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十四(1)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客廳裡一如既往地傳來曾家遠睡熟後的呼嚕聲、磨牙聲、翻身的聲音,何韻在臥室裡輾轉反側,無法入眠。自從知道自己懷孕後,她對曾家遠的感恩心就淡了,甚至有一種說不出的厭惡和憎恨。當李釗在幾天前把三千塊錢還給她後,她對他的感情好像更進了一步,李釗還跟她說,以後每個月最少把工資交給她一半讓她好好保管,這讓她心裡很受用。

  孩子很重要!她不想否認,一個健康的嚮往家庭生活的女人在知道自己有了孩子時是多麼的激動!這段時間,她老做夢,夢見一家三口在蓮花山放風箏,去紅樹林散步,去弘法寺燒香,去小梅沙看海,去國外旅行……毫無疑問,男主人公是李釗,夢裡一切都那麼甜美和快樂,可是一睜開眼,看到這死氣沉沉的房子,看到曾家遠那張沒有表情的臉,她就垂頭喪氣,簡直連死的心都有。

  “離婚?!”

  這念頭第一次如此清晰無比地竄入她的腦際,她愣了一下,坐起來,好像怕曾家遠能看到她的想法而橫加干涉似的,她下意識地又去看臥室的門。客廳裡傳來曾家遠驚天動地的呼嚕聲,何韻一陣膩歪,無法想像自己怎麼跟這個委瑣的男人過了六年。自從和他結婚以後,她便把自己的夢想埋進十八層地獄,把青春一日一日消磨在瑣碎和無聊的家務中,甚至不敢回頭懷念曾經美好的歲月不敢展望那永遠看起來都是重複的未來。六年!多麼漫長而又短暫的歲月。自己從一個風華正茂的女孩子變成了一個錙銖必較的煮飯婆,是他埋葬了她一去不復返的青春!是他用廉價的金錢和感情奪走了她的快樂和希望。

  何韻憤憤不平地爬起來,摁亮台燈,鏡中的自己看起來讓人害怕,又蒼老又難看。看,這就是跟一個老男人結婚的後果,為什麼還要過這種讓人窒息的日子?以前委曲求全是因為他對自己好,可現在呢?一年多了也不跟我說一句話,這事肯定有問題,找機會我要和他的朋友打聽為什麼會這樣?難不成他有另外的女人?可是看起來又不像。噢,也許是他檢查出了不能生育這個事實,所以才……憑什麼我還要為他做犧牲?最讓人氣憤的是,他無法生育,卻從不告訴我,要知道,孩子對一個女人一個家庭是多麼重要!何韻在為自己開脫的時候,沒想到這些話有一大半是劉雪婷曾跟她講過的。只是那時候是劉雪婷的,現在全變成了自己的想法。

  “想辦法讓他主動離開這個家!何韻一邊爬上床一邊有點心驚但卻興奮地想著。或者,乾脆把房子賣掉,在別處買房子,這樣就可以和李釗在一起了。想到能和李釗名正言順地在一起,何韻心就甜甜的,滿滿的,似乎只要輕輕動一下,心裡的幸福快樂就要滿溢出來一樣。

  可是,離婚的事怎麼辦?沒有和他離婚是不可能和李釗結婚的,不結婚怎麼可能有自己的孩子呢?看來賣掉房子一走了之這做法不大行得通,還是得先離婚。最好是他主動提出離婚,這樣我就不會有什麼麻煩了,要不,把他給神不知鬼不覺地弄死?聽說有一種慢性藥每天在飯裡或湯裡放一點就會讓人慢性中毒直至死亡,但是,這個好像太殘酷了點,自己……這種事只能想想,真要去做太恐怖了,也下不了手。還有,要是真離了婚,生活來源怎麼辦?李釗一個月就三四千塊錢,沒有多少剩餘,自己又沒有工作,以後還要生孩子……嗯,讓我仔細想想,要是真離了,車到山前必有路,大不了再去找工作。怎麼說也還有張文憑在那裡,就算再糟,自己也還有那筆存款,可以做個小生意什麼的。總之,和曾家遠是沒辦法過下去了,一輩子這樣死水般地活著跟死沒區別,生活需要改變,我要過另外一種有激情有希望的日子,這是我應有的權利……

  但是……好像這一切都是自己一廂情願,怎麼開口向李釗說自己已婚這件事呢?就算自己算盤打得再好,如果李釗很介意我是個已婚女人,那我想這麼多有什麼用?不如離婚這事先放一放,看李釗對我的態度,如果他真心愛我,不介意我的過去,那我就一定想辦法離掉;如果他介意,或者是猶豫,我還是這樣過日子算了。雖然曾家遠討人嫌,但還算是一張不錯的飯票,不能到時弄得雞飛蛋打一場空。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