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商海情緣》9

張運東   
轉寄 列印

  早餐過後,肖萍提議逛一逛蘭州市容,說心裡話,此生雖未曾邁出過國門,但國內的大中城市,由於業務往來的需要,早已走了十之七八。

  幾乎所有城市都大同小異,幾個高聳的百貨大樓,幾條繁華的商業街,幾個樹木、花草、山、水結合的公園。有些公園竟是人工堆積的假山,人工開發的湖泊,游來更是掃興。真正的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城市真是不多。倒是哪一座城市,有我的一個知心,有我的一個情人,使我偶然想起,於是,便多了對這座城市的一份感情。

  這些感想,我不便對肖萍明說,便以身體不舒服為由,提議回賓館休息。

  肖萍輓著我走在回賓館的路上,不明真相的人,一定會把我們當作一對夫妻或情侶,我不習慣這樣,如有興趣,就“真刀真槍”地幹一場,這樣纏纏綿綿是最沒意思的,往往在沒有進行到實質性階段就已經壞事了。

  為了掙脫肖萍,就對她說,你一定很忙,不用你陪我,還是回去工作吧!

  肖萍抽出輓在我胳膊裡的手說,張哥,你是不是煩我,你難道沒有聽宋總說,陪好你,就是我的工作嗎?

  我連忙辯解說,我怎麼會煩你呢?有你這樣一位美女相伴,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我只是實在有些累了,唉,酒這玩意兒真他媽不是好東西!

  肖萍說,你放心,有我在,我再也不會讓你喝那麼多酒了。

  回到賓館後,立即給公司的於總打了電話,匯報了一下工作進展情況,於總說,大通公司肯做這單生意,固然是好事,但是你應該自己到產地摸一摸實際情況,這樣你即便和大通公司談,也會好談得多。

  到產地去,這固然是我所想的,但是產地,我只知道是甘肅省,具體是哪個地區,哪個縣我是一無所知。況且,大通公司派出肖萍陪伴我,說陪伴是好聽的說法,其深層,更是監視我,免除我和其他公司接觸。

  既來之,則安之。我何不利用肖萍來實現我的突破性計劃?

  想好主意,我對肖萍說,蘭州在黃河之濱,咱們住的這裡,一定距黃河不遠吧?

  肖萍說,不遠,如果步行的話,從這裡到黃河岸邊,也就二十分鐘左右,只是現在天氣熱了,最好是傍晚時分到黃河岸邊去玩。

  我說,好,今晚你陪我去看一下黃河。真沒想到,咱們住的這座賓館,距離黃河這樣近。那從這裡到產地也不會很遠吧?

  肖萍笑著說,那可遠了,我對你說,從這裡坐汽車去,差不多要一天時間,而且翻山越嶺,像你這樣的大老闆,我怕你遭不起這個罪呦!

  她哪裡知道,我是一個極能吃苦的人,天下根本就沒有我遭不起的罪。我笑著說,哈哈,你是對我不瞭解呀,我這個人,最愛尋求刺激,說不定哪一天,我打上一輛出租,求你陪我去產地逛上一天!你放心,你的導遊費,我是不會少給你的!

  肖萍說,什麼導遊費,誰希罕你的?我說你呀,就在這蘭州消消停停住上幾天得了,你放心,我們公司一定會把你的事情辦好。

  我靠在床頭上,肖萍坐在沙發上。我說,你這人一會兒離得我很近,一會又離得我那麼遙遠,我難道會把你吃掉?你是不是很怕我?

  肖萍聽我如此說,立刻坐到我的身邊,她滿臉堆著媚笑說,我會怕你張哥?真是笑話,連你的“秘密武器”我都看了個夠兒,我怎麼會怕你?

  我知道她所說的“秘密武器”,一定是指昨天晚上她幫我脫光衣服休息,便佯裝不知地說,“秘密武器”?什麼“秘密武器”?我可從來沒有帶過什麼“秘密武器”呀?

  肖萍一把攥住了我的要害部位說,你說,這不是“秘密武器”,是什麼?

  這正是我所要的,我立時將她攬入懷裡,並把一隻手伸進她上衣裡,拿捏她那柔軟、豐滿的乳房,與此同時,肖萍也在迫不及待地動手解我的褲帶兒。我積極響應肖萍的召喚,三下五除二褪去了自身的衣褲,肖萍也把自己脫了個精光,我們喘息著彼此纏繞著融為一體……

  兩性間,只有彼此愉悅,才能產生激情。我在肖萍身上得到的,是花多少錢都從坐台小姐身上買不到的。兩性關係,應該是人世間最聖潔的一種關係,她一旦摻入金錢交換,便失去了美妙的光彩,男女間便成了失去生命的機械!從一定意義上說,買賣是一種對應的關係,將對應情緒溶入兩性關係中,兩性中的男女均得不到應有的快感,儘管也會出現高潮。

  肖萍的忘我般的投入,使我倍受鼓舞,極大地激發了我的征服欲和表現欲。我們忘記了周圍的一切,彷彿這世界上只有我們兩個人……

  終於,肖萍像一灘泥一樣軟綿綿地躺在床上,她說,張哥,我真的不行了,你,忒棒了!

  既然肖萍已繳械投降,我便也鳴金收兵。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