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二十九(1)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劉雪婷將一張五十萬的現金支票擺在案頭上,好像是面對著鏡子裡的自己一樣輕聲地問:“這是你的意思嗎?”

  范之勳不自然地咳嗽了一下,然後坐到臥室的沙發上,臉上沉痛的表情讓人先就心酸三分,過了半晌,問劉雪婷:“雪婷,你的理想是什麼?”

  “我說過我沒有理想。”劉雪婷冷冷地說。

  范之勳眉毛好像跳動了一下,說道:“記得嗎雪婷,我跟你說過我的理想,這輩子我想做成三件事情:一是辦一所高質量的免費學校,讓我們那裡的山區失學孩子都能上學;二是把縣城去我外婆家的那條公路修好,因為沒錢修路,那條路多年無法通車;三是辦一所高級的養老院。沒有王虹提供給我的精彩舞台,我無法做成這些事情。”

  劉雪婷咬了咬唇,表情跟就義前的勇士差不多:“那麼,我只要你回答我一句,你愛我嗎?”

  “我愛你!”范之勳遲疑了一下說。

  劉雪婷看了他一眼,極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淡淡地說道:“如果這是真的,我知道怎麼做了。”

  范之勳暗暗揣測著,嘴角有淡淡的笑紋。

  “讓孩子還跟我住一段時間吧,下次你來深圳的時候我把他交給你。”劉雪婷說,“另外這張支票你收起來吧,我只會為我的愛人生孩子,我不會賣孩子的。”

  “不行,這張支票你還是收下來吧,這……”范之勳說。

  “你愛我嗎?”

  “愛。”

  “那就收起來吧,不要讓我難過。”

  “好。”

  范之勳回到北京和王虹說起劉雪婷拒絕錢的事,王虹不由得唏噓了一番,見范之勳沒有怪她獨自去見劉雪婷的事,就愈發得意。不過女人的直覺還是告訴她不該太樂觀,半夜裡驚醒過來說道:“之勳,劉雪婷拒絕了錢,不會帶著孩子偷偷離開深圳吧?”

  “不會吧!她答應我把孩子給我留下,她是個很守信的女孩子!”范之勳心驚了一下,不過還是安慰一番自己和王虹。

  王虹的直覺果然準確。到了約定的日子,范之勳回到深圳,劉雪婷已經不在蛇口租住的房子了,電話一直關機,找到劉雪婷自己的房子,那裡也已人去樓空。范之勳恨不得刮自己幾大耳光,暗暗罵道:“怪不得說女人的話不可信,果然不假!”

  范之勳一回到家說到劉雪婷失蹤的事,王虹又敬佩又有點難過,但更多的是惱火和放心:敬佩是因為劉雪婷經住了五十萬的誘惑,難過的是她現在帶著個孩子不知去到哪裡,惱火的是這樣的女人更可能讓范之勳放棄不了,放心的是沒有范之勳和別的女人的親骨肉,生活會輕鬆一些。范之勳可不這麼想,帶了一筆錢再次返回深圳,花了不少波折和人力到處打聽劉雪婷的消息,甚至還跑到了劉雪婷的老家,可是終於無功而返。

  “你那天到底和劉雪婷說了什麼?”范之勳終於把火發到王虹的身上。

  “我沒有說什麼,我只是告訴她我很愛你,作為一個女人,我為自己不能成為一個完整的女人而悲哀。難道我有說錯嗎?”王虹冷冷地說——當然,她省略了她淚眼婆裟地求劉雪婷讓他們夫妻生活重歸平靜的那一幕。

  “我的兒子,我的兒子,我甚至還沒來得及為他取一個我喜歡的名字!”范之勳抱住王虹哽咽著說。

  “我答應你,我會極力找人幫你找回孩子。”王虹輕拍范之勳的肩膀說,像安慰一個受傷的孩子一樣細心而溫柔。

  親愛的,在深圳這座沒心沒肺的城市,如果你不甘心被別人控制,那麼就想法來控制別人吧!

  何韻無力地把賬簿丟到吳崇良面前,苦笑著說:“你說我該怎麼辦吧!”

  吳崇良粗粗地瀏覽了幾頁賬面,果斷地說:“沒有任何辦法,要不把店盤出去,要不你和他任何一個人買斷股份,這樣下去你只會玩完。”

  何韻說:“朱志新這個人是明顯無賴作風,我要他把我的那股份買去,他說他沒錢,我要買斷他的那份,他死活不同意,可是照常想方設法從店裡掏錢。請了會計和出納後有一段時間他支錢的事收斂了一些,現在又完全無效了。他找各種機會給會計出納小鞋穿,飯店現在完全亂套了,除了客人來來往往異常繁忙外,誰也不知道裡面糟得一塌糊塗。”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