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二十(1)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女人揣了不為人知的秘密就跟好顯擺的窮男人揣了個碩大錢包一樣,遲早不經人挑逗和暗示都會一股腦倒騰出來。劉雪婷在看到小光的老公之前,常常不知不覺會自怨自艾一番,孤枕難眠時尤其憐憫自己,而看到之後,突然之間,知道自己親密的朋友圈子裡有一件更讓人關注和好奇的事,興奮得不行,感覺自己的憂傷和委屈都算不了什麼。這就像在高樓上看風景的人被黑了心的人推了一把墜了樓落地前砸到路人身上一樣,就算最終自己死得很難看,但想到死也有個墊背的,心裡舒坦多了。

  拿起電話,劉雪婷兩眼放光面帶笑容地給何韻打電話,聲音透著知道獨一無二秘密的自豪,何韻正忙得四腳亂跳,一看來電顯示翻開手機蓋就叫苦:“喂,雪婷啊!我忙得要死……”

  雪婷可管不了對方嘮叨什麼,自顧自地說:“何韻,你知道嗎?”

  “知道什麼?”何韻眼睛跟著一個裝修工人手上捧的瓷磚一直跑到廚房門口才停下來,心不在焉地問。

  “鐘輝有個情人!”劉雪婷頓了頓,才說出這句話。

  “切……他的情人大把,羅語煙不是和他比賽找情人嗎?”何韻不屑地說。

  “不是,是個男的。”劉雪婷痛快地說。

  “啊?”何韻瞪大眼,差點把手機塞進耳朵眼裡去了,“不是吧?”

  “你知道那男的是誰?”劉雪婷又賣關子。

  何韻的好奇心早吊到半空中了,迫不急待地說:“我怎麼知道?是誰啊?聽你這語氣我們認識?”

  “就是我帶到你店裡玩過的小光。”劉雪婷得意洋洋地吐出謎底。

  “我操……”從來說話嚴謹一板一眼的何韻脫口竟說出了這話,“這世界也太小了點吧。”

  劉雪婷聽到狂笑一氣,直在電話裡對何韻嚷:“你說出這粗話太奇怪了,哈哈,肚子都笑疼了。”

  何韻卻又開始一本正經了,說:“兩個男人,噢,我覺得這事有些噁心。”

  劉雪婷收回笑,也認真地說:“我也覺得這事有些噁心。”

  為了更好地剖析別人的噁心事,兩人決定面對面痛快酣暢地交流,劉雪婷也顧不得早睡養顏明天要見范之勳的事,兩人約好一個鐘頭後到振華路的“巴蜀風”吃川菜,那裡有所有同學都喜歡吃的“水煮魚”。

  兩人異常歡快地在“巴蜀風”見了面,女人就這麼奇怪,毫不相干的事可以讓她們如此的好心情和親密無間。“巴蜀風”人來人往,熱氣騰騰,嗓門巨大無比可以去跟唱秦腔的媲美的不時大聲吆喝的服務生,輓起袖子抹著腦門不住往嘴裡塞食物的不顧形象的食客。放在往常,看到這些劉雪婷早就抱怨一兩聲,最少也會輕輕地皺眉頭,但今天這些絲毫沒影響她的好情緒。“江團水煮魚”被服務生弄了個像大學宿舍裝衣服般的大盆子端上來,紅通通的尖椒,誘人的辣椒油,“夫妻肺片”極風騷地交錯在菜碟裡,“回鍋肉”像個慵懶的少婦般靜靜地攤開看著她們。兩人就著極開胃的幾碟菜和著別人極開胃的八卦故事,吃得開心無比,從羅語煙的“性福”分析到“幸福”;從鐘輝的“情愛”分析到“愛情”;從小光的“美麗”分析到“誘惑”,再深層次地說到他們的心態和感覺,擴展到他們之間的互相影響和過去未來,最後順帶回顧了在學校的一些美麗往事,倒是把倆人自己的煩惱忘得一乾二淨,快十點鐘才盡興分手。這還不算,回到家後,劉雪婷又接到何韻電話,聊了近一個鐘頭,才心滿意足地沖澡睡覺。

  第二天下午范之勳到深圳,劉雪婷餘興未盡,看到他便不住氣地絮叨起來,卻不料范之勳談興不濃,有些淡淡的,對劉雪婷說的同學的名字和什麼小光小明的絲毫不感興趣,只敷衍地哼哈嗯啊了幾聲。劉雪婷看得火起,情緒急轉而下,像個正往山上爬得起勁的人被什麼人在上面推了一把骨碌碌地滾到山底,跟個小媳婦般幽怨起來,說道:“范之勳,你到底什麼意思啊?一個星期才過來見我一次,還這副樣子。”說完坐在一邊生悶氣。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