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十四(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就這樣,何韻胡思亂想了一晚上,徹夜未眠。

  李釗下班回到租的房,發現家裡多了一種說不出的肅穆的味道,想了想,明白是從何韻的臉上散發出來的。他假裝不能體會這種嚴肅似的,蹭過去親一下何韻,說道:“老婆,誰欺負你了?繃著張小臉?”

  何韻不說話,聽著他的打情罵俏心裡一直極受用,但現在更多的是忐忑:無法想像,當自己說出真話後李釗會用一種什麼態度對待她。

  心不在焉地吃了飯,若有所思地和李釗一起收拾洗淨了碗筷,又慢慢騰騰地沖完了涼,直到兩人都爬上床了,何韻依然沒有主動開口說一句話,就在李釗準備放棄再去逗她開心而轉身睡覺的時候,何韻終於狠狠心閉上眼說:“李釗,我有件事想跟你說。”

  “嗯,你說吧,我聽著。”李釗又翻過身在她耳邊溫柔地說。

  又沉默了好久,何韻終於說道:“我是結了婚的!”

  李釗不說話,聽得到在靜寂的夜裡艱難地吞唾沫時喉嚨發出的聲音。

  何韻在黑暗中靜靜地聽著自己狂亂的心跳,空氣好像凝固了一樣,等待著他給自己一個承諾或是一種宣判,這種等待的每一個瞬間都是一個痛苦得難以忍受的漫長過程,她覺得自己隨時都會崩潰,心好似在尖刀上被剜割,在烈火上焚燒,恥辱和羞愧,後悔和期待,生和死種種複雜的感情瞬間在腦子裡攪成一團。

  終於,也不知過了多久,她好像快要暈過去了,哆嗦著坐起來,就著窗外滲進的微微夜燈的光亮準備穿自己的衣服。其實,那時候,只不過跟她說出那句話不到兩分鐘的時間而已。

  “阿韻,你愛我嗎?”終於李釗開口問,聲音裡帶著一些說不清的感情和力量。

  “我愛你!我愛你勝過愛我自己!”何韻顫抖著說。

  李釗一把抱住她,狠狠地吻著她說:“親愛的,讓我們忘記這該死的現實,好好愛一回吧。”

  范之勳離開深圳的第二天,劉雪婷收到一封彭一峰情真意切的郵件,郵件裡不僅柔情蜜意地回顧了兩人的感情史,細心誠摯地羅列了他認為劉雪婷可能不喜歡的他的一些行為並表示改正,情深意長地訴說了自己對雪婷的那撲不滅的愛火,激動萬分地把兩人在一起可能有的幸福憧憬了一番……總而言之,他相信劉雪婷是因為工作的壓力才導致現在的狀態不佳,才和他使小性子;他認為作為一個有責任心的男人,將會大方地包容她的所有小缺點,一如既往地愛她,並以加倍的熱情來對她好,讓她成為深圳最幸福最漂亮最可愛的女人。

  劉雪婷看到郵件哭笑不得,對方壓根就沒瞭解過自己,卻不知哪來的這麼多不切實際又荒唐的想法。看來真的不能再拖了,得盡快跟他談談,把錢還給他,並把鑰匙要回來。劉雪婷呆呆地坐在辦公室裡想了半天,最後還是決定去他家找他,分手的事說出來有可能撕破臉,到時把一張銀行卡當著眾人的面推來推去也不是什麼好玩的事,在比較私人的地方,一來說話不必像在眾人前藏著掖著,二來就算翻面也不至於丟太大人。

  劉雪婷打的到彭一峰的住處,那是一個專為公務員興建的漂亮公寓區,這地方她來過一次,但記不大清楚彭一峰的房間在哪裡,站在人行道上使勁想一想,好像就是這棟樓的五樓三室。正準備打個電話給對方確認一下,突然發現從那棟樓邊走來一個熟悉的男人和一個不認識的女人,兩人半依半傍,親熱無比,笑顏如花,儼然一對熱戀中拿炸彈也轟不開的情侶,劉雪婷的腦子和眼睛一瞬間好像都不太好使喚了。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