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誅仙六第二章 鮮血(1)

蕭鼎   
轉寄 列印

  鬼厲凝視金瓶兒許久,眉頭微微皺起,但並沒有說話,而金瓶兒在鬼厲隱約凌厲的目光之下,卻彷彿行若無事,根本就不覺得自己此時此刻的言辭有多大的不妥一般,仍笑盈盈地望著鬼厲。

  玄火壇中,一時間安靜了下來。趴在鬼厲肩頭的猴子小灰似乎有些不喜歡這樣的氣氛,動了動身子,“吱吱”叫了兩聲,從主人肩上跳下落在地上,腦袋向四週張望了一下,便自顧自向旁邊走了開去,慢慢走到了玄火壇中央那個刻著無數紅色凶神的圖案中。

  鬼厲緩緩收回目光,看了看正在饒有興趣趴在地上對那些凶神圖案做鬼臉的小灰,徐徐道:“如此說來,你知道很多了?”

  金瓶兒微微一笑,那笑意暖暖如春風一般,輕輕掠過這冰冷的殿堂,道:“我一個小小弱女子,哪裡能知道什麼東西,只不過過往曾有幸到過幾處地方,又蒙鬼王宗主看重,這才來相助於你。”

  她抿嘴一笑,道:“你可不要多想啊!”

  鬼厲皺眉不語,更不去理會金瓶兒嬌媚話語聲中隱約的那層撩動人心的媚意。尋思片刻之後,他似乎也突然忘了金瓶兒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也忘了籠罩在金瓶兒甚至還是鬼王之間神秘的那絲詭異,淡淡道:“既然如此,我便要向你請教了。”

  金瓶兒眼中精光一閃,但面上笑顏依舊嫵媚,道:“公子請說吧。”

  鬼厲道:“看來你是比我先到這裡了,如你所言,傳說要鎮封獸神,非得此處的『八凶玄火法陣』不可,只是我才智愚鈍,參透不了,不知金姑娘有何領悟嗎?”

  金瓶兒搖了搖頭,面上似乎露出一絲苦笑,道:“不瞞你說,其實我已在玄火壇這裡三日了,但卻是一無所得,除了地上刻的這些亂七八糟的圖像外,我什麼都沒發現。”

  鬼厲目光不期然向腳下那片暗紅色的圖案看去,與金瓶兒不同,包括小灰在內,他是親身經歷過這玄火壇中那詭異法陣的威力的,當日那排山倒海一般的威勢,還有那頭恐怖的赤焰巨獸,都是絕非可以輕易遺忘的記憶。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吧,小灰才這麼感興趣地撲在那裡,這裡抓抓,那裡動動,似乎也在找尋著什麼。

  莫非當日那一場驚天動地的異變之後,火山熔岩沖天而出,竟然將這裡的法陣損毀了嗎?

  鬼厲心中掠過這樣的念頭,但卻沒有表露出來,沉吟片刻之後,他重新看向金瓶兒,道:“金姑娘,不管如何,這裡乃是我們所知惟一一處有『八凶玄火法陣』的地界,既然鎮封獸神少不了它,那麼我們不妨就在這裡多呆一些日子,或許還有一點希望也未可知。”

  金瓶兒嫣然一笑,風情無限,道:“好啊。”

  鬼厲看了她一眼,隨即收回目光,重新在這些地面法陣圖刻之前坐了下來,不多時,一陣幽香飄來,衣裳輕浮處,卻是金瓶兒在他身旁不遠的地方也坐了下來,而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卻似乎近了一些。

  鬼厲眉頭一皺,欲言又止,也不去多看身旁那天下美色,只凝神向這片圖刻望去,只是不知怎麼,在他心中,卻又突然泛起另外一個念頭:

  當日小白說要到南疆尋找“八凶玄火法陣”的法訣,但久久沒有她的消息,不知她現在怎麼樣了;而全天下似乎只有這一個地方有八凶玄火法陣的線索,可是小白顯然又不在這裡,那麼,她現在又會在什麼地方呢?

  她還好嗎……

  這一個若有若無的念頭,就在這接下來數日之中,不時在鬼厲的腦海之中閃過。

  只是看來當日那一場沖天而起的岩漿噴發,所造成的破壞還出乎鬼厲意料之外的大,儘管地面上的那些凶神石刻看上去還算完好,但顯然已經沒有了當初所蘊含其中的那股靈氣,或者說是擁有強大力量的那股戾氣,如今剩下的,不過是一幅幅呆板的石刻圖像而已。

  鬼厲與金瓶兒一起在玄火壇中暗自揣摩參悟了整整七日,仍然一無所得。其間不時有焚香谷弟子進來查看,其中有幾次甚至是上官策親自帶人過來例行巡查,但今時今日的鬼厲,包括金瓶兒,都已經道行精進,只隱身於玄火壇上方陰暗之處,便輕輕鬆鬆躲過了這些搜查。

  只是始終不得法陣要領,卻是實在令人頭疼的一件事。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