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二十七(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親愛的,如果你不知道這世界正在發生什麼,那麼就請沉默以對吧。

  夜越來越濃了起來,劉雪婷將翻開的書倒扣在書桌上,突然感到下腹一陣硬痛,後腰也發酸,開始並沒在意,想到可能是沒有休息好的緣故,打算簡單沖一下涼去睡一覺。近兩個月來,因為BABY長得越來越大,睡覺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腹部也曾偶爾硬痛過。剛進了浴室,腹部又開始痛了一陣,突然心慌起來,算預產期還有近一個月,應該不會是要生產了吧?

  過了一會兒,腹部沒有痛了,鬆了一口氣,暗暗安慰自己,這可能只是正常現象,剛低下頭準備洗臉,腹部又開始疼了,而且疼得比前一次更厲害,知道這不能再大意了,稍稍鎮定片刻,走出洗手間敲保姆的門。保姆到底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聽劉雪婷說了,一點也不驚慌,把她扶到沙發上坐下,開始有條不紊地打電話。

  “范先生關機了。”保姆說。

  劉雪婷聽了這話,突然很委屈,想到自己快要生孩子了,孩子的爸爸卻在別的女人身邊,說不定在風趣幽默地與別的女人打情罵俏,或者正赤身裸體和別的女人瘋狂。想到這裡,忍著腹痛她開始掉眼淚,保姆看她的樣子,也心酸不已,說:“雪婷姐,我陪你去醫院吧。”

  “不要,死了算了。”劉雪婷賭氣地說,說的時候,手卻開始不自主地撥坐機上的號碼,除了證實范之勳確實關機外,一無所獲。等又一陣腹痛過後,她開始撥何韻的電話,何韻告訴她馬上打的來蛇口。

  醫院,婦產科的夜間值班醫生正在看一本搞笑的書,見劉雪婷的保姆急匆匆地叫她,慢條斯理地問劉雪婷:“什麼時候開始痛的?”

  劉雪婷:“有三四個鐘頭了。”

  “多久痛一次?”醫生一邊用手來測按她的腹部一邊問。

  “沒有確切地看過時間,幾分鐘痛一次吧。”劉雪婷說的時候正好又一陣痛疼,邊冒汗邊噙著眼淚邊說,這個時候,她真的只想找個地方好好哭一場。

  “幾個月了?”醫生還是沒有表情地問。

  “九個月。”劉雪婷痛得有氣無力地說。

  “上一次的產前檢查是什麼時候?”醫生問。

  “一個多月前。”劉雪婷想想說。

  “這麼高的月份產前檢查最好是半個月或一周來檢查一次,這是頭胎吧?”醫生問。

  “是的。”劉雪婷疼得要死過去了一樣。

  “不要慌,放鬆一些,頭胎是會難一些,而且也沒這麼快就要生產,叫護士帶你到婦產科病房休息吧。”醫生說了,又開始低頭看書。

  保姆看值班醫生漫不經心的樣子,氣得恨不得一拳把她的眼鏡捶進她的眼睛裡去。一個護士帶她們到一間待產房,已有好幾個待產婦人在哼呀叫著。何韻和潘淵趕到病房的時候,很吃驚地看到劉雪婷居然像沒事一樣看著那些人哼叫。一陣陣疼過後,劉雪婷含著眼淚笑著對何韻說:“我本來覺得自己疼得要死過去了,不過看那些女人的慘樣,我就覺得好笑,而且也好像沒那麼疼了。一個女人還咬爛了她老公握她的手……”

  幾個人看著她哭中帶笑的樣子一陣心酸,誰都能體會她此時的失落和難受的心情,可是誰又無法真的代替她去感受她的難受和失落。潘淵跑到住院部找值夜班的人交涉,終於把劉雪婷弄到一間單獨的病房安頓下來。保姆跑去夜市買了許多吃的東西過來,可是誰也沒有心情吃,幾個人不住地陪她說話,想分散她的注意力。劉雪婷明白他們的良苦用心,盡量不想范之勳,陣痛過後,也會強顏歡笑附和他們說幾句。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范之勳終於開了手機,收到何韻發的短信息後馬上打了電話過來,問清在什麼病房,說馬上趕到機場坐最快的飛機到深圳。羊水破後的兩個小時,劉雪婷終於被送進產房,那時候,她已痛得死去活來幾回,惟一想說的和能說的就是:“醫生,拜託你幫我剖腹產吧,幫我打麻藥吧,只要不痛,怎麼樣我都願意……”

  下午三點,劉雪婷終於順利產下一個六斤九兩的男孩,第一個從護士手裡接過孩子來的是潘淵。他看著孩子小小皺皺的臉,緊閉的眼睛,緊握的粉粉的小拳頭,像捧著聖嬰般激動不已。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