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二十八(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這當中,劉雪婷也吵著嚷著要來幫忙和看羅語煙最後一眼,被大家制止,好在有了孩子的哭鬧和范之勳的細心陪護,才少了不少悲痛。

  而這時的深圳,到處流傳著這樣的故事:一個女孩子,殺了她男朋友的小情人,然後穿上漂亮的婚紗,戴上漂亮的頭紗,走過繁華的深南中路到公安局去自首。想一想,多麼悲壯淒美啊!

  女人們說:太浪漫了,太感人了,穿著婚紗走過繁華的大街去自首,天啊,這女人好有個性啊!

  男人們說:太變態了,人家不喜歡你了就算了,幹嗎要殺人啊?任何人都沒有權利結束別人的生命!

  ……

  故事以大同小異的情節演變成不同的版本正流傳飛舞在整個深圳甚至周邊的城市時,王虹來到了深圳。她是來看劉雪婷的。

  她看著那三個人,心裡的火像澆了油般地熊熊燃燒,然而,這個時候,無論怎樣,她也要表現自己的風度出來。她先把一大堆的營養品放下,然後對尷尬的范之勳說:“之勳,公司裡有一些緊要事情,你先陪我出去走一下,我跟你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范之勳看了一眼劉雪婷,見對方在低著頭假裝認真地弄孩子,只好和王虹走出去。

  一到小區外面安靜點的地方,王虹說:“姓范的,孩子已經一個月過三天了,我對你也算是仁至義盡了,打你電話關機,你到底想怎麼樣?就打算一直這樣過你的小日子?你要記得你曾承諾過我什麼。”

  范之勳不說話,邊慢慢走路邊摸出一枝煙來點上。

  “好吧,我不逼你,你說說你的打算吧!”發了半天牢騷,見范之勳沒反應,王虹只好裝作心平氣和地問。

  “孩子才滿月,你叫我怎麼好意思跟她說這事?”范之勳說。

  “深圳的女人最現實的,我聽到這樣的故事太多了,你只要多出錢,不怕搞不定她。劉雪婷算什麼?僅僅只是一個打工妹,家裡不是多富有,又沒有什麼後台,我相信只要你用一點點心思就可以讓她服服帖帖全心全意為你做事的。我還不相信有不愛錢的女人,你巧妙地暗示她孩子可以換給她幾十萬還怕她不接受?”王虹說。

  范之勳沒有說話,一般他不贊同或是有自己意見的話他都會以沉默表示。

  “你要是開不了口,我去說。”王虹生硬地說。

  “再給我們一點時間吧。”范之勳脫口而出。

  “你們?哼!你們!一家子了啊,有男有女有兒子,多幸福的一家子啊!那我算什麼?范之勳,你說我算個什麼?當初你是怎麼答應我的?這一個月零三天裡,你知道我是怎麼過的嗎?每天提心弔膽,擔驚受怕,怕你一個動搖就再也不回來了,怕你對劉雪婷太好而忘記了我們的夫妻情分,怕你真的不捨得劉雪婷;可是我又總是勸自己,范之勳是一個守信的人,他答應我的事一定做得到,劉雪婷只是一個生孩子的機器。你知不知道?這些日子,晚上沒有安眠藥和紅酒我根本就無法入眠。你看看,看看我的黑眼袋,看看我的憔悴,看看我瘦了多少,你看啊……”王虹說著說著就哭了,引得路上的行人不斷地扭過頭來看他們。

  “我送你去賓館吧,”范之勳說,“到那裡再說,好不好?”

  “我不!”王虹雖然嘴裡說不,還是被范之勳拉進一輛出租車了。

  “晚上陪我一起吃飯吧!”王虹哀求的眼神看著范之勳,看見范之勳插好房卡有走掉的意思馬上說。

  范之勳回過頭來看看她,不忍心地說:“好的。”

  “對不起!這段時間我太難過了,所以剛才說話很難聽,不過我還是想知道你的真實想法。”王虹說。

  ……

  保姆細心地為孩子沖了涼,換了紙尿布,輕輕放到嬰兒床上,用手指輕輕地探探嬰兒的臉蛋,抬頭看到劉雪婷那種發呆出神的樣子,知道她有些不高興,可是也沒辦法。劉雪婷總會給人一種什麼都不在乎的感覺,但每個稍稍瞭解她的人都能體會她的孤苦無依和故作堅強。

  “婷姐……”保姆開了口,卻不知道說什麼!說劉雪婷家裡的人,這是一個禁區,誰都沒有勇氣告訴家裡的親人自己做了未婚媽媽;說她的同學們,又剛出了羅語煙被殺的事;說范之勳,卻跟他老婆跑出去了。最後想了半天說:“婷姐,你們到現在還沒給孩子取名字呢,想好了嗎?”

  “沒想好,連孩子的姓都沒確定呢!我想讓他隨我姓劉,那個人不同意!”劉雪婷故意

  用“那個人”代替范之勳。

  “要不用你們兩個人的姓吧!”保姆說,“現在很流行用父母雙姓取名字的。”

  “嗯,也考慮過,不過我不太喜歡,聽起來很彆扭。”劉雪婷說,“對了,好像有人在按門鈴,你去看一下。”

  保姆也聽見門鈴響了,起身去開門,門外,獨自站著王虹,看了保姆,很斯文地笑著問:“我可以進去嗎?”

  保姆看了一下,側身讓她進來。

  王虹走入劉雪婷的臥室,很有分寸地微笑:“我可以單獨跟你聊聊嗎?”

  保姆看著劉雪婷,一副很焦急的樣子,但劉雪婷依然淡淡地說:“好!”然後示意保姆出去。

  保姆沒辦法,走了出去。

  “之勳在賓館睡覺,他暫時不會過來了,我在他的飲用水裡放了安眠藥讓他好好睡一覺,他太累了。”王虹說。

  劉雪婷不說話,起身抱起孩子,因為孩子正在輕輕地哭。保姆聽到孩子的哭聲,推門進來,劉雪婷把孩子交給她說:“你帶他去嬰兒房沖奶粉給他喝吧,我和王虹要聊一聊!”保姆抱著孩子不太放心地出去了,王虹轉身把房門關上。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