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十三(1)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是的,這是座年輕的城市,這是座充滿活力的城市,這裡到處飄浮著一種新鮮的腐爛氣息,這裡到處都是赤裸裸的慾望和一種積極向上叫做追求的東西。白天,你看到的人總是步履匆匆,面色或蒼白或紅潤,爭分奪秒地趕赴自己的目的地;夜晚,燈紅酒綠中,年輕人過剩的荷爾蒙開始從身體揮發到空間,飄浮到上空,使整個城市顯得曖昧,迷茫,燥動而不安。

  “你喜歡深圳嗎?”

  “不喜歡,一點也不喜歡這個城市,沒有一點人情味。我在這裡賺到錢後就回老家去娶妻生子,過那種我真正喜歡的生活。”有個年輕人說。

  “深圳是一個世俗的城市,一切都由金錢來衡量,到處都是勢利者的眼光……這裡只要你努力就可以找到成就感,可是沒有歸屬感!只有很重的漂泊感。競爭激烈,隨時可能被淘汰,交朋友也一樣,沒什麼安全感。”一個白領這樣說。

  “深圳是一個誘惑年輕人的城市,這裡可以磨滅一個人的意志,但也能激發一個人的鬥志!”一個資深的經理人這樣說。

  “這裡的一切都靠錢維繫運轉,任何事物與人都被標價了,沒有真實存在。是個虛幻的世界,對大多數人來說只有幻象消失後,才能看到它的本質!雖然待了這麼多年,但我依然不喜歡深圳,甚至討厭它!”一個拿到深圳戶口簿的人這樣說。

  “你喜歡深圳嗎?”范之勳突然問。他牽著劉雪婷的手,從陽光酒店走出來,兩人準備散散步然後找地方吃晚飯,酒店每人一百八十八元的自助餐讓人沒什麼胃口。

  “喜歡,我喜歡人與人之間那種淡淡的距離感。”劉雪婷想了想說。半個月沒見,范之勳一牽她的手,她就情不自禁地手心發熱,微微發抖。也許這個年紀再說“愛”顯得很矯情,然後她深深明白自己已是離不開他了——從心裡到身體。她喜歡從各個不同的角度去偷偷欣賞范之勳,像情竇初開的小女生;她喜歡男人不動聲色地俘虜自己,又懂得用一種恰到好處的距離來維持這種美感和誘惑。有許多男人,甚至是非常優秀的男人,總是在她想要投入一點感情之前就表白出來,這讓她很快失去興趣。與其說是她很難輕易愛上人,不如說別人很難讓她進入一種她想要的遊戲氛圍,而這個男人,就像是學校時的那個男人,不遠不近,若即若離,既不會像小男生膩得煩人,又不會像老男人太不解風情。

  他向她講一些作家和一些書,比如聚斯金德、喬伊斯、羅伯·格裡耶、梅勒、索爾仁尼琴、薩爾曼·拉什迪等等,尤其講到伊夫林·沃的《舊地重遊》,和莫麗爾·斯帕克的《布羅迪小姐的青春》時那種飛揚的神情讓劉雪婷著迷。當他講到約翰·福爾斯的《法國中尉的女人》這個戀愛故事的三個截然不同的結局時,說:“我老了的時候就去寫書,想想真有意思,所有的人和物都由自己設計,想要一種什麼樣的結局就有什麼樣的結局,好神奇啊!你呢?雪婷,你希望你過一種什麼樣的生活?”

  “我嗎?”劉雪婷臉上帶著一種夢幻般的色彩,追憶般地說道:“我想要那樣的一種生活,在有野兔子蹦蹦跳跳的山上,到處能聽到鳥兒的歡叫,微風吹來,滿鼻的野草和野花的香味。那裡有一間安靜舒適的房子,裝滿了我的書和喜歡看的影碟;我坐在門口一隻小木凳上,膝蓋上攤著一本書,偶爾抬頭看頭頂上滲過絲絲暖陽的輕輕舞動的樹葉,時不時側耳聽一下遠處山泉歡快的嬉鬧聲;或者,起身在房屋的周圍赤著腳在嫩嫩的草地上走來走去,摘下數不清的花草,把它們編成一隻花冠,戴在頭上……”

  “嗯,我也喜歡那樣的生活。雪婷,你知道嗎?只要努力,這個世界沒有不可能的事,我相信我們以後都能達到自己的理想生活……”范之勳牽著她的手用力地捏了一下,好像為她傳達那些神秘的力量。

  劉雪婷很感動,她很少說起這些。這些年,她只跟兩個人說過自己想要的這種生活,但毫無例外,兩個人都嘲笑她的這種想法幼稚,他們毫不留情地打擊她,認為她是個睡不醒的夢娃娃。而范之勳,給了她自信和力量,這種心中的秘密花園被人分享的感覺讓她無比快樂。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