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誅仙六第二章 鮮血(4)

蕭鼎   
轉寄 列印

  上官策與李洵臉色大變,面面相覷,一時竟都說不出話來。

  半晌之後,上官策才從驚疑不定的情緒中勉強平復過來,澀聲道:“這……這當真是本門祖師所寫的嗎?”

  雲易嵐哼了一聲,道:“上官師弟,難道你懷疑本座假托祖師之名行此惡事嗎?”

  上官策臉色又是一變,連忙道:“不敢,只是,只是這活人之血生祭之事,分明乃是魔道異術,如何,如何能在我派玉冊之上出現……”

  雲易嵐徑直截斷了上官策的話,冷冷道:“你說得不錯,這位祖師雖然寫下這些話,但從來也未曾有人嘗試過這個法子。”

  上官策望著雲易嵐向他看來的目光,忽地感覺全身都寒了下去,竟是忍不住退了一步,眼角餘光瞄到站在身後的李洵,赫然發現他的臉色竟也是如土一般,說不出的難看。

  “師兄,難道你……”上官策似乎從來沒有說話說得如此艱難過,“難道你打算用這個法子嗎?”

  雲易嵐眉頭一揚,不怒而威,冷笑道:“不用這個法子那怎麼辦?我們辛辛苦苦經營數百年,眼看大事將成,卻出了這許多岔子,如今更是連最重要的法陣也毀了。難道你要我看著過往無數心血竟付東流嗎?”

  上官策似乎還是有些猶豫,爭辯道:“師兄,大事自然要緊,這個法子也實在太過……”

  雲易嵐冷冷打斷了他的話,道:“上官師弟,你這麼堅持,莫非是心中還尚存一絲身為正道的領悟嗎?這許多年來,為了這份大業,你所做的事也並非如何正道的罷?”

  上官策頓時為之一窒。

  雲易嵐目光尖銳,似要插進人心一般,盯著上官策,道:“還有,上官師弟,當日這玄火壇乃本門重地,正是由你看守,不料卻正是在你手中,造成了今日惡局,你可知道?”

  上官策身子大震,猛然抬起頭來,卻只見雲易嵐目光冰冷,幾如刀子一般在他前方向他望來,上官策面上神情激動,身軀微微顫抖,似有話要說,但不知怎麼,在雲易嵐目光之下,他終於還是緩緩退縮了回去,半晌之後,他臉色頹敗,低聲道:“我知道了。”

  雲易嵐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這件事就還是由你主持去辦罷,另外,洵兒……”他轉頭向李洵看去。

  李洵此刻面色也是異樣,突然聽到師尊呼喚,身子竟然是一個激靈,連忙道:“弟子在。”

  雲易嵐看了他一眼,道:“你就跟著你上官師叔,好好學學,順便也幫幫他的忙。”

  李洵面色白了一白,聲音不知怎麼突然沙啞了,但還是低聲道:“是。”

  雲易嵐最後看了看地上的石刻圖像,眉頭皺了一皺,一轉身更不回頭,向外走了出去,在厚重的門戶“吱呀”聲中,只留下上官策與李洵二人,面對面木然相對。

  許久,沒有說一句話,這兩個人也緩緩走了出去。

  玄火壇中再度陷入了寂靜。

  半空中,響起了輕微的聲音,兩道人影從頂端處輕輕飄了下來。小灰“吱吱”叫了兩聲,在地上跳了兩下,又跑到一邊玩去了。剛開始的幾日,它似乎還對地上的那些石刻頗感興趣,但是幾天之後,始終如此之下,猴子也就不感興趣了。

  鬼厲與金瓶兒落在地上站穩之後,一時間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周圍的氣息依舊是隱隱有些冰冷的,彷彿剛才雲易嵐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異樣氣息,仍然沒有消退。

  半晌之後,金瓶兒忽然道:“你覺得剛才他們口中說的那個他,會是什麼人?”

  鬼厲向她看了一眼,不答反問道:“你覺得呢?”

  金瓶兒微微一笑,道:“我有九分的把握,他們說的就是獸神。只是聽他們剛才的話語,我卻沒有把握他們是否知道那個獸神的下落。”

  鬼厲默然點頭,道:“還有一點,八凶玄火法陣就在這玄火壇中,聽他們的口氣似也要用這法陣對付獸神,難道他們料到獸神一定會到這玄火壇中嗎,還是這法陣竟是可以移動的?”

  金瓶兒娥眉輕皺,顯然這其中關節有許多她也想不明白,一時陷入了沉思之中。

  鬼厲目光緩緩轉動,落到地面上那些猙獰的凶神石刻上,看了半晌,忽然冷笑了一聲,道:“這便是所謂的正道嗎?以活人之血祭祀惡神,嘿嘿,便是魔教之中,我也沒見過有這等事……”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