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二十三(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范之勳,你到底有什麼打算?難道真的想享齊人之福?”羅語煙看到王虹坐下後,鄙夷地問。

  范之勳坐在餐桌的另一邊,掏出煙盒,手好像有些顫抖,半天才抽出一枝煙來,打了幾次打火機才點著煙,然後悶聲不響地吞雲吐霧。

  空氣好像凝固了一樣。

  王虹竭力顯得高人一等和假裝平靜的表情。

  羅語煙一副厭惡一切看透一切的表情。

  吳崇良仔細研究那一對夫妻的嘲弄的表情。

  何韻一副事已至此無可奈何的表情。

  小光一副這世界太複雜又可怕的表情。

  劉雪婷一副死活不關我事的散淡表情。

  惟獨潘淵一副竭力壓抑將要爆發的憤怒的表情。

  沉默的空氣中流竄著各種各樣看得見摸不著的火球,那些隨時可以爆烈的火球以各種形式體現出來,在各人複雜的眼光中,在不同的表情裡,在不同的肢體語言裡,甚至在窗外流淌進來的清新空氣裡。

  沉默,死一樣的沉默。

  每個人都聽得到自己的心跳聲。窗外一切白日嘈雜的聲音以一種不真實的質感滲透進來,好像影院裡被影片緊張的情節吸引的觀眾,用不可思議的忘情來觀看正在上演的節目和人物。

  “你到底有什麼打算?”突然,異口同聲,潘淵和王虹問出了這句話。不過前者的語氣帶著憤怒,後者的語氣帶有壓抑的顫抖。

  “你們不要逼我!”范之勳低著頭說。

  “我們逼你?!”潘淵的眼神好像隨時可以把鋼筋水泥房子給燒起來,“你他媽的如此卑鄙,左邊一個老婆右邊一個愛你的女人,到現在還不捨得放生一個,你還說我們逼你?真想把你給宰了。”

  范之勳依然埋頭抽煙。

  屋子又沉默下來,所有的人都看著范之勳。

  “范之勳,我需要你給我一個交待!”王虹猛地站起身,大聲地說道。大家驚詫地看見,這個從進門到現在一直表現得非常高傲和堅強的女人,聲音裡帶著哭腔。

  “王虹,你也別逼我!”范之勳沉重地說,也許是那一口煙抽得過猛,邊說的時候邊拚命咳嗽。

  羅語煙看著劉雪婷心如死灰的樣子,心裡一陣一陣的絞痛,轉過身對她說:“雪婷,走吧,這不是你應該待的地方!”

  所有的人又轉過臉來看劉雪婷,劉雪婷不說話也不動彈,羅雨語伸出手去拉她,劉雪婷像個殭屍般被動地站起來,范之勳一下子站起身,吼道:“我說過不許你們逼我,也不許你們逼雪婷!”

  “還說我們逼你?”潘淵衝過去抓住范之勳的脖領子,要不是王虹過來拉住他的手,也許此刻兩人已打起來了。

  吳崇良把潘淵拉回到劉雪婷坐著的沙發這邊,冷冷地看著一切,依然不置一詞。

  羅語煙冷笑著說:“范之勳,沒人逼你,不過你今天一定要做出選擇。你捨不得你老婆,現在乖乖地跟她回去,以後別再來深圳打擾雪婷了;捨不得雪婷,趕緊回去和你老婆離婚,我們幾個老同學會把雪婷打扮得漂漂亮亮做你的新娘子。”

  范之勳像個霜打的茄子一樣低著頭,過了半天才緩緩地說:“我知道我說出這話你們會恨我或鄙視我,但我真的沒辦法,雪婷和王虹兩個人對我同等重要,選擇一個而放棄另外一個都會讓我痛苦一輩子。”

  “雪婷,知道這個人有多麼無恥了吧?走吧?不要再等什麼了。”羅語煙動手去拉一直僵直站著的劉雪婷。

  范之勳突然瞪著一下子變得血紅的眼睛掃視大家大聲說:“你們誰也不用逼了,該走的該離開的是我……”說完把煙頭狠命地扔進煙灰缸裡,轉身就準備往門邊走。吳崇良一下子站起來,跑過去笑嘻嘻親暱地拉住他說:“哥們兒,別激動,先把事情處理好再走吧!這裡的老少娘們都等你一句話哩。”

  潘淵和小光也反應過來,把范之勳連拉帶拽地扯回到餐桌前的椅子上坐下。

  “沒意思,你們也不要逼我,我做不了選擇,我去做和尚,這樣就沒這麼多煩惱了,你們也就心滿意足了……”范之勳又抽起了煙,一副嘲弄和不在乎的樣子。

  劉雪婷看著這前前後後發生的一切,突然覺得心灰意冷,特別是看到范之勳這副讓她失望的表情時,更覺得萬念俱灰。在這麼多人面前,他沒有給她一點點暗示和希望,好像她沒名沒分地跟著他這麼久是理所當然似的,她是沒有任何條件地愛著他,難道他不能在人前有

  一點點的表示嗎?他的妻子可以合法地擁有他的一切,太太的身份,被人尊敬的家庭,理直氣壯的恩愛,她呢?她擁有什麼?他甚至不願意為她做出一點點的犧牲,她像夢遊般主動走出羅語煙、何韻、潘淵、小光為她形成的保護圈,帶著一種就這樣罷的表情緩緩而堅定地往門外走去。范之勳吃驚地看著她,試探著叫:“雪婷?!”

  劉雪婷沒有理他,面無表情地往外走。

  就在這時,范之勳突然飛快地伸手抓起餐桌上水果盤裡的水果刀,說道:“雪婷,王虹,我對不起你們!”然後握住水果刀往自己的胸前刺下去。王虹恐怖的尖叫聲幾乎刺痛所有人的耳朵,劉雪婷驚恐地看到范之勳從椅子上滑倒下來,水果刀插在胸前,白襯衣瞬間鮮紅一片。兩個女人一下子跪倒在范之勳的兩側。王虹一邊用手去捂范之勳流血的傷口一邊哭著說:“之勳,之勳,你怎麼這麼傻,我不逼你,我一定不會逼你,你不能死,你死了我怎麼辦?你答應過我要與我白頭偕老,你答應我每年去一次外國旅遊……你還答應我要看著我幸福地生活著……”

  劉雪婷癱跪在范之勳的一側,把他的上身緊緊摟住,不住地顫抖著,淚雨紛飛,說不出話來,像個瘋子樣狂亂地吻他的手,吻他帶血的襯衫,吻他眼角的淚,吻他那痛苦而絕望的臉,吻他那看起來非常蒼白的唇,其他人或目瞪口呆或手足無措或跑來跑去找東西來包紮傷口,屋子裡亂成一團,只有吳崇良記得打電話給120。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