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二十四(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潘淵問:“年紀不大吧?”

  吳崇良認真地想了想:“二十一?也許二十二歲吧,不清楚,現在的女孩子,真是搞不懂。不管她了。”

  潘淵深有感觸地笑道:“是啊!真是搞不懂,以前說是五年一代溝,後來成了三年一代溝,現在呀,人家都說一年一代溝了。你看很多那些十幾二十來歲的小毛孩子,穿得奇形怪狀,有的哈日有的哈韓,耳朵邊上像馬蜂窩似的鑽一溜耳洞,肚臍眼上紋各種花紋,去酒吧非要喝到HIGH,頭髮染得五彩繽紛,說愛你像說吃飯一樣輕鬆平常,大街上就敢討論避孕套的尺寸花樣。我們財務部總監的小女朋友有一次陪他吃飯,兩人親熱得旁人都不好意思,晚上幾個人碰到她和另外一個男人坐在馬路上親吻,跟世紀絕戀似的,見到我們同事居然若無其事地說:『這是我在網上認識的新男朋友!』那叫一個灑脫自在,真是服了。”

  “嘿嘿,說得是啊,不服不行。就咱們這些半老不嫩的東西,上不巴天下不著地地活著,既不像五六十年代的許多人一樣死心塌地把愛情當信仰,又不能像八十年代的許多人一樣把愛情當玩具和遊戲,注定只能這樣不尷不尬地乾耗著。”吳崇良笑著說。

  潘淵瞇著眼看著來來往往的車,若有所思,不說話。

  “老同學,問你一個三八的問題,要是雪婷帶著別人的孩子嫁給你,你願意娶她嗎?”吳崇良問。

  “願意。”潘淵沒有遲疑地回答。

  “哈哈,能如此癡情也是種幸福啊!對了,我們打的吧,我帶你去見一個人。”吳崇良揮手叫了一輛經過的空的士。

  潘淵無可無不可地跟著吳崇良鑽進了車,半個多小時,車便到了“吹吧,這是你展示精彩的舞台”廣告牌下,潘淵一臉茫然地看著吳崇良,不知他要幹什麼。

  “你看看這個人腳下寫了什麼東西?”吳崇良笑著說。

  潘淵疑惑地走近一點,看到聚精會神地玩自己陰囊的男人身旁有用粉筆寫的漂亮華文行楷——幸福是在想要的路上。

  “這是他寫的?”潘淵半信半疑地問。

  “前幾天我曾親眼看他拿粉筆寫字,不過寫的字不同,那天寫的是——你什麼時候放下,什麼時候就沒有煩惱。還有一天寫的是——若能一切隨他去,便是世間自在人。”吳崇良用一種很陌生的目光看著潘淵說。

  八月十八日何韻的飯店正式開業,在深圳的所有同學都挖空心思地帶人來幫她捧場,吳崇良開著自己的車順便借了一個朋友的麵包車把他的手下像拖豬仔般地全塞進車里拉到飯店門口,說是提前進行公司年慶;羅語煙開著她的日產風度車到來前已叫花店送了兩隻碩大花藍擺到何韻的飯店門口,嘴裡直嚷嚷如果不是深圳禁鞭,她一定買一串從早放到晚的長鞭炮來慶賀;劉雪婷在小光的陪同下也早早到來,準備了個紅包想把它交給何韻就走,何韻生氣地連名帶姓地叫道:“劉雪婷,你丟不丟人啊?居然做這樣的事?”劉雪婷也怪不好意思的,只好和小光留下來坐在羅語煙那一桌,紅包也沒送出去;潘淵帶了幾個同事,說是為一個同事慶祝生日,還帶了只大蛋糕,加上不時擁進來的顧客,一時間飯店人滿為患,李釗作為大堂經理,跑來跑去的忙得腿直打哆嗦,不過心裡開心得要死。

  等到大家酒足飯飽,幾個最要好的同學各自從他們的朋友圈子裡抽身出來,已是九點過了,何韻把飯店的事一股腦交給李釗,和羅語煙幾人泡在一起。吳崇良說好久沒這麼開心了,得找個地方好好搓搓麻將,說到打麻將,大家一致贊同,這可是在大學就保留下來的光榮傳統。羅語煙說:“去我家吧,我家夠大,房間夠多,想打麻將就打麻將,想睡覺的去睡覺。”

  劉雪婷也難得高興,說道:“好啊,我今天就捨命陪君子了!”大家已經拿她沒辦法了,既然她執意要當未婚媽媽,也只好不再把她肚子裡的孩子當不正常了。

  何韻用手肘輕輕地碰了一下劉雪婷,用眼神示意站在一邊的小光,劉雪婷恍然大悟,說道:“算了,你老公在家不方便,還是去我家吧,我家也挺方便的。”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