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十一(1)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李釗瞇著眼熟門熟路地把手摸到何韻的後背,慢條斯理地邊吻她邊想著自己的心事。說實話,兩人不定期的同居後,性愛已沒有當初那麼有意思了。何韻精力旺盛,有時候只是不想讓她太失望和掃興才例行公事地“勞動”一下,現在他對她最感興趣的不是肉體,而是她的身份。她的一切都很神秘,住所,工作,經濟來源。儘管這一切是個未知數,但根據一個聰明的在深圳打拼了幾年的有眼光的年輕人來看,多少還是能看出她背後的一些東西來的。比如說她雖然穿著老土又樸素,但都是牌子貨,她脖子上的鑽石項鏈和手上的鑽石戒指肯定價格不菲。而且同居這段時間,他發現她不知不覺改變了許多,不但添置了好幾套新的內衣,也開始注重髮型和化妝品了,這讓她看起來年輕漂亮不少。另外她也幫他買了不少東西,比如日用品、襯衫、褲子,不像工廠打工妹拿到六百塊錢全存起來半分錢也不掏出來花銷,而且那次自己上醫院她沒句多餘話就拿出三千塊,這些都證明她不是個普通的打工者。從長遠打算,自己應該做得更好,先把這三千塊錢給還上,當他想到這裡並把手摸到何韻後背的乳罩扣時,何韻突然有些羞澀又嚴肅地攬過他的頭在自己的胸前,在他耳邊輕輕地說:“我有了!”

  這溫柔的一句雖沒把李釗嚇暈,也把他本就不濃的興致敗壞殆盡,像被毒蛇咬到般猛地從她背後抽出自己的手。怔了幾秒鐘,畢竟有過經驗,不再像第一次聽到工廠妹說這話的時候表現得那麼驚慌失措,腦子飛快地轉了幾圈,就拿定主意怎麼做了。先輕輕地把何韻凌亂的頭髮撫弄整齊了,再輕輕地如吻聖母般吻了她額頭一下,然後輕輕地在她耳邊說:“你有什麼打算嗎?”

  “我有什麼打算?”李釗的話讓何韻很失望。按她的想法,李釗不是表現得欣喜若狂,最少也要表現得像個男人,現在倒好,一腳把臭球踢給自己,不由得轉過身生悶氣。

  李釗側身從舊貨市場裡花了十五塊錢搬回的床頭櫃裡摸到煙,表情複雜地拿打火機給自己點著。有那麼一瞬想到自己有孩子,還挺自豪的。“種馬”,不知為什麼他一下子想到這詞,先就忍不住想笑,但憋住了。老家一個堂叔結婚十幾年,中藥西藥土方子據說吃了不下幾籮筐,但依然無法讓老婆開花結果,他老婆要是讓我睡一晚,說不定……想到這裡,意識到自己的無恥和齷齪,羞愧地臉紅了一下,然後開始轉身極有耐心地向何韻解釋說現在不能要這個孩子的理由:一沒房子,二沒好工作,三沒存款。他不忍心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和孩子跟著他受苦,所以,總而言之一句話:孩子現在是堅決不能要的!

  何韻看到李釗一副傷感的樣子,就差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了,心就軟了,試探著說:“如果有房子,有存款,有一份不錯的工作,你會結婚要孩子嗎?”

  “當然會,我要我的女人衣食無憂地生活,我不要她吃苦。”李釗莊嚴地說。

  “你覺得我是個貪圖享受的女人嗎?”何韻問。事實上她自己也知道打掉孩子是最好的辦法,不說自己還是已婚身份,就是真的是未婚身份和這個小幾歲的男孩子結婚都得好好掂量掂量。可是心裡就是有那麼點的不平衡和不甘心,這就像一個長相普通的女人花了大價錢為了心愛的男人買了件漂亮的衣服希望男人誇她漂亮,而不是漠視一個道理。

  “寶貝,我不是說你是個貪圖享受的女人,我只希望我能給我愛的女人很好的生活,我不要她和孩子跟著我吃苦……”李釗又開始帶著那種傷感的語氣說,順便激情萬分地憧憬了一下和何韻兩人的美好未來。

  何韻心又柔軟了,無論怎麼著,結果是不容置疑的——這個孩子絕對不能留下來。她想要的不過是李釗的一個態度,而不是承諾,雖然李釗的態度沒有期望的那麼激動人心,但還差強人意。況且——她暗想——自己還沒告訴他自己是個已婚女人呢!

  當何韻把李釗的反應告訴劉雪婷的時候,劉雪婷對自己苦笑了一下,果然不出所料,男人永遠是只喜歡享其樂而不願擔其責,上床前甜言蜜語,一提上褲子就恨不能一腳踢開,什麼麻煩也別找來,想說的話都溜到嘴邊了,又突然覺得一切毫無意義,懶懶地收了線。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