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商海情緣》4

張運東   
轉寄 列印

  當晚下班後,於總喊我去小梅沙,我心情不好,讓於總自己去了。

  我守在辦公室等待韓國樸先生和甘肅大通公司的傳真,明知道此時都已經下班了,不會再有傳真發過來,可是我還是願意呆在辦公室裡等待。我相信他們會有答覆給我的。

  彈指間,我到於總的公司已經半年了。我在深川雖然混了有四五年時間,但我不斷地“ 跳槽”,我到這家公司是一個朋友把我介紹過來的,於總是我朋友的朋友。

  於總的大名叫於德凱,在深川的商界有點名氣,據朋友介紹,於總多次出國旅行,他身上有兩本南美小國的護照,從某種意義上說,於總也算個“外商”呢。

  我到這家公司上班後,於總對我很器重。我平生最信奉的是,士為知己者死。於總把我視為知己,我亦把他視為知己,我們都大有彼此相見恨晚之感。

  半年來,於總每逢出差在外,總是把公司交給我管理,他會交出他辦公室的鑰匙,甚至他寫字檯的鑰匙,能在這樣的老總手下做事,我真的感到十分開心。

  然而,我的業績卻平平,半年來,我沒有做成一單像樣的生意。我的獎金,我的工資,於總哪一樣也沒有少給我。我無功受祿,我心裡有愧呀。我多麼想做成一筆像樣的生意,報答於總呀。這是我如此重視目前這單中藥材出口生意的真實想法。

  時鐘已經指向夜裡十點鐘了,此時,深川的夜生活才真正開始。

  深川的夜晚,不像廣州那樣悶熱,因為這時海風可以吹進來。我推開我所在的15樓樓窗,遠處國貿大廈摩天大樓的雄姿映入我的眼簾,摩天大樓頂層的旋轉餐廳燈火通明,是呀,我為什麼把自己困在辦公室裡,何不出去玩個痛快?

  中興路去往東門方向的左側,有一條街叫花園街,每到夜晚,這裡便是大排擋一條街,我在花園街的金川酒家吃過幾次飯,對金川的菜印象不錯,於是便在金川酒家門前的大排擋上,隨便點了兩菜,要了兩瓶啤酒,自酌自飲了起來。

  喝著啤酒,吃著辣味很重的川菜,眼見臨桌的餐客們談笑風聲,一種苦澀淒楚之感油然而生。我後悔,為什麼不跟著於總去小梅沙!

  兩瓶啤酒我只喝了不到一瓶,而兩盤川菜我也只吃了幾口,便喊來服務生埋單。

  服務生望著我,怯生生地說,先生,是不是我們的菜有什麼不好?

  我匆忙付了錢說,不關你的事,不用找了剩下的都是你的小費!

  服務生望著近五十元的小費,忙向我鞠躬說,多謝先生!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