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二十五(1)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吳崇良快速地起身,跟大家說:“不要慌不要慌,好像是癲癇病發作,雨煙,快去拿條毛巾來。”

  羅語煙手忙腳亂地跑去拿毛巾,其他人手足無措地看著,吳崇良順手在沙發上拿下灰黃色沙發套墊在小光的頭下,而那時,小光的瞳孔散大,口吐血沫,一次又一次的痙攣後,突然停止,然後像個死人一樣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地上。何韻嚇呆了,劉雪婷開始撥打120,吳崇

  良告訴她說不用叫急救車,因為他的呼吸還是很均勻,然後把羅語煙拿來的毛巾幫他擦了嘴角的血沫和唾液,把小光的頭擺向一側,站起身搖搖頭說:“沒事了!”

  大家祟拜地看著他,都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眼光詢問:這樣就行了?

  但確實這樣就行了。過了一會兒,吳崇良和潘淵小心地把昏睡的小光抬上羅語煙家的客房,大家都試著去探小光的鼻息,確信他安全無事,這才分頭像老鼠般竄來竄去到處找東西吃。從冰箱搜到食品櫃,從微波爐到水果盤,無一例外,所有的東西都優先擺在劉雪婷的面前,劉雪婷笑著說:“你們當我是豬啊?”

  “做豬有什麼不好?又幸福又快樂!”羅語煙突然一語雙關地說。

  大家都裝作沒聽見,削水果的削水果,吃餅乾的吃餅乾,喝飲料的喝飲料,劉雪婷邊喝可樂邊盤算找個什麼機會說小光這件事,突然羅語煙沉重地說:“其實人活著真沒什麼意思,我在深圳這幾年,表面上看起來是過得挺滋潤的,但並不是像你們看到和想像的那樣。有時候——都想死了算了,可是轉念一想,深圳有那麼好的幾個同學,想到再怎麼樣還能和你們聚一聚,笑一笑,就算心裡再苦,再累,就算被人欺騙,被人暗算和打擊,也還是踏實的,知道自己不是無依無靠的一個人……”

  大家靜靜地聽著,心裡都異常難受,是啊!誰不是心裡有那麼一個溫暖的角落?珍藏著一些可以讓自己跌倒後重新爬起的力量?才在這麻木冷漠的都市假裝有滋有味地活著?!假裝都是幸福的!

  劉雪婷心裡尤其難過,羅語煙的話表面是在表白,其實也在暗示著別的一些什麼,正在斟酌要不要現在開口講小光的事,卻聽到何韻說:“雨煙,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和雪婷是知道一些小光的事,沒有告訴你,是怕傷害到你,現在既然事情都這樣了,瞞也沒必要了,我就說了吧,小光是你老公的——朋友。”

  何韻說到“朋友”這個詞時明顯地停頓和猶豫了一下,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代表什麼,羅語煙裝作不在乎地冷笑一下,就像知道別人以為很難而自己八百年前就懂得的算術題一樣的輕蔑,拿起桌上的煙,又快又準地點著,深深地吸了一口,若有所思地搖搖頭,狠命地吐出一口濃煙,又冷笑一聲,再狠命地吸了一口煙,突然和著煙狂笑起來,帶著被煙嗆著的咳嗽聲,帶著亮晶晶的淚水,笑得花枝亂顫,笑得天翻地覆,笑得所有人聽之心碎……

  大家又心酸又無奈地看著她笑,沒有一個人開口講話。終於,好像過了好幾個世紀,她止住了狂笑,但還是帶著淚水用一種說不出意思的笑聲說:“我早知道有這麼一個人存在,但沒想到的是一個男人,一個男人!三百萬的交易真是一筆大買賣啊!”

  人生裡哪一樣東西不可以當做買賣來做?

  劉雪婷看著羅語煙癲狂的樣子在心裡對自己苦笑,她相信愛情,她付給范之勳她全力能送出的愛情,范之勳回報得多,她會感到開心或幸福,回報得少,她就會失落或不甘,甚至用更大的感情投入來攻擊對方的心門;她上班,交給老闆她的時間她的精力,換得老闆的重視、薪水以及他人的尊重;她的現在交給過去和未來,換來的是回憶、幻想、理想和所謂的生活。雖知百年之後一切灰飛煙滅,她還是無法從遊戲裡抽身而出。人在塵世裡,生存和感情都是身不由已,且傻一回罷!她突然想大哭一場,為身邊為所有身陷紅塵無法自拔無能為力的人。

  那夜,我走在街頭看你徘徊

  那夜,你哭著對我說要離開

  那夜,深圳的燈光熄了又亮

  那夜,你說你累了倦了想逃

  可是,親愛的,我走不出這滾滾紅塵

  一如走不出我為自己紡織的情網

  ……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