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二十一(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雪婷,”范之勳終於開口說話,很艱難很沉重的樣子,“事情到這一步了,我無法為自己解釋什麼,我對你的感情如何,你能體會得到。我妻子……她不能生育,我不愛她,但……我對她有感情,她也從來沒做過對不起我的事。在遇上你之前,我一直不相信人世間有那種純粹的愛情,但是,遇上你之後,我相信了……你給了我很多很多,無論你做出什麼樣的抉擇,只要你幸福快樂,我都支持你!”

  劉雪婷所殘存的最後一點希望徹底破滅。有那麼一段時間,她腦子裡一片空白,如同漆黑的夜裡被狂浪沖刷後的沙灘,沒有人,沒有物,沒有任何可以移動和擺設的風景,只有輕飄飄的濃雲和看得見的黑暗。過了好久,有了些意識,眼淚一滴一滴地流下,對方的每一個字每一個字像一根根鋼針樣無情地刺在她的心裡,讓她痛不欲生。他不為自己辯解,他首先把自己的姿態擺得很低,把她的底線幫她設防好,可越是這樣,她越是心疼,越不捨得,越是愛他。那時候,眼淚已經完全地模糊了她,他輕輕地摟著她,吻她臉上的淚水,輕輕地歎氣,似乎除了對殘酷的命運妥協外,別無他法。

  “之勳,你說實話,你愛過我嗎?如果我現在離開你,你會不會輕鬆一些?”劉雪婷極力壓抑著顫抖的聲音假裝平靜地說。

  “我捨不得你,越來越捨不得你!我是一個男人,無法更細膩地把我的感受傳遞給你,但我知道,我越來越捨不得你了。其實——我知道我很卑鄙,很自私,像我這樣一個已婚男人不該奢望什麼,這一切對你不公平,但我也不知道怎麼辦!”范之勳說。

  沉默,死一樣的沉默。

  “之勳,你說,你叫我怎麼辦?”終於又過了好久,劉雪婷抬起一雙紅腫的眼睛,“我那麼愛你,為你有了孩子,失去了工作,可是你卻是有婦之夫,你說我該怎麼辦?你告訴我,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辦?”

  “離開我!”范之勳若澀而難過地說,“如果我是你,我就把孩子打掉,毫不留情地轉身走開!”

  劉雪婷聽到這話,動彈不得!

  劉雪婷和范之勳十指緊扣,輕輕顫抖著,窗外傳來誰家的音樂聲,一遍一遍——

  ……

  誰在用琵琶彈奏

  一曲東風破

  歲月在牆上剝落

  看見小時候

  猶記得那年我們都還很年幼

  而如今琴聲幽幽

  我的等候 你沒聽過

  誰再用琵琶彈奏 一曲東風破

  楓葉將故事染色 結局我看透

  ……

  六月十八,何韻的“白領飯店”終於試營業了。飯店裡以白領為目標消費群,一份燒鴨或燒鵝飯定價十二塊,兼營各色炒菜和商務套餐,試營業期間,飯店所有食物打八折。李釗不知在哪裡弄來十二個年輕的小姑娘做服務生,還有四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站在各大商業區的門口派傳單。大廚除了朱志新,另外還請了一個,薪水只有朱志新的三分之一。本來何韻想到初營業,不知客流量的大小,心裡忐忑不安,沒想到前期的各類宣傳比較到位,裝修也別緻,價格很合理,第一天毛收入就有四千塊,讓她很是驚喜又意外。但有一件事還是讓大家有些不愉快,請的女服務生有一大半是沒經過培訓的,做起事來呆頭呆腦,有時候甚至兩個端茶送菜的服務生撞到一起,讓人哭笑不得。何韻看不過眼就在隔開的一個小包間裡和李釗吵了起來,李釗說,付給她們的薪水那麼低,才五百塊錢,經過培訓的誰會看上這點工資啊?何韻沒法,又忙得焦頭爛額,只好把這事放在一邊,但要求李釗抓緊時間找人培訓她們,自己忙著到前台收款去了。

  人一忙,就忘記了許多從前以為多麼了不得的事了,何韻自從上次跟曾家遠交流過後,曾家遠乾脆再也不回深圳,這倒好,省了她的心;有時候她一連幾天都不回家一趟,和李釗一前一後地回他們的租房。剛開始為了避嫌還有些遮遮掩掩的,有一次回租房時被一個服務生在半路上撞見倆人手牽手,乾脆就明目張膽起來了,好在她是老闆娘,誰也不敢指點什麼。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