦,延長生命”。

  12月20日清晨7時,醫院醫護人員給鄧小平打來電話請示,说周總理要找羅青長談台灣問題。鄧小平沉痛地说:“總理病成這個樣,他要找誰就找誰。”12月28日午夜,醫療組對周恩來進行了搶救。鄧小平被從睡夢中叫起,趕到305醫院,陪同鄧穎超一起守候在周恩來的病榻前。直到凌晨2時10分,看見周恩來從死亡的邊緣轉回來,方纔離去。

  1976年1月8日,周恩來不幸病逝。1月15日,鄧小平忍着悲慟,代表中共中央在周恩來追悼大會上致悼詞,深切緬懷老戰友。鄧小平的女兒毛毛回憶:“周伯伯病逝后,父母親帶領我們全家參加了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隆重的追悼會。當最后走到周伯伯的遺像前,我們每個人都禁不住失聲痛哭。”

  正是周恩來竭力創造條件促成鄧小平的第二次復出,才為鄧小平在粉碎“四人幫”以后更輝煌的第三次復出奠定了基礎。周恩來去世后,鄧小平堅定地接過了周恩來親自倡導卻沒來得及實現的四個現代化事業,併爲之奮鬥了一生。1998年,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寫的《周恩來傳》出版。此時鄧小平雖已去世一年多了,但他在生前特意為這部書題寫書名,這是兩位偉人兄弟般情誼的歷史見證!(本文摘自《世紀風采》)

 

< 本期目錄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