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十八(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自從短信用戶因亂收費問題而大面積投訴後,中國信息產業部和各大運營商都相應制訂了二次確認收費的規定,特別是月定製用戶。這類信息的收費有兩種,一種是回復定製,一種是二次確認定製。當時市場部和運營商談好的是回復定製,但正在收費的節骨眼上,運營商管劉雪婷公司收費問題的人換了,主管人員執著地要用戶二次確認才扣費。這樣一來,因二次確認而收費的用戶從二十萬一下子驟減到幾千用戶,公司幾個頭頭腦腦緊急磋商,派人撈信息,知道新換的人是劉雪婷男友的姐姐——也就是彭一峰的姐姐,總經理和師景明都出面和劉雪婷和風細雨地交涉,希望她能出面搞定。商場如戰場,劉雪婷猶豫了兩天,改換扣費方式的時效已過,收費方式已定,劉雪婷回天無力,只好頗為難堪地向人事部提交了辭呈,各方各面真真假假地輓留了一番,劉雪婷去意已定,於是罷了。

  從此,劉雪婷就專心地待在家裡,像個小媳婦一樣,看看電視,淘淘碟,上上網,通通電話,沒事到街上晃晃,有時候跑到何韻正在裝修的飯店去坐坐,看何韻忙得一塌糊塗,自己也幫不上忙,只好百無聊賴地打的回家。開始幾天倒挺新鮮,不到一個星期,人就變得煩燥鬱悶起來,范之勳每天一個電話根本無法減緩她的相思和猜疑,說話就變得刻薄和幽怨起來。

  一個週六,范之勳來到深圳,開開心心地講他公司的事,劉雪婷聽了心裡很不是滋味,想到自己就是因為他才不能上班的,臉色就有點冷冷的,范之勳只以為這是懷了孩子的女人情緒不穩定,也沒當回事,還是興高采烈地帶她去南澳吃海鮮。回來的路上已經是晚上九點多,為了一句無關緊要的話,兩人在的士車上吵了起來,劉雪婷冷哼著說:“范之勳,你有點良心行不行?我劉雪婷沒名沒分地和你鬼混在一起,你以為我很開心啊?”

  “你不是說你愛我嗎?如果你真愛我就不會在乎什麼名分!”范之勳冷冷地回了一句。

  劉雪婷氣得喝令司機停車,范之勳不准停,司機有些不耐煩了,開開停停,最後還是范之勳佔了上風,不過一直到了蛇口的租房,兩人也一直再沒說話。

  這次來,范之勳幫劉雪婷帶了幾本育兒書,一些漂亮的名牌孕婦裝,和幾對漂亮柔軟的平跟鞋,走時又放了兩萬塊現金在抽屜裡,不同的是,這次走後,一連一個星期也沒主動和劉雪婷打電話。

  第一天沒接到范之勳的電話,劉雪婷也沒在意,知道自己和他吵架,一天不聯繫很正常,況且真有電話也不知道說什麼。第二天的時候,劉雪婷開始有些坐立不安了。到了第三天,劉雪婷開始擔心起來,思念和各種奇怪的念頭擾得她徹夜失眠。到了第四天,她已被自己折磨得不成人形,好像自己已然成了范之勳的棄婦。到了第五天,她終於忍不住了,給范之勳寫了E-mail。

  勳:

  我好想你,想你想得心都疼了。

  這幾天收不到你的電話,我如生活在地獄一般,我好害怕你從此便不再理我。勳,知道嗎?我徹夜難眠,頭疼欲裂,一想到你將要不理我,我便覺得萬念俱灰。我知道我錯了,我不該太小心眼,不該如此不信任你,也許你在北京很忙,也許你還有一些煩心事要處理,我不僅不體貼你,還增加你的煩惱。我什麼都不想要,只要你能多給我打打電話,多讓我聽聽你的聲音,不要讓我失去你的消息。你無法知道我有多麼在乎你,我在乎你超過在乎任何其他於我有誘惑力的生命裡最珍貴最珍貴的東西。我寧願放棄一切來換得你對我的愛,只要你不冷落我,只要你能抽空來陪陪我。勳,我要崩潰了,我真的要崩潰了,求你,求你給我電話……

  那個時候,范之勳和他的舊戀人在賓館床上,正瘋狂地邊向她的身體進攻邊說:“Baby,我愛你!”

  “如果你真愛我就陪我一整晚。”完事後他的舊戀人緊緊摟住他說。

  “親愛的,真的不行,況且你老公肯定也不喜歡你在外過夜,什麼時候我們抽時間出去旅遊,那樣就可以大大方方在一起過夜了。”范之勳起身。

  一個半鐘頭後,范之勳開車到公司,收到了劉雪婷的郵件,滿意地笑了。他要的就是這種結果。看來男人們常用的三不主義還是有用的,這三不主義就是: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