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商海情緣》11

張運東   
轉寄 列印

  按照原先的想法,今天傍晚是要去黃河岸邊玩一玩的。但是肖萍不願意去,說自己上午折騰得太累了,不願意動。而我,也極懶得去看什麼黃河,當初提議去看黃河,無非是為了和肖萍加速勾通感情罷了。

  男女之間,一旦經過實質性溝通(性交往),彼此間便不再有顧忌。特別是那種非常和諧的性交往,更可以達到親密無間的程度。所謂的感情,在我看來,這才是最最堅實的基礎。這恐怕不太符合道德學家的規範,但我就是這樣認為的!

  整個一個白天,我和肖萍都沒有走出賓館,甚至午飯和晚飯,都是打電話到餐廳,讓服務生送到房間裡來吃的。

  除去吃飯,我和肖萍就是躺在床上,甚至連電視都不看上一眼,我們海闊天空地聊著,聊她的過去,聊我的現在,聊我們兩個人或許可能發生的未來。

  眼看已經到夜裡十點了,肖萍還沒有離開的意思。我不願意讓肖萍掃興,就說,今晚你就住在這裡吧……

  肖萍說,我是真不想離開你。

  我說,就怕這裡不安全,我對蘭州不熟悉,萬一夜裡公安進來查房,弄出事來怕不好收拾。

  我敢打賭,癡情的女人智商最低,而且無所顧忌。我的話,一下子提醒了她,她說,你說的對,萬一出點事,真的很麻煩。

  她站身,用雙手摟著我的脖子說,去我那裡好嗎?

  我說,好是好,就怕我們公司於總打電話找我。

  肖萍說,就算你陪陪我,還不行嗎?

  我想了想說,就聽你安排,行了吧?

  肖萍高興地拉起我的手說,咱們先逛夜市吃夜宵,然後再回家!

  夜裡十點過後的蘭州街頭,依然十分熱鬧。它雖沒有深川的繁華,但由於地處我國西部地區,太陽落下的晚,坐在街頭樹下納涼的人們隨處可見。

  我不願意在蘭州夜市的大排擋吃飯,車來人往,塵土飛揚,極不衛生。我在熟食店買了點醬牛肉,鳳爪等熟食,又買了一箱易拉罐啤酒,就說,咱們回你家喝個痛快!

  肖萍的家在白塔山公園旁的碧水小區,在蘭州,算是比較上檔次的住宅區。推開六樓的窗子,可以看見奔騰的黃河,入夜以後,甚至可以聽見滔滔的流水聲。我轉過身對肖萍說,這麼好的地方,你為什麼不早一點領我來?

  肖萍說,其實這裡白天並沒有什麼可看的,我就是喜歡夜晚的景色。看見黃河,我常想起人生的短暫,就像這黃河之水,奔騰遠去,永不回頭……

  我將肖萍擁入懷中說,你何必這樣傷感?來,咱們喝酒。

  美酒佳餚,又有麗人在懷,遠可聽滔滔流水,近可聞燕語鶯聲,真乃人生一大快事也。

  我說,真應該感謝你對我的一片深情。

  肖萍挾了一口菜放到我的口中說,我和你之間,不要再說感謝的話,我們彼此之間,誰也不欠誰的情,我對你的一切,都是我發自內心的,真正的願意做的,沒有誰逼迫我,也沒有誰想利用我,難道你不這樣認為嗎?

  我說,我相信,我當然相信,只是你對我太好了。

  肖萍說,難道你對我不好嗎?難道你就真的沒有付出嗎?

  說心裡話,能對人生理解到如此深刻的女人,這是我碰到的第一個,雖然我在情場上身經百戰。

  我心裡翻騰,對肖萍的話沒有直接回答,只是一再地舉杯,來,幹了這個!

  不覺間,一箱罐啤,已被我們喝盡。肖萍提議下樓再買一箱,我攔住了她,來日方長,到此為止。

  肖萍開始動手收拾杯盤狼籍的餐桌,我一把將她抱了起來說,不要收拾這些,我等不及了,真的等不及了。

  如果說白天在賓館那一次和肖萍做愛,還多多少少有一點文質彬彬的成分的話,那麼這一次,是一場真正的疾風驟雨,彼此間沒有了愛的呢喃,只剩下喘息和呻吟。

  暴雨過後,肖萍撫摩著汗流浹背的我,心疼地說,看你,把你累成這樣,你躺在這裡休息一下,我放一盆熱水,你洗洗。

  衛生間裡,我像一個孩子,任憑肖萍為我擦洗,腦海中忽然湧上一個念頭,我如果娶肖萍做自己的妻子該有多好。

  這是一個十分可怕的念頭。我雖然經常在外面尋花問柳,但我從沒想過和我的結髮妻子離婚。這倒真應了那句話,“家裡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

  想到這裡,我心灰意冷。

  肖萍發覺了我的變化,忙問,怎麼了?怎麼了?

  我怎麼可能把我的真實想法告訴她,就掩飾說,忽然感覺有點不舒服。

  肖萍忙為我擦乾身體,攙扶我回到臥室。

  我說你去洗吧,我休息一下就會好的。

  也許是真的很累了,待肖萍洗完澡從衛生間出來時,我已經睡過去了。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