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三十(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看著滿櫃子卻無法穿的衣服,她真的有些喪氣了,有一刻她自虐般地在穿衣鏡前脫掉自己的全部衣服,手臂依然那麼修長白晰,小腿依然那麼修長漂亮,可是她的眼光更悲傷地注意到小腹部和大腿根部那一道道觸目驚心的紫色妊娠紋,以及還沒有恢復過來的粗大腰身及碩大的乳房。

  時間差不多了,她來不及去買一件更合適更漂亮的衣服,只好勉勉強強找到一件還過得去的黑衣服穿上。好在現在是冬天,穿上衣服腹部的贅肉不是太明顯,獨自安慰了一番,對保姆交代又交代,把範疇親了又親,才急匆匆地出門。

  面試經理是個三十來歲的江西人,可是跟許多湖南人一樣喜歡把“湖”說成“服”,把“黃”說成“房”,劉雪婷一聽就憋不住笑。那位經理本來對劉雪婷期望很高,沒想到見到的卻是一個粗腰身眼皮耷拉的小女人,心裡先就不痛快,又看到她那對自己不恭的笑,就更不爽了,粗粗地看了劉雪婷的求職信和個人簡歷以及文憑後,語氣生硬了,問道:“你對我們這個行業有瞭解嗎?”

  多年職場打拼的本能讓她即刻有了反應,冷靜地說:“有一定的瞭解,我之前在IT業做的就是策劃和編輯這一塊。”

  “但你沒有內刊編輯的經驗,我們招聘廣告裡說了最少有兩年做內刊的經驗。”

  “你選擇了我來面試,證明你們並不是很看重那兩年做內刊的經驗,我猜想公司的這份內刊少的不是經驗,而是創新和求異。”劉雪婷有條不紊地說。

  “你確實是很敏銳,”經理用手指習慣性地敲了敲辦公桌說,“能告訴我你為什麼離開上一家公司嗎?”

  “因為私人原因。”劉雪婷想了想說。

  “嗯,也許你不方便說,不過我看你的樣子好像有一段時間沒有上班了是吧?”經理說的時候下意識地去看了一眼劉雪婷的腰身。

  劉雪婷臉騰地一下子紅了,她的求職信婚否一欄她填寫的是“未婚”,想必這位目光如炬的經理已看出端倪出來,但還是坦率地回答說:“是的,近一年沒上班了。”

  “對了,我們這工作可能經常需要加班加點,你有完全足夠屬於自己支配的時間嗎?”經理又問。

  劉雪婷問:“還經常要加班嗎?”

  “是的,要有完全屬於自己的所有時間。”經理再次鄭重重申。

  “我想我或許不太適合這個職位!”劉雪婷不卑不亢地起身,向經理微笑一下,收拾好自己的個人資料袋,經理慣性地像日本人一樣向她微笑彎腰致意告別。劉雪婷轉身出門,外面的太陽好得一塌糊塗,可是她的眼睛一片潮濕。

  這是來深圳後的第一次最最直接的危機感。她站在剛面試的那家公司門口,愣了一會兒,看到一輛空的士車駛過來,像往常一樣順手招了招,但是當車停在她面前時,她卻想到如果用這打的的錢去為兒子買東西,可以買到一包尿布,或是買一隻新奶瓶,於是難堪地向的士佬歉意地笑笑,走了近十分鐘找到了回家的公車站。

  那時候,也許一切都不再重要了,關於面子、愛情、美麗、舒適以及虛榮;她要的只是兒子過得好,別的孩子不少什麼,兒子也一定不能少。坐公車裡的時候,她的情緒已漸漸平靜,現在是面對一切的時候了。她做了一下深呼吸,好像賽前的選手在給自己打氣和信心。可是未來的日子像黑暗中遙遠的煙花,燦爛卻摸不著,更像是大海上因為一隻調皮的魚翻竄出來的浪花,瞬間復歸海水。雖然車廂裡人很多,深圳的二月天氣很溫和,她還是禁不住打了個寒戰。

  從新一佳買了恩貝兒奶粉,還沒走近房門,就聽到兒子的哭聲,劉雪婷手忙腳亂地趕緊掏鑰匙開門,兒子哭得好像快要斷氣了一樣,看架勢,哭了不止一小會兒了。邊抱起兒子邊去叫保姆,喊了半天沒見人,這才發現電視和DVD機不見了,夢醒般地抱著兒子到臥室,才發現衣櫃衣服已經搬空,鎖著的梳妝台抽屜已被撬開,裡面的銀行借記卡和兩千多塊錢現金不翼而飛。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