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二十五(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就在這時,客房的門打開了,小光一副受了傷卻極力表現無所謂的樣子走出來,所有人的視線都跟著他,劉雪婷想開口,可是想到身邊的羅語煙,便裝作不在意地轉過視線,羅語煙掐滅煙頭,輕鬆地說:“小光,我送你回去吧!”

  小光的目光像飛逝而過的冰刀一樣沒有目標地掠過整個大廳的人和物,逕直走向大門,拉防盜門扣鏈,拉開門,頭也不回地走了。

  過了兩天,劉雪婷拿產檢卡準備去醫院例行產前檢查,突然看到鐘輝匆匆忙忙從小光的房子裡出來,看起來非常焦急的樣子,劉雪婷正想給羅語煙打電話問問她的情況,沒想到對方打電話過來,說她正在機場,準備去歐洲玩一段時間。劉雪婷也不知道能說什麼,只能祝她玩得開心,一路平安。

  九月底的時候,劉雪婷的身子已是極其笨重了,算時間,也就懷了七個月,可是好像人家八九個月的身孕一樣,婦產科醫生每次幫她做產檢後總會說:胎兒發育得很好,你要多吸收營養啊!

  劉雪婷幸福地對他笑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聽說女人一般懷了孩子後很能吃,特別是在懷孕後期,可是她胃口並不怎麼好,有時也會擔心孩子營養跟不上,可醫生這樣說,又讓她放心了。有的胎兒就有那種能力,當母體供給的營養跟不上時,會吸收母體儲存的能量,想必自己的孩子就是這一類吧。保姆是個很盡職的人,不時地弄花樣飯菜出來,她也盡可能地讓自己多吃,雖然有的菜確實讓她感到討厭,雖然大多的時候她的臉色是憔悴的,但是眼睛很有神采,她愛范之勳,她對他們的孩子充滿期待和無法言傳的愛。她現在已盡量控制自己不要去打擾范之勳,她知道他有多為難,她對他的愛有多深,就對他的處境有多心疼。雖然范之勳出院回北京後越來越少地來深圳,但她再也不抱怨了,想起他自殺時的滿身鮮血,她就會後怕得一陣一陣地顫抖。她無法想像這個世界沒有他,她將怎麼樣活下去。他每天給她一個電話,這就足夠了,她一點也不孤單,她有孩子,他們的孩子,想到這裡,她會微笑,覺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最幸福的女人!

  親愛的,總有一天你會發現在深圳很多東西是必不可少能帶給你快樂的,比如:名譽、理想、金錢、職位、權力、成功……只有愛情是美麗的罌粟花,少了它你會更安全。

  在北京,王虹和范之勳打冷戰已過一個月了。

  她真的不明白,當范之勳自殺的那一剎那,她怎麼會如此失態,難道他對她真的是那麼重要?她無法明白,當她在醫院裡看清范之勳的傷口只是橫著拉長的而非想自殺的人直插入的傷口,明白范之勳用的只是苦肉計時,她不揭穿他,更沒有棄他而去;但她更不明白,為什麼一切看透後,她還像個最貼心的女傭樣侍候在他身邊,和劉雪婷比賽似的顯示自己對他的溫柔體貼來;最讓她自己無法明白的是,她無法做任何動作,下不了任何決定。

  她當然不會明白,這是人的一種惰性和慣性,還有女人的虛榮心和不甘心。眼前的痛苦再大再深,畢竟是一點一點地接受一步一步地走過來的。有時候,退一步往往需要比進一步有更大的勇氣和魄力,她不知道怎麼辦,但也不想這樣,便只好在心裡摧殘自己,在人前的時候,他們依然是一對恩愛的夫妻,可是一轉身只有兩個人面對的時候,誰都無話可說。

  然後,有一個週日,范之勳從外面回來,她要出門,兩個人在門口遇到,看到范之勳那疲倦憔悴的樣子,心裡還是很難受。她的眼光碰上他的,略愣了一下,范之勳突然一下子把她攬進懷裡,狠狠地吻著她說:“親愛的,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王虹掙扎了一下,突然便哭了,哭得稀裡嘩啦的,哭得身軟骨酥,范之勳把她半擁半抱著帶回屋裡,擁在沙發上坐著,不住地吻她臉上的淚水,不住地說:“親愛的,對不起,對不起親愛的……”

  女人假裝的堅強外殼一旦打破,所有的事就好辦了,范之勳放了心。最可怕的往往不是哭泣或者有要求的女人,真正可怕的是那些一聲不響轉身離去不提任何要求的女人,那是一

  種死了心不再對男人有任何奢望的女人,那也是任何的甜言蜜語和任何的行動也打動不了絕不回頭的女人。

  范之勳應和著聽王虹哭訴一番後,開始做自我檢討,當然也不忘暗示自己一定要孩子的決心。他春風化雨般地表示這樣的意思:論感情,當然是和王虹的深,但劉雪婷一個女孩子家,連個名分也沒有,願意為一個已婚男人生孩子,這份癡情足以讓他感動和欲罷不能;論身份,劉雪婷只是一個打工妹,就算月薪再多,也只是替人家做事的,不像王虹出身富貴;論相貌,劉雪婷雖然年輕漂亮,但沒有王虹有女人味和性感;論將來,王虹和范之勳有太多共同的理想太多可以共同實現的願望,而劉雪婷只不過是他生命中的一個過客……

  王虹聽到這裡的時候,心裡已經舒坦很多了,這個時候,她已在心裡幫范之勳為劉雪婷定了位——一個二奶,或是借腹生子的機器。王虹嬌嗔地抱怨訴苦了一番後,開始理智地和范之勳討論問題,最後達成了一個口頭共識:劉雪婷的孩子生下來後,范之勳把孩子要過來,跟外人說是抱養的孤兒,從此跟她一刀兩斷,買斷的價格不超過一百萬人民幣。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