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十七(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怪我什麼?!”范之勳故意逗她,眼神甜蜜得像剛從蜜罐裡撈出來一樣。

  “不理你!”劉雪婷扭過身,假裝睡覺把被子蒙上臉,心裡樂開了花,范之勳的表現實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地好,這讓她有些不適應。

  那一晚,范之勳像個可愛的孩子摟著小寵物般溫柔地摟著劉雪婷睡了一夜,時不時咬著她的耳朵竊竊私語,時不時拿手輕輕觸摸劉雪婷的小腹,還好幾次從睡夢中笑醒,劉雪婷的心理負擔一放下,睡了近一個月來的第一個好覺。

  然而,范之勳一離開深圳,劉雪婷就失魂落魄起來。對方表現得如此激烈和狂熱,卻並沒有實質性地給她承諾或是交待,而她的個性,絕不會主動去向男人要求什麼。當務之急她最需要的當然是婚姻,可是他除了對孩子有興趣,絲毫沒有表現對婚姻有嚮往的想法,這讓她有些幽怨,感覺自己碰到了買櫝還珠的人,有一種不被識貨的些微慍怒。現在自己能做的,便是靜靜地等待了,好在等待本就像是生命裡的面紗,覆蓋了希望也遮掩了全部絕望。

  至於何韻,拿現金贖回曾家遠的第三天,曾家遠回到香港湊了三萬塊錢擺在她面前,說是要還給她,把她的臉都氣白了,有一種受侮辱的感覺,第一次發怒道:“你當我是什麼啊?你失業不告訴我,出了這種事還拿錢來還給我,你有沒有把我當老婆啊?”說這話的時候,何韻忘記自己正懷著別人孩子,以及那些天千方百計想和曾家遠離婚的事實。

  曾家遠看了她一眼,有些膽怯地低下了頭,像個剛和親人走散的孩子一樣無助,半天才說:“阿韻,我不能給你幸福,我們離婚吧,不過要再過一年,因為一年後,你就可以拿到香港身份證。”

  何韻和曾家遠結婚六年,按各種城市不同條件的規定,還過一年她就可以拿到香港身份證了。香港身份證對許多內地人來說都是一個極大的誘惑,可是說實話對她的誘惑並不大,只是曾家遠主動提出跟她離婚,還全心全意地為她考慮,讓她極羞愧。鼻子一酸,差點流了眼淚,這個又可憐又老實的男人,她真是恨也恨不起愛也愛不起。綁架事件之前,她倒是時時刻刻想著怎樣和他分開,可是一知道他失業了,想離婚的想法就丟到了一邊,甚至連情人李釗也丟到腦後去了,目前賺錢過日子才是最重要的,自己從來沒上過班,總不能兩個人都靠香港政府的那點綜援金過日子——當然,有相當一段時間確實是這樣過來的,但遮傷口的破布揭開了,傷處已顯現出來,不能假裝它不存在,痛的人雖是自己,但畢竟有礙觀瞻,得換塊乾淨的布重新把它給遮住或是包紮好。

  破屋偏遭連夜雨,何韻在李釗的陪同下打掉孩子不到十天,李釗就被商場炒了魷魚,何韻自己正焦頭爛額,也沒力氣問他是為什麼失業的,倒是被李釗帶來的一個消息吸引住了——他的一個朋友看中了振興路的一個門面,想接下來做飯店生意,投資不大,三十五萬左右,裝修大約十五萬,其他二十萬可以把亂七八糟的全搞定。飯店不是針對有錢人,而是針對一般的白領,主要服務是做商務套餐,送外賣,因為振興路附近有大型的白領辦公群,以及聞名全深圳的華強商業圈。

  經過李釗巧舌如簧的煸動,加上手上死錢越用越少的恐懼,以及三個大活人都失業的憂慮,何韻真動了想做生意的念頭。幾次跑到振興路逛了逛,發現那裡正如李釗所說的,商機很大,每家飯店都人頭攢動,更有不少來來往往穿著各種飯店標識的外賣服務生,讓她激動不已,恨不得那些客人現在全跑到自己那還沒影的飯店去,那些送外賣的服務生都是從自己的飯店裡走出去的,那些錢嘩嘩嘩地流到自己的口袋裡來。

  第二周的週二,李釗帶了何韻見他那個有意向與他們合夥的朋友,是一個大胖子,有著最純粹的北方人口音,笑起來好像再高的樓也可以把最頂端柱子上的塵埃震落,挺著個碩大無比的豬肚子,一副我做生意不是為了賺錢是為了打發無聊時光的滿不在乎的神情。何韻先就對對方樣子不滿意,但看對方表現得更不滿意,暗想可能這生意真好賺,便按下性子跟對方談起來。

  大胖子叫朱志新,是李釗的老鄉,據說是一名廚,走南闖北多年,甚至為美國總統做過極正式的晚餐。按他的說話,是打工的高薪已滿足不了他的更高層次的精神和地位的雙重追求,於是痛下決心離開深圳一家有名的大酒店,準備拿出積蓄來開始自己的事業,經不住李釗這個小老鄉的再三糾纏,只好把到手的銀子分一半出來。當然,“人多力量大,資金足好做事”,他慷慨激昂地自我吹噓了一番後,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因為李釗和朱志新的關係極鐵,大家邊吃飯喝酒邊就投資意向達成了口頭協議,何韻拿出十五萬來先做裝修,五萬塊做其他用;朱志新和有關方面簽租賃合同交租金,招工宣傳以及其他,大約需操辦十五萬。飯店營業的模式都想好了,何韻投資大頭,老闆娘理所當然是她,員工培訓和管理歸李釗,朱志新按利潤分成,但有一個條件,因為同時他還在做大廚,所以必須有一份工資,按他在其他大酒店工資的一半標準,月薪最少開一萬。何韻聽了有些不開心,可是想想好像也沒什麼大不對,答應了。

  何韻一回家就忙著籌款,自己全部存款加起來才十七萬,上次贖老公的時候花了三萬,好在曾家遠把那筆錢補上了,還有三萬塊錢的空缺,李釗有幾千塊錢放在自己這裡,二萬多塊不是大數目,可是真開口向人借也怪難為情的,不過要做老闆娘的興奮終是蓋過了籌錢的煩惱。何韻那天去商場買東西,發現商場的大鏡子照出自己神清氣爽,臉光皮白,破天荒地,毫不手軟地為自己買了一瓶過百元的眼霜。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