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十六(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果然不出劉雪婷所料,董事長的懷柔姿態一顯,師景明出面到幾個省逛了一圈,一些投訴的人就銷聲匿跡了,只有一兩個在叫囂不停,不過用錢就很快打發了。董事長親自批示,師景明外交有功,薪水漲一級,劉雪婷把關不嚴,罰款二千,策劃部經理疏忽大意,扣除本月獎金。

  對此結果,劉雪婷和策劃部經理都極滿意,不滿意的是師景明,他首先沒想到的是董事長會親自跟他說明要他去處理這事,處理不好自己沒面子,處理好了又實在不甘心,真像是做賊的摸黑偷了自己的家,讓他鬱悶不已;二來不滿意的是公司對劉雪婷只採取了罰區區兩千塊錢就了事的決定,讓他極其牙癢,就像是拿錘子砸人腦袋卻只砸到對方鋪在地上的棉襖一樣。只好以後找機會吧,師景明心裡安慰自己。

  公司煩人的事一忙完,劉雪婷終於下定決心去解決孩子問題了,坐在手術室外的椅子上,身邊的男男女女晃來晃去讓她頭暈眼花,手術室裡隱約傳來的女人呻吟聲讓她噁心想吐,腦子裡像干水泥剛澆了水一樣,越來越僵越來越麻木,一個長得天生就像是為了來這個世界受氣的黃臉女人在大聲說著:“如果為了婚姻可以結婚,如果為了愛情就千萬別結婚!”

  劉雪婷不由敬佩地多掃了對方幾眼,她的又白又胖的女伴正用一種我活我自在的神態同情地看著她,顯然是不準備用富人的多餘同情心向窮人表示自己的大方的。劉雪婷轉過臉直勾勾地盯著一個男人,看得那男人手足無措。其實她根本沒看到那男人,只是在想自己的心事,手不覺地碰到了裙兜裡的手機,掏出來,莫名其妙地給何韻打了個電話,何韻的尖叫聲喚醒了她,陡然記起自己在幹什麼,掛了電話。

  “十五號。”護士拿著卡號對著候醫室裡的人叫。

  劉雪婷心“咚”地猛跳了一下,就好像自己的心是個黑不見底的深淵,有人抱了塊巨石不管不顧地扔了下去發出的一聲巨響一樣,腿發飄地站起來,說話有點哆嗦,有氣無力地回了聲:

  “我!”

  “脫掉褲子。”女醫生面無表情地說。

  劉雪婷難為情地低下頭,假裝不在乎地說:“我這是裙子。”

  “裙子也要脫掉。”醫生冷冰冰地說。

  護士戴著消毒手套在弄那些丁丁噹噹的手術小器械,劉雪婷聽得心緊似一陣。剛坐上手術床,放在旁邊一張椅子上的手袋裡的手機狂叫起來,劉雪婷飛快地跳下床套上裙子,像落水的人抓住了救命草一樣。電話是潘淵打來的,不容置疑地說:“你現在馬上給我到醫院樓下來!”劉雪婷聽了這有些霸氣的話,居然溫溫順順地答:“嗯!”

  潘淵一見到劉雪婷,像要吃人的妖怪一樣把她狠狠地看一眼,急切地說:“你沒事吧?”

  劉雪婷臉紅了一下,有些難堪,但面子重要,假裝一副不關你事無所謂的樣子挺直了腰背,登登地往前走。潘淵一把拉過她,用力地塞進一輛剛下了客人正空著的的士上,劉雪婷沒有做大反抗,閉著嘴不說話也不看他。

  兩個人憋足勁瞪著眼坐在風情吧不說話,好像誰先開口誰就會輸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一樣。潘淵一口氣灌了兩杯咖啡,把一壺南山給干光了,劉雪婷一口一口地抿橙汁,像品紅酒一樣,第二壺南山咖啡上桌的時候,潘淵終於忍不住開口:“你,你叫我說你什麼呢!你總是這麼自以為是!”

  劉雪婷瞟了他一眼,撇了撇嘴角,一副怎麼也輪不到你來教訓我的表情。

  “何韻說你準備做刮胎手術,你知不知道你是不能再刮胎的?”潘淵咬咬牙說。

  劉雪婷驚詫地看了他一眼,奇怪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你當年在學校三個月做的人流,醫生說你天生子宮壁太薄,那一次做人流時就非常危險,差點刮穿子宮壁,醫生有交待,以後萬一要做,最好是孩子大幾個月再做引產手術。”潘淵把手中的咖啡杯底在盤子中劃圈子,低聲而清晰地說著,眼睛不看劉雪婷。

  所有往昔刻意逃避的屈辱和憤怒噴薄而出,劉雪婷腦子好像要炸開了一樣,咬牙切齒地衝著潘淵說:“全班的同學都知道我這件丟人的事?是不是?甚至是全系全校的同學都知道,是不是?你真卑鄙,連這種隱私也打聽。”劉雪婷說完甩手衝出咖啡廳。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