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十九(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你會看不起我嗎?我說我老公的事?”小光睜著一雙善良漂亮的大眼睛問,他的臉上閃爍著一種讓人不忍追問到任何醜陋的簡單的光芒,不是刻意做作的,而是讓人一看便深信不疑的簡單。

  “不會。”劉雪婷真心地說,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樣。記得有一次她和公司的同事們一起去小梅沙玩,看到兩個男人當著眾人的面摟摟抱抱,全海灘的人都把眼瞪得像牛眼, 誰都掩飾不了臉上厭惡和鄙夷的表情,劉雪婷在一邊差點把腸子給吐出來。還有一次去書城買書,在人來人往的書城門口,看到一對高矮不一的男人勾肩搭背旁若無人往裡走,身邊經過的人各色表情都有,她當時有種把兩人一腳給踢到太平洋去的衝動,但是當小光溫柔地說他的老公的時候,她一點也不覺得齷齪和反感,她怎麼了?!

  “你老公對你好嗎?”劉雪婷試探地問。

  “非常好!”小光的眼睛閃爍著一種夢幻般的色彩,唇角有淡淡的笑意,像是一個初墜情網的小姑娘向人說到自己心愛人時的那種甜蜜表情,“他是我的初戀情人,也是我一輩子的愛人,我們在一起五年了,可他總是對我那麼好。來深圳之前,我在別的地方待了很長一段時間,也是和他在一起,後來我忍受不了思念他的痛苦,吵著要來深圳,他就帶我來了。”

  不知道為什麼,劉雪婷看著對方迷醉的樣子,有種心疼的感覺;他的楚楚的,略帶憂傷而又堅貞的表情,深深地打動了她。那時候,她沒想到對方是個男人,而只覺得他是自己的一個小妹妹,需要所有人來疼愛的純潔的孩子。

  “明天我要去市區,你想不想去玩玩?”劉雪婷不由自主細聲細氣地問。

  “好啊!”小光略猶豫了一下,開心地說。

  第二天,劉雪婷穿了件寬鬆的T恤衫,和小光一起打的到何韻的店裡,很奇怪的是,不僅何韻、李釗,就連大胖子也都對小光感慨疼愛有加,任何一個人看到他都只能用一種方式去表達自己對他的感情,那就是:又愛又憐。

  何韻把劉雪婷拉到一邊,惡狠狠地問:“這麼個男人,呃,男孩子,你不是勾搭上了吧?”

  “去你的,”劉雪婷半嗔半笑,“人家是有老公的人,況且你看我像是那種辣手欺花的主嗎?也不瞧瞧本小姐有多麼慈悲,多麼善良,多麼偉大,多麼……”

  “得了,得了,”何韻也笑了,“好奇怪啊!我從來沒見過長成這種樣子的男人。噢,不,是男孩子。不對,是男人……噢,我都糊塗了,雖然你的話裡暗示他是個同性戀(何韻稍稍頓了一下,好像不忍心在他身上安上這個有點難聽的詞語),但我一點也不覺得噁心和反感,相反,他惹人憐愛,長得那種水靈靈,嗯,還有那種純潔的樣子。太奇怪了,真的,好像只有看到他才能想像和體會到他的獨有特質,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我也想像不出有這麼樣的一個人存在於這世界上。”

  “都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劉雪婷笑著說。其實何韻說的正是她心裡想說的某一部分話,還有一些感覺何韻沒有表達出來,她也是,那是能意會不可言傳的感受。

  “你帶他出來,不怕他老公宰了你啊?”何韻笑問。

  “沒見過他老公,況且他老公應該擔心的是男人,而不是像我這樣人老珠黃的女人吧?”劉雪婷笑說。

  “嗯,你心情不錯,氣色也還好,對了,范之勳說過有什麼打算沒有?”何韻關切地問。

  劉雪婷的笑容一下子淡了下來,像濃雲陡然遮住了艷陽,沒有說話,輕輕地搖了搖頭。愣了會兒,何韻轉換話題,聊起了飯店的事,劉雪婷說何韻開業的時候她一定過來幫忙。

  兩人告別何韻幾人後,劉雪婷帶著小光到深圳書城消磨了兩個小時,共買了三百多塊錢的書,劉雪婷掏出錢夾子,沒想到小光早掏出錢來遞給收銀員了,打的到星巴克喝咖啡,小光又搶著買單,劉雪婷本就是好面子的人,半真半假生氣道:“你搶了我做姐姐的面子,我怎麼好意思以後再帶你出來?”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