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二十(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范之勳發現自己表現得太冷淡,意識到自己不對,於是絞盡腦汁地去哄劉雪婷。劉雪婷得寸進尺,半天不搭理他。范之勳沒趣,只好干坐著看空氣練悶氣功,劉雪婷突然憂傷地說:“范之勳,你憑良心說,我對你要求好像不多吧?我只是希望你對我好一點,難道這有錯嗎?我的要求過分嗎?”

  范之勳心裡又暗暗笑了一下,好像很沉重的樣子,說:“雪婷,我知道你對我很好,可是我能做的只有這麼多了,真的!打個比方,你現在向我借一萬塊錢,可是我只有五百塊,我把這五百塊全交給你了,另外還拼了老臉向所有可能的人湊借了一千塊,對於我來說這一千五是所有能預借的和我的全部身家,可你還是覺得車水杯薪,遠遠不夠,但是除此之外,我也別無他法了,你叫我怎麼辦?”

  劉雪婷看著范之勳,很認真地思考這些話,想想對方說得也對,起碼比較真誠,只好輕歎一聲,不再糾纏這個話題。兩人收拾了一下,情深意濃地打的到市內的西武,范之勳幫劉雪婷買了一雙VERSACE的皮鞋,又買了一隻新款的LV手提包,劉雪婷再也沒擔心過自己要怎麼樣去回報范之勳了,太奇怪了,當她後來意識到這一點時,自已也大吃一驚!其實不用奇怪,一個女人在經濟上想著回報男人,多大代價也在所不惜,潛意識裡只不過是想和這個男人保持距離;而當她理所當然地接受禮物時,是因為她把自己當成他的女人了——當然,那些以敲詐和欺騙為榮的,以貪便宜為樂的女人們例外。

  兩人吃完了宵夜已是晚上十一點多,范之勳心血來潮地說:“我們不如晚上不回去,就在陽光酒店住算了。”

  “太浪費了吧?”劉雪婷看著對面的陽光酒店說。

  “我看你也累了,反正明天還想在市區轉轉買點東西,不如不回去算了,就這麼定了,我們訂房吧!”范之勳說。

  劉雪婷想了想,沒有異議的表示,說:“既然這樣,不如再散一會兒步吧。”

  “好。”范之勳說。

  兩個人牽著手,走到陽光酒店附近的一條街,發現成群結隊的男男女女站在路邊,或親密交談,或東張西望,范之勳輕聲對劉雪婷說:“憑我多年行走江湖的經驗,這些都是皮條客或站街雞。”

  “啊?這麼多人?不可能吧?!”劉雪婷掃眼過去,一陣一陣地起雞皮疙瘩,“這要都是做那些事的,也太壯觀了。”

  “肯定的,現在既沒出車禍,又沒打架鬥毆的,我以前有個朋友就說過這條街很多做那種事的,上次我們散步到這裡時,我就注意到了,現在又看到,更是確認。”范之勳深有把握地說。

  劉雪婷聽到這裡,突然想到一個好玩的遊戲,說道:“我們暫時分開走好不好?我走商舖門口,你就一直在人行道上往前走,如果有人跟你搭訕,你跟他們周旋玩玩,看有沒有好玩的事情發生。”

  范之勳先是反對,後來想想挺不錯的,又見劉雪婷很好奇的樣子,便答應了,劉雪婷獨自往一溜商舖的門口慢慢往前踱步,范之勳不急不緩地往同一個方向走去。果不其然,劉雪婷看到有男的走近范之勳,看他們說話,劉雪婷想到自己是遊戲的策劃者,忍不住笑。到兩人在紅綠燈的地方會合時,范之勳手上拿了三張印有赤身裸體美女照的簡單名片,和兩張寫有手機號碼的紙條。

  到了酒店套房,范之勳開始在劉雪婷的慫恿下給名片上的手機號碼打電話,劉雪婷摀住嘴,聽兩人的對話,對方是個四川口音的男人。

  范之勳:“你好,請問一下你這裡有女孩子是嗎?我是剛才經過你身邊時收到你的名片的。”

  對方:“是的,請問你需要什麼樣的女孩子呢?”

  范之勳:“你能說一說你都有一些什麼樣的呢?還有那價格是怎樣的?”

  對方:“嗯,這裡有漂亮的處女,價格是三千八人民幣,俄羅斯小姐是一千八,你放心,是正宗的俄羅斯小姐,絕不像有的人用新疆的女孩子冒充,學生妹一千二,普通小姐八百。”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