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二十六(1)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十月的深圳,依然炎熱如夏。

  何韻的飯店已慢慢走上正軌,人來人往,生意十分紅火,可是每到月底結賬,卻看不到賬目上所反映的盈利現金。清理下去,賬本裡儘是一張一張的借條收條或支出白條,比如朱志新今天支三千借朋友,後天支一千寄回家,這個員工支一百,那個員工因為什麼意外支一百五。何韻看了一個頭兩個大,總想找個機會好好理一理這事,可是沒經驗,又因為沒時間,一拖再拖。更讓她鬱悶的是老覺得李釗對她心不在焉,十天半月做不了一次愛,有時候情意濃濃地想跟他說說悄悄話,他總是忙忙碌碌,要不就算有空了也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可是說他很累吧,看到那些水靈靈的女服務生就像活過來了一樣,眼睛放亮,談笑風生,跟她們眉來眼去,有時候看得冒火,恨不得手裡一把菜刀飛過去。

  有一天何韻向帶客人來吃飯的吳崇良訴苦,關於飯店收支的問題,吳崇良一聽就察出端倪來,直截了當地跟她說:“你鑽進人家的套兒裡去了,趕緊把這飯店轉讓把本撈回來,不然到時候兩手空空。”

  自己花費許多心血支撐起來的正紅火的飯店一下子轉手,何韻實在是捨不得,可是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最後何韻採納吳崇良的建議,在他的介紹下找了兩個可靠的人,一個出納一個會計,從此做甩手掌櫃,雖然大多時候還在飯店晃,但也時不時能抽出點時間去逛逛華強北,或是去書城買買書什麼的。朱志新借錢的事因為有時候故意脫身或找藉口逃掉了不少次,省心了不少。

  週日,何韻突然接到羅語煙的電話,說現在沒什麼事,想去商場逛逛看能不能買到點什麼東西,何韻正想為自己買一兩套換季衣服,便答應了。羅語煙想去西武,何韻想去女人世界,最後折中一下,到茂業百貨見面。

  兩個多月沒見,兩人都吃了一驚,羅語煙看起來神采奕奕,倒不像是那種老公有了外遇自己身心備受折磨痛苦不堪的女人,何韻卻顯得蒼老起來,但多了一種事業女人的精幹。

  “你沒事吧?”何韻試探地問。

  正在這時,羅語煙的手機響了,何韻仔細揣測,聽口氣像是在對鐘輝說話,不由地暗暗稱奇,羅語煙說完了扣掉手機,接過剛才她的話說:“哈哈,我能有什麼事?剛才是鐘輝的電話。”

  見她如此輕描淡寫,想必不會有什麼猛料能曝出來,何韻只好扯起了劉雪婷,兩人邊聊邊從茂業百貨一樓逛到五樓,最後的收穫是,羅語煙花了三千多為鐘輝買了一條BALLY的皮帶,何韻幫李釗買了一隻五百多的金利來公文包,和一條四百多的鱷魚領帶,自己在幾件看上的衣服前摸了又摸,試了又試,來回逛了好幾圈子,還是一件也沒買。羅語煙知道她是心疼錢,歎息道:“何韻,我不知道你有多在乎李釗,但有一件事我可以告訴你,在深圳,你愛任何一個人不要超過愛自己的限度,不然,總有一天你會發現自己死得很難看!”

  何韻不在乎地笑笑,拎著禮物袋回飯店。客人不多,在廚房門口正撞見李釗半抱著一個叫小玉的女服務生在搶一塊西瓜吃,臉一下子沉了下來,把領帶和公文包隔著門甩進小休息室的沙發上,轉身登登地故意從他們身邊擠過去到洗手間,慌得李釗連忙鬆了手,小玉低眉順眼地去收拾大廳的殘桌。

  女人一般少有藏得住心事的,儘管已半個多月沒有和李釗做床上運動,但是當那天兩人洗刷乾淨後李釗有那意思時,何韻還是疙疙瘩瘩的。李釗本來收到價值不菲的領帶和公文包心情挺不錯的,正想藉此機會表現表現,見何韻的手腳真真假假的推拿了幾下,索性省了工夫,就勢理所當然地睡去,把何韻氣得牙癢癢,慾火焚身卻無法消除,馬上轉成怒火燃燒起來,“叭”地摁亮床頭燈,把枕頭放在背後靠著,拿起一本書翻得嘩嘩響。

  “這麼晚了還不睡?明天還要去飯店呢!”李釗咕噥一句。

  說到飯店又火上加油,何韻氣沖沖地說:“朱志新怎麼回事啊?怎麼老支錢啊?他投資的那點錢已經快支一半去了,還有你啊!你上次支三千塊錢幹嗎呢?薪水不夠你用嗎?”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