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商海情緣》2(1)

張運東   
轉寄 列印

  故事發生在上個世紀的1992年,那時的深川市街頭,放眼望去,隨處可見女人雪白的大腿及用一層薄紗裹著的豐滿的顫悠悠的乳房。其挑逗性,可使八十歲老者浮想聯翩夜不能寐。深川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旗幟,引來全國乃至海外無數商業精英、知識精英等諸路豪傑到這裡發展,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同時,深川又像是三伏天掛在烈日下的一塊肥肉,招引來無數的蒼蠅及瞎耳虻。各色各樣的騙子,妓女乃至逃犯彙集到這裡。

  當時的名都大酒店,在深川是個很上檔次的大酒店。酒店行業中的“三都一陽”嘛(即新都大酒店,晶都大酒店,名都大酒店及陽光大酒店)。名都大酒店的C座,在深川商界中更是響亮的。C座又稱外貿大廈,名目繁多的外貿公司,住滿了這個二十幾層的大樓。那時在深川商界,以能把公司設在外貿大廈為榮。商業往來,把自己的名片遞給對方,然後說一聲“我的公司在外貿大廈某某樓”,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會加倍事情的成功係數。最起碼,對方也會重新懷著敬意看你一眼。

  外貿大廈的興隆,說一件小事可見一斑。這就是外貿大廈幾乎每天都有“倒閉”的公司遷出,同時又會有新開業的公司遷入。這件事,我在當時並未留意,只是每天電梯間上上下下,覺得特別熱鬧。及至五年以後,當時的外貿大廈已經失去了往日的風采,和老朋友聊天說及外貿大廈時,朋友才為我指破迷津。原來當時的所謂公司“倒閉者”,乃是騙得了一筆巨款或數筆巨款溜之者;而新開業者有的竟是從他地騙得錢財後,到此地改頭換面另開張者。

  我當時正在外貿大廈15樓的一家外貿公司任部門經理。公司的老總姓于,是我的一位鐵哥們,數四大鐵之列(即同過窗的,扛過槍的,貪過贓的,嫖過娼的)。我和這位哥們,屬於第四類“老鐵”,即共同嫖娼泡小姐的那種。如果問哥們對我鐵到什麼程度,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在酒店或歌廳,不管有多少小姐或佳麗,這位哥們總是讓我先挑選,即便是他選中的小姐,我一旦有興趣,他也總是會讓給我。

  在公司裡,他從不喊我職務,總是大哥大哥的叫(我只比他長兩歲),彷彿這個公司的老闆不是他,而是我。

  這一年的四月,我在廣州春季商品交易會上,結識了韓國商人樸先生。樸先生對我國甘肅產的中藥材當歸和紅芪感興趣,幾番談判之後,我同他簽定了價值人民幣400萬元的出口合同。

  從廣州回深川後,我當即向公司於總做了匯報。以當時的中藥材收購價計算,扣去各種稅費,這單生意做下來,公司可以淨賺人民幣150萬元!

  於總審過了我簽的出口合同後,非常高興和滿意,並決定當天晚上在帝豪大酒店為我慶賀一番,商定一周後我飛蘭州,到甘肅採購藥材。

  深川的夜晚像一杯美酒,使人陶醉,使人飄然。我在帝豪大酒店的數十位小姐中,選了一位瘦高個兒的小姐作陪,小姐姓蘭名虹,一個極有詩意的名字,全無一般小姐們那些“雪兒”,“蜜兒”的俗氣。

  蘭虹是一個很有氣質的女孩兒,說話溫柔得體,在她面前,我一改往日那種對小姐“摸,啃,抱”的下流習氣,不覺變得文質彬彬起來。

  於總見我對這位小姐沒有“動作”,便不解地問,怎麼,大哥,是不滿意還是不高興?

  我很怕於總再給我換小姐,趕忙應道,滿意,很滿意!我和這位小姐談得很高興!

  於總聽我如此說,便拉著他的小姐去隔壁包房了。

  蘭虹的家在甘肅省的一個十分偏遠的貧困縣,初中畢業後,學習成績優異的她,由於經濟的原因,沒有走升高中考大學的道路,而是考取了設在地區的一所中等專業學校。中專畢業後便到深川尋找工作謀求發展。

  蘭虹到了深川才知道,深川的大學本科生多如牛毛,根本沒有她這個中專生的立足之地。來深川時帶在身上的500元錢很快就在住宿和吃飯的開銷中花出去了,剩下的資本,只有自己,這位二十二歲的黃花姑娘了。

  在蘭虹的斷斷續續的敘述中,我逐漸瞭解了她的身世。說心裡話,像蘭虹這樣的身世,我聽到了太多太多了。有些小姐的身世,比這要慘的多,我全當聽一段故事,因為我已經麻木了。

  但是今天在蘭虹面前,我多少有一點動容,望著姑娘這張天生讓人憐愛的臉,我的心忽然絲絲作痛。我全改了往日那種在酒店非逼者小姐陪我一醉方休的壞習慣,我真誠地對蘭虹說,你不用陪我,隨意即可。

  蘭虹說,大哥在哪家公司發財?能給我一張名片嗎?

  說心裡話,我們這些經常出入酒店找小姐的人,在小姐面前經常是謊話連篇,至於名片是萬萬不能給小姐的。因為說不定哪一天小姐出了事,進了局子,她會原原本本地將你供出來,那時候,你就是渾身是嘴都說不清楚,交上三五千罰款是小事,鬧得全公司上下沸沸揚揚,在同事間丟人現眼是肯定逃不過的。

  蘭虹向我要名片,我也只能推脫說,實在對不起,我的名片剛剛用完,改日吧!

  蘭虹彷彿看透了我的心,她說,我知道你信不過我們這些人,我也知道向你要名片是我的奢望,實在對不起,還是讓我陪你喝酒吧!

  說話間,她將面前的大杯啤酒一飲而盡,隨即,又為自己倒了一杯。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