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十三(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那時候,他們正好走到一個巴士站,左邊有些潮濕的地上,垂首跪著一個大約二十四五歲的年輕人,面前鋪著一張白紙:太餓了,找不到工作,請好心人幫幫忙……年輕人的身邊有一個很髒的旅行袋,上面歪放著半瓶礦泉水和一隻乾癟的黃麵包。范之勳沒有說一句話,放開劉雪婷的手,從口袋裡拿出錢夾,掏出幾張一百塊的,數都沒數,用拇指、食指、中指把錢不經意地夾攏疊成很小的一團,輕輕地彎下腰,像過年時慈愛的長輩給心愛的小輩壓歲錢般把紙幣輕輕塞進年輕人的手中,然後立起身,若無其事地牽起劉雪婷的手,緩緩往前走著,並很自然地撿起剛才的話題。

  劉雪婷看到這裡,心,輕輕輕輕地跳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拉緊了他的手。“親愛的,怎麼樣讓我保持矜持不說我愛你又能讓你體會到我那深深的愛意?”

  “這段時間你老是關機,上周沒去北京也沒跟我說一下,現在看你臉色又不好,有什麼事情嗎?”終於,走到廣場的時候,范之勳問。

  劉雪婷張了張口,差點說出懷孕的事,想了想,終於以她一貫的懶散語氣說:“沒什麼,只是沒休息好而已。”

  就她目前的心態來講,她寧願逃避也不願面對現實。她很喜歡這種方式的交往,彼此沒有承諾然而感情濃厚,只要思念便相聚一起,而且,潛意識裡,她總認為男女相守太久便會互相產生厭煩甚至厭惡的情緒,和彭一峰不定期同居便是一個例子。幾年前,兩人剛在一起的時候,彭一峰真是把她當做珍寶般地寵著,有一次去東門的九龍城淘碟,他有緊急任務要先離開,而她還想繼續在東門逛逛,他死活不答應,非得把她送上回家的的士才放心。因為他認為東門人太多,空氣不好,他怕她被人偷或是被人劫,就連被人擠也讓他擔心。而現在,他在晚上可以用瑣碎的小事煩惱她讓她整夜睡不好,想想就可怕。

  若要他不離開,別問過去,也別問將來……

  街邊的音像店裡傳來林憶蓮的歌,神情散淡的劉雪婷像被人打了強心針般地突然活潑起來,眼睛流光溢彩地看著范之勳說:“我們去泡吧好不好?”

  “好,我聽你的。”范之勳說。

  兩人打的到了紅番區,找到面對表演台不遠的地方坐下,劉雪婷叫了半打啤酒,范之勳叫了紅酒;一幫野模正在台上扭著屁股走著並不正規的模特步,身上的廉價羽毛狀的衣服或沖天或指地亂糟糟地飛揚著,音樂聲震耳欲聾,到處都是喝得滿臉通紅的年輕人,人們在這裡盡情地揮灑著過度的精力,不時有女孩子從酒台的旁邊站起來,四處走動炫耀著自我感覺良好的身材,誇張地或張大口笑著,或一臉處女的聖潔表情。空氣污濁不堪,范之勳溫柔地看著劉雪婷,並不看表演台,直看得劉雪婷不好意思,問:“你幹嗎看我啊?看臺上的模特兒們嘛,她們長得這麼漂亮。”

  “不漂亮,沒一個有你漂亮。”范之勳笑著說。

  “虛偽!”劉雪婷半嗔半羞地說。

  “真的真的,本來就是真的嘛!”范之勳笑著說,“你看我是一個虛偽的人嗎?”

  劉雪婷想了想,覺得他不是一個虛偽的人,紅著臉不說話,一口氣跟個農民似的灌了半杯紅酒,過了半天才不好意思地沒話找話:“你最受不了什麼樣的女人啊?”

  “我啊,沒有什麼特別受不了的,嗯,最受不了的是胖女人發嗲!”范之勳認真地說。

  劉雪婷看范之勳皺著眉頭的樣子,想像著一個胖女人發嗲的樣子,笑到肚子疼。

  這時候台上換了一個光頭的穿著黑色緊身表演衣的年輕人,開始唱阿杜的《天黑》,場面越來越火熱,場下不少人跟著唱——

  整個世界突然一起天黑

  愛在眼前無聲崩潰

  摔成粉碎

  我閉上眼睛就是天黑

  一種撕裂的感覺

  嘴裡泛著血腥滋味

  多麼傷的離別

  我承認我最害怕天黑

  夢被掏空的錯覺

  我已不再是你的誰

  ……

  唱到這裡的時候,劉雪婷藉著酒勁嬌嗔地斜著眼問范之勳:“我是你的誰?快說,不許撒謊。”

  “你是我的小傻瓜!”范之勳輕輕地捏了她的臉蛋一下說。

  劉雪婷又輕輕地心跳了一下,那個男人也是喜歡叫她小傻瓜,不由得呆了呆。等她回過神來,台上的黑衣男人已唱起了《有多少愛可以重來》,台下所有的人都跟著台上的人合著吉他的節奏激動萬分地唱起來:有多少愛可以重來,有多少人值得等待,當……

  劉雪婷一改平時懶散和無所謂的樣子,在桌上拎起了一瓶啤酒,衝向了台上。唱歌的黑衣男子正唱得動情,看一個臉紅紅的女孩子拎了一瓶酒直奔自己,以為是來砸場子的,本能地後退了一步,歌也停了唱。台下的人開始起鬨。黑衣男子見劉雪婷把酒瓶口對著自己,才明白是送酒上來的,順勢一把摟過劉雪婷,劉雪婷邊餵他啤酒邊唱歌,台下的掌聲雷動,幾乎所有的人都站起來狂吼:有多少愛可以重來,有多少人值得等待……

  那夜的紅番區熱鬧非凡,那夜的深圳一如既往燈紅酒綠人聲喧鬧,深南路有人若有所思地往前走;賽格大樓有人為了升職在埋頭加班;某棟豪華別墅裡一個小女孩鼓著嘴在練鋼琴;一對初嘗愛吻的小青年在公園裡纏綿擁抱;藍天花園一個垂死的老人在大口大口地喘氣;小公寓樓裡有年輕的女孩在背英語單詞;一個香港貨櫃司機正把三千塊錢惡狠狠地甩到他包養的二奶面前;某個酒吧的洗手間裡一個喝醉酒的女孩子大聲哭著對電話裡的人說:“我愛你!不管你愛不愛我!”一對夫妻默默無言地對視著,想著明天的離婚手續;醫院裡一個剛出生的嬰兒用哇哇大哭向這個世界表示質疑和恐懼……

  星星們無言地注視著這個美麗的城市,嘴角帶有一絲嘲弄的笑容。因為它們知道,無論這城市裡的人在忙著什麼,趕著怎樣的路,朝著哪個方向,歸根到底所有向前走的路標所有的努力結果無一不是準確地指著兩個字——死亡!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