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十五(1)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經過足足兩小時喋喋不休的廢話和痛心疾首的自責後,彭一峰見劉雪婷還是一副似笑非笑,愛信不信的神情,便住了口,一副要殺要剮隨你但請你一定要原諒我的樣子看著她。

  劉雪婷說:“你把鑰匙還給我吧,這是我還給你的錢!不要再說多餘的話了,沒有意義。”

  說實在話,彭一峰到底說了些什麼她還真沒記住,她的腦子裡一直來回交織著那個場景:彭一峰牽著那女孩的手正親親熱熱地往前走時看到她的那一瞬,像甩一塊燙紅的烙鐵一樣飛速甩掉那女孩子的手,然後不管不顧地跑過來一臉無辜地跟她解釋,委屈得好像剛才是有人拿槍在後面頂著他非要他這樣做一樣。她幾乎難以想像男人可以做到如此絕情又可笑,更難以想像上午還在郵件裡向自己表白火熱的愛情下午就可以牽著別的女孩子的手濃情蜜意。真虛偽!劉雪婷在心裡暗笑一下。

  彭一峰見已到了沒有輓回的餘地,像死了親爹般沉重地從房間拿出鑰匙放在劉雪婷面前,劉雪婷把卡推到案頭顯眼的地方,見他沒再表示什麼,便起身離開了。

  誰在用琵琶彈奏

  一曲東風破

  歲月在牆上剝落

  看見小時候

  猶記得那年我們都還很年幼

  而如今琴聲幽幽

  我的等候 你沒聽過

  誰再用琵琶彈奏 一曲東風破

  楓葉將故事染色 結局我看透

  ……

  劉雪婷頭暈腦脹地出來,漫無目的地走在來來往往的人流中,恍恍惚惚聽到一家音像店裡傳來這首歌,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很難受,站在一個無人的街角處,捂著臉狠命哭了一場。

  親愛的,請不要告訴別人你很悲傷,很多人比你更悲傷,只是在這個忙碌的城市,他們還來不及停下來悲傷就要馬不停蹄地往前趕他們的路了。

  李釗沒有食言,真的把他月薪的一半交給何韻了。在何韻那個晚上坦言自己已婚後,他不但沒有嫌棄她,而是更細心更體貼地對待她了。這加速了何韻想要離婚的決心,只是找不到合適的契機開口和曾家遠說。現在她不僅很少回家做飯,而且幾乎不再正眼看曾家遠,偏偏曾家遠老是不死不活地回家待著,這讓她極其厭惡,恨不得有個什麼魔法把他瞬間變得無影無蹤,永遠不再出現在自己面前。

  一天何韻回家拿換洗衣服,發現曾家遠不在家,心裡一陣舒暢,正欲好好地沖個澡,不料手機響了。對方是個陌生人,用極其冷漠的聲音告訴她,曾家遠販毒被人抓獲,晚上九點帶三萬塊錢去崗廈村天堂苑爛尾樓的第三層,不然曾家遠會沒命見她,並讓曾家遠跟她說話,喪魂落魄的曾家遠簡單地告訴她這是事實,希望她想辦法弄到三萬塊錢送過去,更不要報警。

  何韻一下子懵了,半天摸不著北,像有一台正工作的笨重龐大的絞拌機被誰硬塞進她的腦子裡一樣。回過神來拚命打電話給曾家遠,曾家遠的手機通了但一直沒人接聽,只好打電話給劉雪婷,劉雪婷也是第一次碰到這事,也一下子慌了,但比何韻要冷靜很多,說道:“既然你老公叫你不要報案並且送錢去,肯定有苦衷,不如就依了吧,如果你不夠我可以想法湊一些。還有,最好找個男人陪你去。”

  兩人心急如焚地商量了一下,最後由何韻打電話給潘淵,湊齊了錢,由潘淵陪著何韻去那個陌生人指定的爛尾樓,劉雪婷在何韻家等著電話,防備有什麼意外立刻打電話報警。

  晚上十一點不到,三人就回來了。何韻跟個霜打的茄子樣有氣無力地開門,潘淵跟個心不在焉的小偷似的跟在何韻身後,曾家遠像條又老又醜的喪家犬般跟在潘淵身後。三人魚貫而入,劉雪婷睜大眼看著這三人表情,當看到潘淵時,尷尬地笑了一下,這是兩人年後的第一次見面。潘淵連坐也沒坐,跟何韻夫妻打了個招呼,轉身便走了,劉雪婷估摸著出門不會跟他撞一塊,也找個藉口很快地離開了。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