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十七(1)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是誰在漫漫長夜裡時常垂首把你想起?

  是誰在深深的孤獨裡與你相偎相依?

  是誰在酒醉裡一聲一聲輕輕呼喚你?

  是誰在飛花墜落時為你掩面而泣?

  是誰在年華裡與你榮辱與共生死相隨?

  又是誰在百年之後與你攜手同歸故里?

  親愛的,回頭看看吧,看看那雙深情的眼眸如何在緊緊追隨你……

  劉雪婷實在是冤枉了潘淵,這個對她忠心不二的男人壓根就沒想過要刻意去打聽她的隱私;她可能也沒想到,這還是他為她打的一架而得來的信息呢!

  那年,潘淵偶爾聽到同宿舍兩個男同學鬼鬼祟祟地說到那個男人是因為打賭才去追的劉雪婷時,肺都要氣炸了,不惜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找機會和那個男人算賬。可是劉雪婷始終跟他在一起,讓他下不了手。終於逮著一個機會,他以一種餓虎撲食的姿勢衝上去,可惜勢單力薄,枉有打架的力氣卻沒有打架的經驗,三下五除二就被那男人撂倒。男人鄙視地說:“下次想找人打架的時候先找地方稱稱自己有幾兩幾錢。”但也並沒有把他怎麼樣,聽他講清楚找自己打架的理由後,輕描淡寫地告訴他:“自己的愛情不需要向別人坦白和說明。不過看在為劉雪婷打架的面子上,男人告訴他自己非常在乎劉雪婷。

  也不知道為什麼,看那個男人的表情和眼神,潘淵不知不覺便信服他了,也隱隱知道劉雪婷為什麼會喜歡他的原因;他灑脫,自在,居高臨下那種萬事皆為我掌握的氣勢,讓潘淵自慚形穢,但是臨走時潘淵還是腫著臉氣勢磅礡地甩出一句:“你要是有負雪婷一點點,我會拿命來跟你算賬!”

  後來不知哪個缺德鬼告訴劉雪婷那個男人是欺騙她的,而此時劉雪婷已懷孕近三個月了。劉雪婷明確表示和那個男人覆水難收,在陪倔強的劉雪婷做了人工流產手術後,經過無數次的軟磨硬泡,發現再無可能與劉雪婷和好,那個男人只好無奈地把保護劉雪婷的權利無償轉讓給潘淵,並仔仔細細轉告了醫生的話,這就是潘淵這次在劉雪婷面前如此發威的緣故。雖然劉雪婷並不知道也沒允許,可是他總在潛意識裡藏有一份照顧劉雪婷的義務和行使一種特權的優勢。

  劉雪婷一到家,聽到電話響,看來電顯示是何韻打來的,賭氣地不接電話。她現在把滿肚子的氣全撒在何韻頭上,責怪對方不該把這事告訴潘淵。電話執著地響了幾百遍後,氣不知不覺消了大半,好像電話鈴響就是專為她出氣的。何韻告訴她,自己昨天才去醫院做了人流手術,所以才叫潘淵去看她,請她原諒。聽到這話,劉雪婷倒不好意思了,反過來安慰對方。

  到現在,孩子的事再也瞞不住范之勳了,一連兩個該她去北京的日子她都沒離開深圳。潘淵的話也有些對,自己是有些自以為是,也許孩子的事並不那麼可怕,男人並不是都那麼無情無意,可怕的是自己不敢正視不能信任別人的心態。也不一定會嚇走自己愛的男人,可是真留下來又怎麼樣?就算范之勳願意結婚,那也難保不落個“奉子成婚”的名義,她可不喜歡這樣,她要的是純粹的愛情,純粹的肉體和心靈的結合。

  第二個週六,范之勳按約來深圳,兩個人坐在彭年酒店吃了自助餐,去電影院看了場電影,回到酒店套房,劉雪婷一直顯得悶悶不樂,矛盾著要不要現在把這事告訴他,或是再拖一段時間。范之勳很溫存地想親吻她,被她一把推開,側身躺在床上,好像個受了委屈卻說不出口的小媳婦。范之勳用盡已婚男人的哄女人的全部伎倆,也沒把劉雪婷的情緒翻轉過來,突然看到她不聲不響地流眼淚,弄得莫名其妙,正在琢磨自己哪兒做得不對,劉雪婷用一種我不在乎你的態度我只想告訴你一個事實的故作高傲的神情含糊不清地說:“我,我有了……”

  范之勳愣了一下,反應過來,睜大眼看著劉雪婷,矢口叫道:“你有了?!”確信劉雪婷是因為這件事才對自己表現得不同往日時,激動地把劉雪婷抱起來轉了個大圈子,意識到她肚子裡有自己敢想而不敢奢望的寶貝孩子,像放名貴器皿似的把她小心輕放在床上,滿眼的感激和興奮,不住地吻她,一副忘形孩子的模樣。劉雪婷破泣為笑,又有些難為情,嬌羞地把他湊到自己面前的臉孔推開,說:“都怪你!”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