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二十一(1)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范之勳是已婚男人!

  劉雪婷撕開信看了一下,毫不在意地順手丟到一邊,又抬頭看碟片《埃及艷後》。眼睛剛轉到電視屏幕,突然覺得不對勁,轉過頭拿起信再仔細看看,信的內容非常簡單,只有這區區八個黑色的字,和一個像殺了人倒立著往下滴血的大大的紅色感歎號。信封上的收信人地址和姓名,信裡面的內容全是打印的,郵戳顯示這封信是從深圳昨天特快發出的。

  “你會不會愛上有婦之夫?”

  “既然是愛,那就無關是有婦還是無婦的事情了!”

  劉雪婷突然想起有一次和范之勳手牽著手散步時,和范之勳這樣對答。

  “難道他——真的已婚?”劉雪婷的心重重地跳了一下,再次拿起信來看,從深圳發出來的,那麼也可能是他的朋友或自己的朋友,會是誰呢?事不關己的人誰會在乎她劉雪婷?難道是潘淵?吳崇良?或是他的朋友老何?抑或是其他人?只是,想不出個頭緒,現在,是誰寫的也並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范之勳是否真的已婚!

  劉雪婷雙目無神地看著電視,思緒在回憶裡反覆搜尋。和他相識,他從來沒告訴過他家裡的電話給她,從來沒有說過他家裡的人,從來沒有在週末外的時間來看她,從來不和她說婚姻,從來不講兩個人的未來,也從來不說什麼時候結婚,更從來不說孩子出生後生活如何安排……

  “其實,”劉雪婷苦笑了一下,“就算他真的已婚,這也怪不得他,只能怪自己。”她一直喜歡生活在自己編織的夢裡,不願意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東西。早在范之勳有意無意地逃避許多問題時,她就有預感,覺得對方可能有問題,但她愛他,愛得容不得自己對他有一絲絲的懷疑,愛得容不得自己知道他一點點有損他形象的事實。這就像雪地裡的野雞,知道後面有獵人追來,一頭扎進雪裡,假裝看不見屁股後面的危險一樣。

  然而現在不行了,已經有獵人一把拎住了她的脖子,滿臉獰笑在瞪著她,她可以依舊閉上眼睛,可是卻不能不想到即將到來的被去毛開膛,生煮熟吃的命運。

  然後,她撥了范之勳的手機,可是對方關機,她不放棄,一遍一遍固執地撥,用一個不變的姿勢,一種近乎自虐的心態,其實也沒什麼,她就想笑著對他講一句話:“我今天聽到一個笑話,說你已婚了。”

  可是一直到深夜兩點,范之勳的手機也沒開機。

  親愛的,總有一天你會明白這世界你所貪戀的一切只是上帝暫借給你的,在他對你厭倦的時候,他會痛快地收回他曾借給你的一切東西,包括夢想、愛情及信仰。

  第二天,范之勳像平時一樣來到深圳,只是臉色看起來蒼白。劉雪婷一夜未睡,她設想了很多種和范之勳見面時的狀況,比如兩人的表情、對話,還有眼神,以及對方的辯護和對質,兩人可能的爭吵。可是除了她自己稍顯異樣外,范之勳沒有任何異常。

  “雪婷,你看起來很憔悴,怎麼了?”范之勳關切地問。

  劉雪婷看著對方走過來吻自己,一股莫名的反感湧上來,也許他是別人的男人!她突然在心裡對自己苦笑,昨晚上在心裡演習了千百遍的那句玩笑話現在也顯得那麼無關緊要了,她輕輕地推開了他。范之勳有點意外,但是知道女人心海底針,也沒有細究,把兩本帶給劉雪婷看的書從包裡掏出來,又過來親暱地想親吻劉雪婷,劉雪婷躲了一下,還是不經意地脫口問道:“范之勳,你愛我嗎?”

  范之勳深深地捕牢她的眼神,讓她欲罷不能,然後強悍地吻她,輕輕地問:“小傻瓜,你說呢?”

  劉雪婷輕輕地掙脫他的懷抱,待了好久,終於從睡衣兜裡摸出那封被手指蹂躪得不像樣的打印信,輕輕地放在茶几上。

  范之勳奇怪地抽出裡面的打印紙,看到那句話,意外了一下,愣了片刻,又很平靜地把信放在茶几上,慢慢地從煙盒裡抽出一枝煙,深深地吸一口,邊似歎氣邊急促地把煙霧“呼”地吐出來。劉雪婷的心直沉到深淵最底。兩個人都不說話,都忘記了去追究誰是寄信人。空氣總好像會在下一個瞬間徹底凝固一樣,然而誰都清楚,在此刻的每一瞬間,又有什麼東西隨時都可以爆炸開來,把所有美好和醜陋炸個粉碎。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