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二十二(1)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何韻的“破店”不被人平的代價是三天內拿出現金三萬塊,朱志新翻著白眼捧著大肚子毫不客氣地說,這是典型的服務員個人事故,追究起來,應該由李釗負全責。何韻的臉烏黑烏黑的,把外賣單翻得嘩啦嘩啦響,半天也不置一詞,其實心裡已經在盤算怎麼樣向羅語煙借錢,潛意識裡,她總覺得自己是老闆娘,自己就該負責任。再說,李釗有幾毛錢?估計就算立馬殺了他來要挾他也逼不出幾個錢來。但她在三人商量的時候,還是義正嚴辭地同意朱志新的觀點。

  李釗非常失望,沒想到何韻如此的不留情面,以前說她多愛多愛自己,沒想到碰到困難就一腳踢開。想到三萬塊錢得在三天之內拿出來,那叫一個心灰意冷,覺得自己做人實在是失敗。到深圳幾年,從來沒在錢上面舒坦過,記憶裡猶為深刻的就有兩件與錢有關的事情。第一件是那年剛到深圳,一連找了兩個月都沒找到工作,最後半個月的每天晚上他都是在公園的椅子上渡過的,最後三天他身上只有兩塊錢,這兩塊錢鋼崩就好像兩隻金元寶一樣被他從兜裡掏出來又放回去,放回去又掏出來,當他最終下定決心把兩塊錢買了兩隻廉價的麵包吃完再也不給自己一點希望,準備在蔡屋圍天橋一頭紮下去時,看到腳邊有一個得了白血病的老婦人,她的全身白得跟紙一樣,面容很安祥地閉著雙眼,躺倒的頭邊有一隻向行人討錢的鐵飯盒,裡面有一張十塊紙幣,求生的本能讓他幾乎沒有過多的思考便偷了老乞婦盒子裡的十塊錢,飛快地逃去。這十塊錢支撐他又過了一個星期,並找到了一個送水工的臨時工作。一個半月後他拿了自己的薪水來到蔡屋圍天橋,老白血病婦人已不在,代替她的位子的是另外一個七八十歲左右的老乞丐,他給了老乞丐二十塊錢,用另一種方式彌補自己負債的心靈。

  還有一件事,那是他工作半年後,他的薪水依然無法正常地養活自己,房租已經拖到第十四天了,還有最後一天房東就要把他掃地出門。他坐在小租房裡愁眉不展,鼓起勇氣給一個同學掛電話,想向他借個幾百塊錢,正準備拔電話,沒想到對方先他一秒鐘打了過來,扯了半天才說:“李釗,有空送兩百塊錢過來,手頭有點緊,發了工資給你。”

  他聽了這話差點跳起來,用大大咧咧的語氣說:“靠,你TMD才兩百塊錢也好意思跟我開口借?!太丟人了吧?”

  對方聽了他的話心神領會,兩人隔著電話笑得驚天動地,淚光閃閃。

  最困難的時候過去了,可是無論走到哪裡,活在哪一天裡,在深圳,錢總是擺著各種誘人的POSE展示它的魅力:它在女人漂亮臉蛋上的高級化妝品裡,在各種名貴的服裝裡,在聞之欲醉的法國香水裡,在男人自信的笑容裡,在各種名車名宅裡,在一隻手錶幾百萬和一套要價幾萬幾十萬的西裝裡,在高爾夫球場綠茵茵的草地裡,在醜陋的老男人身邊甜得膩人漂亮得讓人驚心的女人裡,在鑽戒股票夜總會酒吧總統套房現金卡銀行裡,惟獨不在愛情和人的高貴心靈裡。

  “好,我想辦法湊錢!”李釗冷冷地在兩個人面前拋出這句話,轉身走了。

  何韻冷哼了一聲,她討厭沉不住氣的男人。

  當何韻把這件事電話裡告訴羅語煙的時候,羅語煙先表了一下態,說錢不用急,她那裡隨時有,然後就事情本身跟何韻講開了。她說,出了這樣的事情誰也不能逃避責任,不能因為服務生是李釗招來的就要李釗一個人來負擔這件事的後果,飯店應該有明確的規章制度和招工標準,這次出了事算是一個教訓。錢可以你先掏出來,但得在飯店的賬戶裡扣出來,團結信任和獎罰分明一樣也不能少……

  何韻聽得連連點頭,不由得佩服道:“怪不得你在深圳混得最好,確實你能掌控大局。”說到這句話的時候,她想到了小光,想到當鐘輝撫摸著這個漂亮男孩光滑的皮膚時,心裡有沒有羅語煙的影子?

  劉雪婷已獨自渡過了無數個不眠之夜。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