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二十一(3)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試營業到半個多月的時候,何韻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了,首先是飯店收款亂的問題,因為送外賣的比較多,服務生又沒經過正規訓練,收到的錢不是送到李釗的手上,要不就是忙亂送到朱志新的口袋裡去了;第二個無法忍受的事是朱志新今天支一千,明天支三千,一時說家裡老婆病了,一時說孩子要買什麼計算機;最無法容忍的是經常有顧客電話投訴,叫了外賣,明明飯店裡的服務生送出門半個鐘頭了,人家還沒收到外賣,弄到最後送外賣的服務生哭喪著臉拎了飯盒回飯店,一問,原來是找錯地方了,好不容易把飯盒送到客人指定的地點,客人要不是裝聾作啞,要不就乾脆說:你們送得太慢了,我叫了別的外賣,早吃好了!

  為了這事,三個人常常開會到深夜,總之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何韻微言朱志新沒把廚房的事做好,朱志新說何韻不該在收銀的時候跑去為客人端茶送菜,李釗更是公共敵人,拿何韻的話來說:請的服務生沒一個手腳長齊全的。爭歸爭,吵歸吵,生意不錯,大家心情也不錯,所有的不快都在第二天的忙碌中沉澱了下來。

  一天傍晚七點,正是客人最多的時候,何韻忙得恨不得把自己劈成八瓣,這時來了五個男人,一看就是心情極不爽的人,罵罵咧咧地找個桌子坐下,一開始就吸引了何韻的注意,總覺得來者不善。剛好急著上洗手間,就叫李釗過來在收銀台幫忙站一會兒,從洗手間剛回到收銀台,就聽見那一桌傳來粗俗俚語,“砰”一大瓶金威啤酒砸到地上,啤酒沫四濺,響聲驚天,全飯店的食客和服務生都扭頭去看他們。

  李釗連忙走過去,滿臉堆笑地說:“對不起!實在對不起,我們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請多多指正。”

  一個長著酒糟鼻子的小個子男人翻了翻白眼,不屑地問:“你是大堂經理?”

  李釗忙從口袋裡掏出名片,點頭哈腰地遞過去說:“是的,請問……”

  對方一點接名片的意思也沒有,不耐煩地掃一眼說:“媽的,你這是什麼破飯店?老子叫酒菜半個小時了,到現在還只是上桌時的四套碗碟,茶水也沒有,煙灰缸也沒有,酒杯也沒有,就送了這只啤酒上來,喝個鳥啊?”

  李釗再次微笑:“對不起,實在對不起,是我們的錯,馬上上酒菜……小馬,快上茶……”

  小個子男人像揮蒼蠅似的揮揮手,示意李釗走開,並歪著身體把一雙腳直伸出去,像是坐在自家的沙發上一樣隨意和自在。叫小馬的女服務生看來是個有膽無謀的有著誘人大胸脯的姑娘,連忙用托盤托了一壺滾燙的菊花茶過來,不留神被小個子正伸直的腿絆個踉蹌,那壺菊花茶不偏不倚就扔到小個男人的肚子上去了,並很快聽到小個子像殺豬樣地慘叫起來,何韻嚇得一哆嗦,忍不住咧著嘴閉上了眼,再看過去,正見那一桌的一個男人抬手給了送茶的女服務生山響的一巴掌,女服務生張著大嘴坐在地上號啕大哭起來,另外幾個男人高聲叫罵幫小個子男人看肚皮和褲子,一個一直不開口說話的高個子白淨男人說:“找死啊,老子叫人把你這破店給平了……”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