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三十一(1)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所有的同學都斷了劉雪婷的消息,何韻、吳崇良,包括不經常來往的另外幾個在深圳的同學,甚至於老家及其他省市有可能聯繫到的同學,潘淵都打聽了,更別說劉雪婷的父母和從前的同事,那天從遠在英國的一個同學那裡證實到沒有劉雪婷的消息,他頹然長歎,恨不得把地球翻個個兒把劉雪婷找出來。某天去公寓區一家洗髮店洗頭的時候,洗髮妹尖叫道:靚仔,你長了好多白頭髮耶!他才驚覺鏡中的自己消瘦異常,才一兩個月時間,他好像驟然老了十歲。

  心情不好,接二連三的決策失誤,公司上下頗有微詞,好在董事長對他很是看重,只語重心長地提醒一下他要打起精神。其實這提醒已讓他心驚,深圳是個不講情面沒有理由的城市,成與敗好與壞只看結果不看過程。就在他想著是不是辭職休息一段時間時,突然接到劉雪婷的快件,郵件裡是一份她房子的租賃委託書和她家裡的鑰匙以及房屋按揭的存摺,另附一張便條,言及請潘淵幫她把房子租出去,租金多少由他決定,只要能把按揭供上就行。看到郵件快遞是從深圳郵出的,潘淵一下子活了過來,慶幸沒有衝動離開公司,不然便收不到這寶貝快遞了。

  幾個同學又湊到一起,吃飯的時候吳崇良說房子租賃的事由他來辦,他可以介紹一個靠得住也比較不錯的客戶住進去,潘淵喝多了酒,紅著眼說:“誰說我要把房子租出去了?雪婷是個極清高又愛乾淨的人,不是迫不得已,她肯定不會把房子租出去給別人住。”大家黯然,事情明擺著,劉雪婷一直是個左手進右手出的主兒,范之勳的五十萬她拒絕了,這麼久沒有上班,現在又帶著個孩子,生活的困窘是可想而知的。潘淵一想起劉雪婷那軟弱無依的樣子還抱著個嗷嗷待哺的孩子,就心疼得不知如何是好,有個平時看起來傻呵呵的女同學這會兒出了個驚人的主意,在電視裡來個尋人啟事,或是請私家偵探,吳崇良說:“別傻了,你們不知道雪婷就是愛面子愛浪漫才弄到這種田地的嗎?”

  所有人都不語,深圳是個不相信愛情的地方,你若想在這裡尋找愛情和浪漫,你就會死得很慘!偏偏劉雪婷正是這樣的人!

  第二天中午,潘淵利用中午休息的時間,跑到自助銀行轉入五萬塊人民幣到劉雪婷銀行按揭賬戶上。他希望劉雪婷手上有銀行按揭同期的借計卡,只要她試著刷一下卡,便可以看到這筆錢了,如此便不會太過困窘。

  晚上,潘淵進了劉雪婷的家,每一樣傢具每一樣物品都讓他佇立近旁呆愣半天。也曾有過幾次機會來到這裡,可是每一次都是和同學們在一起,每一次想靠近想撫摸這裡的物什時總在剋制的自尊裡暫停。書、電視、碟機、碟片、沙發、書桌、電腦、椅子、可愛的洋娃娃、CD機……像是可親可敬的朋友,是它們陪雪婷走過了深圳的日日夜夜,是它們見證了一個聰慧的外地女孩子怎麼樣融進這個冷漠的城市並學會打拼生存。最後他站在書架旁,那上面擺著她的相冊,大多是大學同學利用假期出去旅遊時留影的,有一張是劉雪婷剛進學校時照的,像那個時候所有新鮮又好奇的新生一樣,在校門口留影以示自己成了一名真正的大學生:她披著一頭長髮,飄舞的紅裙,撲蝶的姿勢,笑面如花,那時候的她如此天真而快樂!熱情而單純。

  他記得,就是那時候他愛上她的,從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愛上了她,她扛著羽毛球拍經過他身旁,順手用球拍輕輕敲了他的肩膀一下,嘴裡叫著:“手下敗將,你今天怎麼不去打球啊?”當他驚訝地轉過身看她時,她的笑聲如一串銀鈴般鑽進他的耳朵,她說:“噢!同學,對不起啊,認錯人了!”

  如果有前生,他相信她就是他前生不小心丟掉的那個愛人;如果有來世,他相信她就是來世他執著不悔找尋的那個人。她那明亮的黑眼睛閃爍著一種誘人的光茫,她臉上因為剛剛運動而沁出一層細小的汗珠,白晰的皮膚透著迷人的紅潤。她對他說對不起,然後邁開長長的腿揚長而去。她用球拍敲他時像個活潑調皮的鄰家小妹,而她轉身離去的背影又不可一世像個最高傲的女王。他從來不知道什麼是愛情,但從那一刻起,他願意為她去死,為她付出自己的一切;也從那時候起,他的心裡眼中再也沒有任何其他女人,除了劉雪婷,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是中性人。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