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十二(1)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茗月咖啡廳,三三兩兩懶懶散散的人,甜蜜的竊竊私語聲。傷感煽情的歐美音樂從四面八方向客人們飄來,把他們毫無知覺地包裹在曖昧和慵懶之中。

  看上去彭一峰很是修飾了一番,颳得光光的下巴隱隱約約還有幾許血絲,新理的短髮打了摩絲一根根豎起來活像紮了一頭漆黑閃亮的鋼絲,黑色的T恤衫散發著淡淡的香味,又是那種志得意滿神清氣爽有為青年的模具表情。劉雪婷可沒他那麼精神,為了肚子裡孩子的去留問題她已折磨自己半個多月了,看起來非常憔悴。或許是做賊心虛,才一個多月的身孕自己就覺得老不自在,就算穿了件寬鬆的大T恤,依然覺得大家都往她腰身看。

  “怎麼想起來到這裡來啊?”彭一峰叫了咖啡後,把手捉住劉雪婷的手,深情款款地問。

  劉雪婷把手抽回來,在心裡歎了一口氣。沒喝酒的他如此風流倜儻,文質彬彬,可能別人做夢也想不到喝多酒之後這個男人是個連洗髮水和炒菜鍋也要提起的男人,這世界真正可笑。

  “沒什麼,想請你喝杯咖啡,順便把你上次借我的錢還給你,筆記本折算成一萬五,如果不夠你跟我說,一共是三萬五。”劉雪婷從包裡拿出發展卡,在案頭上推過去,“密碼是六個零。”

  “你什麼意思啊?”彭一峰臉騰地一下子紅了,受到侮辱般地瞪著劉雪婷,“你到底當我是什麼啊?”

  “沒什麼,嗯,這幾年如果我有什麼不好的地方,請你擔待一些。”劉雪婷咬咬牙說出這話,其實這明顯不是她真正想說的。

  “就算怎麼樣,也不用算得這麼清楚的!你太小看我了,筆記本是我送給你的,我不會收回來的,那兩萬塊錢,我知道你有困難,就算是個最普通的朋友,我也不會袖手旁觀。如果,你真的想分手,我不會勉強你,我們好聚好散,你不欠我什麼……”彭一峰表情複雜緩緩地說著,看得出來,他已有些傷感了。說到這裡,他愣了一下,沒有看劉雪婷,把招行卡在案頭上輕輕推回到她面前,似乎是輕歎了一口氣,然後起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劉雪婷做夢也沒想到會是這樣,本來她以為跟他推托一番後,他會把錢收過去,順便把自己家的鑰匙收回來;或是互相揭短,說一些難聽的話,歷數彼此陳跡,但沒想到他表現得如此慷慨大方,自己打好腹稿的很多種場景可以派上用場的話都用不著了,一時覺得很失落。這筆錢是絕對要還給他的,鑰匙也是要要回來的,她苦笑著在心裡對自己說,找機會吧。

  還錢和要回鑰匙是可以找機會的,可是自己肚子裡的孩子怎麼辦呢?她知道,這件事,無論如何是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不但無法面對公司的人,失去工作連自己活下去都是個問題。還彭一峰的錢是媽媽從老家轉賬過來的,她找了個藉口,老媽沒有二話就把錢打到她卡上了。其實她心裡清楚,媽媽並沒有多少錢,這為數不多的錢是她從牙縫裡省下來的,再婚的她始終覺得對女兒有一份愧疚,總是不遺餘力不問理由地幫她。想想自己其實有些卑鄙,雖然不是明目張膽地要挾,但總還是裹挾著那樣的意思才肆無忌憚地要求。

  而孩子,孩子!想到這裡,她的心輕輕地疼了一下,下意識地用手摸了摸腹部。幾年前,也是這樣子,安靜的咖啡廳,不多的客人,她坐在一個角落,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腹部,要做一個決定,孩子去留的決定。

  那時候……那時候……

  眼睛潮濕起來,她瞇起眼,時光倒流,所有被記憶刻意塵封的片段鋪天蓋地而來。教學樓,校園廣場,圖書館,舞會,女生宿舍,紀念亭,男生們放肆的笑,女同學們變形的臉,校外的酒吧,迪廳,男人的單身房,初夜,哭泣的聲音……她哭了?是的,她哭了。

  “我不同意你打掉孩子!”那個男人說。

  “你憑什麼不要我打?你要我牽著孩子去照畢業像嗎?你要向別人證明我是你遊戲的對象,並指著孩子說他是你遊戲的副產品嗎?”劉雪婷冷笑著說。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