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二十六(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朱志新的事我也準備跟他說說,我那三千塊錢借給一哥兒們了,說下個月還。怎麼這麼晚說這事啊?困死了,睡吧睡吧,明天還要上班呢!”李釗說。

  “李釗,你說實話,你是不是不再愛我了?”何韻委屈了半天,把書扣在胸前,終於說出了這句自己真正想說的話。

  對於男人來說,女人到了手上了床還對她說“愛”真是有些浪費,李釗模稜兩可地說:“不要瞎想了,睡吧睡吧,困死了……"

  “釗,我真的感覺到你對我的愛少了很多,我的直覺很準,如果你厭煩我了,就告訴我吧,我承受得起……”何韻說。

  “真的不要想得太多了,我們在一起這麼久了,你還不知道我的個性?”李釗有些不耐煩地說。

  “那你幹嗎老跟那些女服務生打情罵俏的?下班了還膩一塊兒不捨得走?”何韻說。

  “我那是工作,是人性化管理,知道不?我不跟她們打成一片,老高高在上的,哪能管好她們啊?再說,你吃醋也太不是地方了吧?我再怎麼著也不可能吃窩邊草啊!”李釗本來就很睏了,加上對何韻半夜三更地說這些話多多少少有些厭煩,不客氣地說。

  何韻一聽更來氣,口不擇言地說:“還人性化管理呢!大家都看不過眼呢!再人性化管理都要管理到人家的床上去了……”

  “你有病啊?”李釗抬高聲音說。

  何韻一下子呆了,和李釗在一起這麼久,他還從沒對自己說過這種話,一下子接受不了,扯起枕頭砸過去,口裡罵道:“姓李的,你罵我有病?你也不想想你是個什麼東西?”

  李釗煩到極點,噌地坐起來,伸手把襯衣套上,什麼話也不說“砰”地關上門走出去了。

  “……在深圳,你愛任何一個人不要超過愛自己的限度,不然,總有一天你會發現自己死得很難看!”何韻想起羅語煙說的話,抽抽嗒嗒地抱著枕頭哭了。

  李釗甩門而出後,並沒有目的地。不夜城的深圳,無論在晚上幾點,都繁華熱鬧異常,不時的有男男女女遊魂樣地蕩來蕩去,也不知道到底是幹什麼的。李釗在路邊呆立了一會兒,想去哪個酒吧泡吧,看看手機時間,都凌晨一點了,一般酒吧二點就打烊,便打消了這個念頭,溜溜躂達地走到田面的草地上,還沒想到是不是要坐一下還是走走就回租房,突然見一個女孩子跟了上來,大大方方地問:“先生,你晚上要伴嗎?”

  李釗仔細地看對方一眼,路燈照得這個女孩子的臉龐有一層軟和聖潔的光茫,白色的T恤遮不住她那豐滿的胸部,藍色的牛仔褲包著她嬌俏而上翹的臀部,像個剛出校門的大學生,路燈照得她的眼睛明亮而熱烈。

  那一瞬間,說實話,說不動心肯定是假話。和何韻一起快一年了,真的是沒有任何的新鮮感,大多時候是為了做愛而做愛,再說何韻極保守,很少能配合他玩一些床上花樣,少了不少樂趣。看著女孩子坦率的目光光潔的臉,還沒開口說話,心就咚咚地跳了起來,不由自主地四處看了看,就算再怎麼樣坦然,想到是跟一個站街女搭話還是有些心虛。

  女孩子看到他東張西望不說話,又問道:“先生,你聽我說話了嗎?”

  “看起來你很年輕啊!幹嗎要做這種事啊?”李釗剛一開口說出這話,便恨不得用牙把舌頭咬掉。

  “你認為年輕應該做什麼事?”女孩子帶著一種戲謔的語氣問。

  “比如說,你這麼年輕,可以找一份正當的工作,可以去商場當收銀員,可以做一個普通文員,可以做推銷小姐,深圳很多人都沒有文憑的,可是他們可以……”看著對方故作一本正經地看自己說話,李釗結結巴巴起來,越說越心虛,到最後,聲音小得連自己也聽不見了。

  女孩子饒有興致地看著他尷尬的樣子,突然就勢坐在草地上,李釗也不由自主地坐在她身邊,兩個人天南地北地海扯。女孩子叫趙晴晴,是個話匣子,雖然說話慢條斯理,但一開嘴就止不住,這時李釗才明白她並不是什麼站街女,不僅是個大學生,還是名牌大學生,和同居三年剛結婚不久的老公吵架後賭氣跑出來的。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