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十二(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劉雪婷,你不要蠻不講理好不好?我已經向你解釋無數次,當初是他們跟我打賭讓我跟你戀愛的,但是我說過,我和你交往後我是真的……真的愛你,你難道一點也沒覺得嗎?”那個男人一臉焦急地。

  “你愛我?你還想玩弄我到什麼時候?你們的遊戲是不是要到這個孩子出生才能停止?或者繼續下去?到時候你可以驕傲地向他們宣稱——看,劉雪婷算什麼清高女孩子?她為了我連孩子都願意生!然後在某一天指著孩子說——你自生自滅吧,你不過是一場遊戲的結果,我用你來懲罰一個當年不可一世的女生的。是嗎是嗎?你太卑鄙了!”劉雪婷越說越急。

  “雪婷,你相信我,這樣對你沒好處的,我說過,只要你答應,我們現在就可以結婚,明天我們就去登記。不,只要你願意,現在我就跟你去……”

  “是啊!現在就可以……跟……我……去,多麼『高尚的人』!給我施捨了一個多麼大的禮物啊!然後用聶赫留朵夫的得意,過著一種你想要的滿意的生活……告訴世界的人,你有多麼偉大,而我是多麼可憐……”劉雪婷冰冷地笑著。

  “雪婷,你知道我對你的感情,你知道我有多麼在乎你,你何必折磨我又折磨你自己?”那個男人用手在桌子上狠命地捏住劉雪婷的手,滿臉的絕望。他知道雪婷此時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他用手指甲去掐劉雪婷的手,劉雪婷的手背被掐出了血,很深的大拇指甲掐的傷口,可是她不覺得疼,只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她讓他掐著,連手都不知道抽出來。

  “愛情,你還敢跟我提這兩個字?”劉雪婷眼睛裡那憤怒的火焰慢慢熄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絕望的灰暗。她的聲音突然低沉而朦朧,似夢般輕柔:“我的愛情,我要的愛情,是那種沒有任何目的性的邂逅。你不在乎我的外貌,我不在乎你的長相、學歷、身高、身份、地位、財富,統統地不在乎。我們找尋彼此多少多少年,我們被彼此所熟悉的氣息吸引到一起,然後就在那一剎那相遇,認出來,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我們彼此沉迷於對方的眼神,我們用心交流,用靈魂對話;我們相攜相伴,我們此生不渝……”

  “雪婷,可以的,只要你答應,這一切都可以的,只要你願意,我們一切都可以達到……”那個男人充滿希望的聲音。

  “不可以,當然不可以,”雪婷憂傷地笑著,“怎麼可以?有一天,我跟我的子女說,你爸爸和一個高傲而白癡的女生的同學們打賭,要把她拿下,賭本是去一趟黃山旅遊的錢,然後,那個高傲女生一步一步地陷進了你爸爸設的陷阱,然後有一天,那個女生懷了孩子,你爸爸為了自己的良心,也為了修得某種圓滿,大方地捨棄自己可能有的幸福和這個女生結婚了……而這個白癡女生——就是我!就是我!”

  “你快要把我逼瘋了,雪婷,我不知道怎麼說才好,我問你,知道打賭的事之前,你和我在一起快樂嗎?”男人問。

  “我能不快樂嗎?我不快樂我會逃掉無數無數的課跑出去和你約會?在寒冷的夜裡踩著冰霜去你的宿舍?把我的第一次無怨無悔地交給你?在一直寵愛我的教授對我點名批評時依然不理不睬,在好友叫我對你當心時……”雪婷說到這裡,已經泣不成聲了。

  “雪婷,對不起!對不起!忘掉這個讓人痛恨的動機好不好?我們只要過程和結果,我們結婚,我真的……”男人眼圈也紅了。

  “我無法忘記!”劉雪婷突然挺直了脊背,像一個醉酒的人突然被冷水潑醒了一樣,一種冰冷的眼神透過她那晶瑩的淚光直冷到男人的心底裡去,“你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

  “我不會走的!”男人堅定地說。

  “不要讓我鄙視你!”

  男人不動,心灰意冷地看著她。

  “你再也不用有什麼奢望了,再也看不到我的笑話了。我說過我不要孩子,你不可能讓我改變主意。如果你還對我有一點憐憫之心,請你先走吧,讓我坐一會,冷靜一下。”劉雪婷轉過紅腫的眼,看窗外,再不開口。

  “你太倔強了!”男人坐在一邊很久很久,見劉雪婷再沒有與他說話的意思,終於買了單,步伐沉重地走出了咖啡廳。

  ……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