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誅仙六第一章 驚現(3)

蕭鼎   
轉寄 列印

  那個年輕的大巫師按照中土習俗,同樣彎腰還禮,然後珍重地將那平實的木盒托起,再次放入了犬神神像的口中。

  兩個人在火堆旁,席地而坐,火光倒映在他們眼中,在黑暗中十分明亮。

  不等鬼厲問起,這個年輕人已經淡淡說道:“我是他老人家在世時候的弟子,而當可怕的災禍過後,這裡所有的長輩祭司們都死去了,所以,我繼承了大巫師的位置。”

  鬼厲默然點頭,目光不期然又向遠處那個犬神神像望去,緩緩道:“大巫師也算是為我而死,每念及此,我都深感不安。”

  那年輕大巫師微微欠身,道:“你錯了,師父他早就對我說過,他壽限已到,就算不去中原,也只有死路一條,倒是貴派能將師父的骨灰送回,便已經是我們全苗族百姓的大幸了。”

  鬼厲歎了口氣,低聲道:“這些事,也是其他有心人做的,與我並不相干。”

  年輕的大巫師笑了笑,顯然並不在意鬼厲的話,道:“不過這一次你來我們七裡峒,我卻不知道你所為何事了?”

  鬼厲道:“其實也不為別的,只是過來祭奠一下大巫師前輩。此外,這次災劫如此慘烈,關於那罪魁禍首——獸神,我有意追逐,不知道你是否有什麼線索?”

  年輕的大巫師臉色微微一變,顯然對他來說,獸神這兩個字仍然是十分可怕而忌諱的字眼。他很快沉默了下去,半晌之後,鬼厲淡淡道:“你不必在意,天下間無數人都想要找他,但也未能找到,你不知道也是很自然的。我在這裡打擾了,就先告辭了吧。”

  說罷,他便欲起身,那年輕的大巫師面帶猶豫之色,忽然道:“你要去追蹤那個獸神,是真的嗎?”

  鬼厲道:“是。”

  年輕的大巫師緊盯著他,道:“你殺的了他?”

  鬼厲沉默許久,道:“我沒有把握。”

  年輕的大巫師沉吟片刻,道:“既然如此,我就將我所知道的全告訴你好了。如何能夠找到獸神,我不知道,但我族內的古老傳說,這獸神乃是惡魔一般的鬼怪,是殺不死的,只有像萬年以前巫女娘娘一般將他鎮壓並封住。要想鎮壓他,需五樣我南疆各族神器從他身體之上奪下。那五神器乃是獸妖生命之源,如果失去,獸妖必定陷入沉眠。此外,還有一個要緊處,當日那獸妖肆虐之時,妖力強盛,所向披靡,多虧巫女娘娘用巫族傳下奇陣『八凶玄火法陣』將之困住,如果你能找到這種陣法,或許……”

  鬼厲緩緩點頭。

  年輕的大巫師想了想,又道:“怎麼找到獸妖,我的確是想不到,但是根椐族內傳說,當初巫女娘娘鎮封獸妖時候,是在十萬大山之中深處,一個叫做鎮魔古洞的地方。而且傳說娘娘自己也化做石像,面向古洞深處,或許,你找到這樣一個地方,會有獸妖的蛛絲馬跡吧。”

  鬼厲一一記在心裡,向面前這個年輕的大巫師點了點頭,道:“多謝。”

  大巫師微微一笑,沒有言語。

  兩個人走出山洞的時候,鬼厲忍不住問了他一句,為何他眼中竟無悲傷之意。

  那年輕的大巫師頓了一下,淡淡道:“我若再頹敗悲傷了,七裡峒裡那些人,怎麼辦?不是我不悲傷,是我不能悲傷!”

  鬼厲聽了,默然良久,方告辭而去。

  離開了七裡峒,鬼厲並沒有著急趕路,一路緩緩走來,口中將那個年輕的大巫師所說的話翻來覆去想了幾遍,那個奇異的“八凶玄火法陣”,讓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另一個人——小白。

  當日她憤而離開,從此便再無消息,雖然以她的道行法力,用不著替她擔心什麼,但念及小白此去的目的,多半是為了找到那個八凶玄火法陣,鬼厲心頭多少便有些愧疚。

  噬血珠妖力困擾他多年,但前一段時間在須彌山天音寺無字玉壁之下,他悟通四卷《天書》,將噬血珠妖力與佛道魔三家真法,甚至還有玄火鑒純陽之力都融為一體,隱隱已窺視到萬法歸宗的門欖,噬血珠妖力對他而言,隨著他修行日益精進,已非性命攸關的大礙。

  只是,不知怎麼,隨著在無字玉壁下的頓悟,他漸漸想開了許多事情,往昔想不到的事,也漸漸都在回想中明白過來。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