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十五(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第二天,劉雪婷哈欠連天地在辦公室看中國信息產業部發的檔案,收到何韻的電話,把事情瞭解了個大概。

  曾家遠出身普通,文化底子薄,在香港做地盤工多年——相當於大陸蓋房子的泥水工,月人工在一萬二到一萬五之間。本來像他這樣的男人在香港是很難找到老婆的,大陸開放,香港回歸,最底層的香港人也可以挺直腰桿到大陸來冒充大款了。打個比方,在香港吃一碗麵要二三十塊錢,在深圳到一個普通夜市攤可以叫上一個雞煲;在香港的酒樓吃上一桌要兩千,在深圳同樣規格的酒菜兩三百塊就可以搞定。更讓他們傷感的是香港女人不是遠嫁他國,便是攀本港富貴,差的也要找個年齡相當或是有學問一點的,像他們這樣又窮又醜的老菜幫子壓根就沒想過還有機會找老婆。深港通後,像他們這樣的人不僅可以來大陸揚眉吐氣,還讓大批的內地女孩子追著捧著當香餑餑,最讓他意外的是,經過朋友的撮合,大學生何韻嫁給了他,這讓他覺得不可思議又受寵若驚,所以竭盡全力地為何韻做好一切事情。

  全球經濟不景氣,香港也幾近深淵,失業率不斷攀升,各方官員想盡一切辦法提高就業率,可惜是僧多粥少。很自然的,沒有新技能知識貧乏的曾家遠也捲入了失業大潮,而且一失業就近兩年,一直靠拿香港政府每月四千多港幣綜援金過日子,每月交給何韻三千五人民幣後,所剩無已,來回香港、深圳的車錢扣除後,有時候在香港吃餐飯都覺得奢侈。而他多年來的積蓄已在買給何韻的房子上傾囊而盡,甚至每月要靠他近七十歲的開了家小士多店的老母再補貼一些才勉強度日。其實近一年多不與何韻交流,他實在是有苦難言。開始是怕開口說話,因為一說話就可能露餡說出自己失業的事,他怕何韻看不起自己而離開自己;接著是一直無法再找到工作而心灰意冷不想說話,最後乾脆見到何韻就開不了口說不了話了。

  他很愛何韻,那是像他這個年紀這種性格的人所能表現的最熱烈最無私的愛了。這輩子,他很少有什麼機會接觸自己想要的女孩子,甚至連普通的戀愛也沒有過一次。他太平凡,平凡到他近四十歲沒有女人旁人也不覺得奇怪。認識何韻之前,他的所有夢想和快樂都聚集在和地盤工們說粗話,去一些收費便宜的酒吧喝幾杯,看一些黃色光碟,以及收工後回家對著裸女圖片意淫上,偶爾到一個眾所周知的低檔妓女那裡光顧一下,那也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和何韻結婚後,那才是他幸福的開始。何韻有知識,有修養,從來不問他的工作性質,也從不過問他的薪水到底幾何;更讓他意外的是,何韻跟他時還是個處女,他暗謝上帝,讓他如此幸運。

  可是上帝照顧了他一陣子就忙別的去了。失業後的一段時間,他托朋友,托親戚,查報紙,想盡一切辦法,依然無法找到工作,絕望得都不想出門見人了。但是怕何韻懷疑,他還是要做做樣子,像從前一樣早出晚歸,找一個地方巴巴地坐一上午,或是在羅湖火車站溜躂整個下午,到了差不多的時候假裝放工回到家裡。有一天在羅湖火車站照例悶待著,一個看起來文質彬彬的人看上了他,旁敲側擊地問他想不想賺錢,他當然想,他都快窮瘋了。幾經搓合,他利用來去自由的香港人身份幫他們從香港帶搖頭丸來深圳,每顆有兩塊的好處費,差不多他每次可以帶一百顆。開始幾個月,還算順利,也安全地每月賺了幾千塊錢,可是近一個月來,他已失手四次,不是被警方抓獲,而是每次一過關就被幾個小流氓明目張膽地搶去了搖頭丸。他們中的兩個人像攙新娘似的分別攙著他的胳膊,另外一個人像跟他說悄悄話般親暱地用刀頂住他胸口,還有一個人大大方方地在他身上、袋子裡摸索。不管是在煙盒裡,還是在褲襠裡,抑或是在包裡的最夾層,每次他們很快手到擒來,摸到搖頭丸揚長而去。

  而這種事連聲張也不敢,就算是正常物品,聲張也沒用。有一次——那時候他還在地盤上工,他過羅湖站時就見幾個小流氓搶一個乾巴巴但戴滿了黃金的香港人,香港人大聲呼救,羅湖車站人潮洶湧,行人匆匆走過,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為香港人說一句話,惟恐避之不及,最後眼睜睜地看著香港人身上的金項鏈、金戒指、金手鏈以及手中的手機,和背上的包被那幫小流氓不慌不忙地卸下,滿足而去。另外有一次,他沒上班,也還沒有做“運輸”生意,沒事在火車站的一個人行橋下想心事。一個胖太太邊走路邊打電話,兩個年輕男人過來很溫和地問她借手機,胖太太不理,一個人扭住她的胖手,另外一個人像摘朵花般地笑嘻嘻地摘去了她的漂亮新款彩屏手機,胖太太的狂呼聲沒有打動任何一個路人。

  現在,他四次交不上貨,那個文質彬彬的人終於發怒——他發怒是因為他的上頭在發脾氣,但也並沒有怎麼為難他,只要他賠了錢就了事,要是不賠錢,那個人說,他有能力隨時讓人下了他一條胯子,或是廢了他的一隻胳膊。就算這事弄到公家,他也不可能有好果子吃,因為,不言而喻,他的上頭敢做這種生意,背後肯定有人。曾家遠是個地地道道的老實人,他膽小怕事,一生不做出格的事,他也沒膽量和那個看起來像好人的人過招,所以,他答應賠錢,這事到此為止。

  “你打算怎麼辦?”劉雪婷也不打哈欠了,在電話裡焦急地問何韻。

  “我?我能怎麼辦?我現在想自殺!”何韻苦笑著說,她做夢也想不到,這個家鄉人人羨慕的自己的香港大款老公,不過是個地盤工人。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