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商海情緣》7

張運東   
轉寄 列印

  我乘坐的麥道客機下午兩時從深川機場起飛,經過桂林和西安,降落在蘭州機場已經是華燈初放的晚上了。

  好在大通公司宋總開車到機場接我,並把我安排在蘭州賓館住了下來。

  乘坐了差不多一個下午的飛機,實在是勞累得很,宋總堅持為我接風洗塵,我婉言謝絕。

  第二天上午10時,宋總敲開了我的房門,關切地說,張老闆休息的還好吧?

  我說,不錯,不錯!

  宋總說,不知道張老闆今天有什麼安排?

  我說,客隨主便,一切聽宋總的。

  宋總說,我看張老闆能不能這樣,一會兒呢,我在蘭州大酒店正式為張老闆接風,晚上找個好一點的地方玩一玩,張老闆是第一次到甘肅嘛!

  我說,最好是把生意上的事先談一談,落實一下,禮節上的事,能免則免。

  宋總說,張老闆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真是難能可貴,深川人就是講速度,但是入鄉隨俗,張老闆你聽我的安排,絕不會出錯!

  我說,那就拜託了。

  豐盛的接風酒,我的身邊坐上了一位叫肖萍的女子,據宋總介紹說,肖萍是他的財務部主任。

  這女子三十歲左右,中等個兒,長得極其豐滿,是那種讓男人看一眼,就能引起性慾的那種女人。

  肖萍語音甜美,她沒有深川小姐的嗲聲嗲氣,而是一種純真的甘甜,聽起來頗有一種親密感。

  酒過三巡,我極想探一下宋總對此項出口業務的虛實,就說,宋總,你什麼時間安排我看一下大貨,然後再談價格,你看怎麼樣?

  宋總說,張老闆,咱們今天就是喝酒,不談業務,肖主任,你可要把張老闆陪好啊!

  肖萍聽宋總如此說,忙站身把我的酒滿上,隨後又給自己滿上,她說,為了表示對你的敬意,我先干三個兒,你隨意如何?

  肖萍說畢,仰起脖兒連乾了三杯“五糧液”。酒桌上的眾人齊聲叫好。

  我是個男人,又是一個剛剛到蘭州的男人,我豈能甘敗下風。我也站起身說,為了感謝宋總和肖主任的盛情,我回敬六個!

  說話間,桌上的六杯“五糧液”被我一飲而盡。

  酒桌上響起了熱烈掌聲。

  肖萍轉過被酒精燒紅的臉,朝我深情地一笑,桌子下面的另一隻手,緊緊地握了我的手一下。這時,一股久違的電流傳遍我的全身。

  宋總說,沒想到張老闆如此海量,來,咱們哥倆划拳給大伙助助興。

  我雖然能喝兩杯酒,但我從來不會划拳。就坦率地說,實在對不起,我真的不會划拳。

  有人提議說,那就玩“剪子,石頭,布”。

  雖然“剪子,石頭,布”我亦不曾玩過,但經大家一解釋,我便很快會了。

  但我實在是運氣不佳,幾個回合,我就敗給了宋總五杯。

  論我的酒量,我早就該醉得不省人事了。但我在心裡一直告誡自己,挺住,一定要挺住,絕對不能讓人小瞧自己。

  我同宋總玩過“剪子,石頭,布”。陪酒的另外幾個人,亦站身要和我過過招兒。我知道我今天是難逃此劫了,便報著豁出去的態度說,來吧,哥們兒!

  肖萍忽然攔住了我,她說,張老闆到咱蘭州是咱們客人,咱們來陪酒,就是來陪他喝得好,不能喝壞了人家……

  我說,肖,肖主任,我,我謝謝你的好意,我沒問題,真,真的沒問題,來,來干一個!

  肖萍說,划拳可以,划拳由張老闆划拳,他如果輸了,我代他喝,大家看怎麼樣?

  宋總見肖萍如此說,就趕緊打圓場說,咱們今天為張老闆接風,只要張老闆盡興,咱們大家就高興,我說的對不對?

  眾人一致說好。

  我在心裡說,接風酒這一關算是過去了。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